马华春秋(中)—— 第五章:马华已成可有可无政党


大家晚上好。不知不觉,马华春秋中篇已经来到第五章。欲罢不能,因为马华有太多丑陋的历史,单是一个陈修信,所做过的错事,就已经磬竹难书。无论如何,如果大家不介意我长篇大论的话,我很乐意继续尽我所能,将更多的历史真相揭露出来。

昨晚说到,马华一味跟董教总对着干,由于1964年大选胜利所产生的错觉,让陈修信误以为华社在马华与董教总之间,会选择马华。于是否决华社提出华文列为官方语文之一的诉求,打压董教总的独大计划,还刻意搞出拉曼学院来对抗独立大学。种种倒行逆施,终于在华社引发了一股非常强烈的反风。在1969年全国大选中,让马华公会尝到了创党以来最严重的挫败!

从1964年到1969年约5年时间内,陈修信与董教总的决裂和在各方面未能适应华社的要求,致使马华在选举中处于不利的地位。除开华团,尤其是董教总和陈修信领导的马华公会,对语文教育问题的看法不能沟通,反而越走越远外,在1964年至1969年的这段时间内,华团在其他事项方面也激发了爱国情绪和刺激华人的思潮,更加的关注国家的动态和政治的发展。

华团开反侵略大会

1965年6月20日,在雪兰莪中华大会堂的协助推动下,一个全马最大规模的华人社团代表大会如期召开。是日参加社团有183个单位,出席代表286人。敦李孝式被推举为临时大会主席。他在会上强调种族和睦的重要性,以全力支持首相东姑阿都拉曼抗拒印尼入侵的决心。结果,这项命名为马来西亚华人团结民族亲善大会通过下列两宗议案:

(一)号召全国华族人士,与其他民族加强团结拥护首相东姑阿都拉曼对付印尼之侵略。

(二)全力反对任何挑拨及离间民族和睦之隐谋

会议情绪激昂,全力支持马来西亚政府,以克制任何的外来侵略。马印对抗纠纷事件中,在在显示出华人的一股爱国精神,对马来西亚的爱护,由此表露无遗。平心而论,1964年到1969年的局势发展,有许多的变化和事件冲击了华人社会的思潮,华人在思想的转变中,对1969年的大选有了新的和不同的看法。这些发展,有许多是与马华公会分不开的。由于陈修信的家庭背景与其语文教育的关系,遂使到他的思想与立场不能与华人社会接近,甚至有明显地对峙。例如与教总分裂,造成马华对于语文教育的政策,不能迎合华人社会的需求。

加上这个时间的领导人──包括林瑞安医生(马华署理会长、工商部长)、许启谟(马华总秘书,后成为副会长,地方政府暨房屋部长)、甘文华(接任许启谟之空缺成为总秘书)、王保尼(槟州首席部长)和围绕在陈修信周围的人物,如吕鸿元、王烛尘、曾崇文等,与陈修信连成一气,将马华带上一个难与华社声应气求的方向,终于成为华团批评的对象。尽管在选举前夕,马华才惊觉华社民心向背,才来力图挽狂澜,但为时已晚了。

1969年是马华被华社全面唾弃的开始

因为在这个时候,反对党已顺着潮流成为一股强大的势力,虽然它们并没有组成联合阵线,却有某些程度的竞选默契,不全面相互对垒,以致给于联盟执政党一定的压力和威胁,特别是马华公会。原本被视为最大反对党的社阵,由于各种主客观因素,导致内斗不止,国州议员也不再活动,加上对于选举制度的不满,最后决定杯葛大选。

这样一来,在执政党方面仍然保持三个政党的合作──巫统、马华及印度国大党,而反对党方面有民主行动党、民政党、人民社会主义党,人民进步党及回教党。尽管政党之间的政纲都是强调多元种族的利益和否认为种族性的(除开回教党外),但是1964年以后,种族的情绪已被鼓动,这是不争的事实。

东姑阿都拉曼在巫统内的地位已被动摇,虽然通过他的超凡领导能力,缓和了种族对抗。但他已经在马来群众中失去以往的控制力,巫统党内已发出要求变更领导层的声调。党内第二号人物敦拉萨,已经蠢蠢欲动。

五一三是巫统内斗阴谋制造出来的惨剧

马华公会内,虽未明显地挑战陈修信的领导地位,问题是他的作风和态度,使到马华的基层和与华团有密切联系的马华第2代领袖对他产生信任危机。马华新一代领袖之中,最有代表性的就是李三春,曾永森和李孝友。

表面上看来,种族的问题是不严重的,可是却暗流汹涌。华人社会对陈修信的不满也就通过1969年5月的大选表露出来,给反对党一个机会从中抬头。反对党应用种种课题来抨击马华公会,当然免不了带有种族上的情绪,而这正与华社大多数人的看法相差不远,因此在5月10日投票那天,马华派出33位国会候选人,只剩下13名中选,华人选区落人反对党的手里,更严重的是,槟州政府政权易手,由林苍佑领导的民政党上台执政。

华人思潮的转变,可以说是5年来累积形成的。反对党大有斩获,民政党,民主行动党及回教党分别在华人及马来人的社当中涌现,也因此迫使了马华公会的转变。很不幸的,选举过后几天,5月13日的悲剧发生了。这就是后来所宣称的《五一三事件》。这个日期也形成了国家历史的分水岭。从1964年到1969年这5年之间,发生了许多事情,联盟政府,尤其是马华,处理得非常糟糕。

不少有左派思想的华人,反对马来西亚的成立,宣称不承认马来西亚。整个华社非但不能整合,而且政府与反对党斗争进一步恶化。此外政府提出了国语法案,引起了华社很大的强烈反应,认为这样一来华文就没有前途了,激发一些团体,尤其是董教总筹组独立大学。马华夹在其中,不知如何应付?

拉曼学院是马华《以华制华》的经典产物

这边有国语法案压住马华,那边有民间独大事件也压住马华,马华成了夹心人,两头不到岸。因此在1968年时陈修信在没有更好选择下,急中生变,邀请了黄丽松教授,帮忙策划拉曼学院的成立。1968年拉曼学院的诞生,是马华署理会长许启谟提出的想法。他说,马华要面对华教的压力及尖锐的批评,只好成立拉曼学院顶住他们。可以说拉曼学院是政治斗争下的产物。也是马华为了对抗独立大学而临时出现的急就章产物。

虽然如此,马华公会还是顶不了狂澜冲击。 1969年大选马华公会蒙受非常惨重的失败,是马来西亚政治的分水岭,也是马华政治再一次倒退的开始。1969年大选之后,表面上看起来,华人的抗议票成功的向政府表达重要的意愿。讵料513事件发生了,华人首当其冲。华人对突如其来的突变,也不知如何应对。关于五一三事件,我在去年12月曾经在《正义之声》有很详尽的开讲,大家可以到正义之声的文档中打开阅读;这里不再重复。

五一三惨剧是大马政局分水岭

因为五一三,国家再一次进入紧急状态。国家行动理事会成立,一条条法令和施政被通过,包括新经济政策。华人在整个经济领域上开始面对非常严重的考验。东姑阿斗拉曼被敦拉萨取代了,马来西亚的政局,进入敦拉萨时代。虽然在1971年重开国会,恢复民主。可是我们看到整个国家的局面,政治和经济已是大不相同了。当时巫统主席,也就是首相敦阿都拉萨,提出明确的概念:这个国家的政府就是巫统,巫统就是政府,国家是《以党治国》。

虽然执政的是联盟政府及后扩大成国阵政府,但是不要忘记他已明确提出了由巫统来决定国家的命运。敦拉萨把民政党、人民进步党,砂劳越人联党及回教党带进国阵。整个国家似乎已无反对的力量,比较显着的反对党仅剩民主行动党。马华公会的地位,不再是联盟,即巫统,马华,国大党的三分天下,而是十多分的天下。一党独大的局面就从1970年成形。

敦拉萨走亲中国路线

敦拉萨《以党治国》的概念,跟中共《以党治国》如出一辙。表面是民主国家,实则已于共产主义没有分别。无疑的,敦拉萨的铁腕统治和高瞻远瞩的目光,促使他在1974年大胆与中国建立外交关系,也是很重大的转变。

当时中国还是在文化大革命的年代。 1972年。毛泽东为何接见美国总统尼克逊?因为美国给中国非常重要的情报。美国从卫星上拍摄到苏联调动百万大军,企图要攻打新强或内蒙古。美国政府顺水人情将情况告知中国政府,中国顿然感觉到苏联的威胁此美国要大。毛泽东马上说,请美国来谈建交,这就是中美解冻的秘闻。

随着这个消息传开来后,敦阿都拉萨打铁趁热,因为他认为如果与中国建交,可以说服马来西亚的华人包括左派华人支持国阵,不必一味仰靠华人政党争取华人票。事实证明,敦拉萨的决定是对的,大马与中国建立邦交,确实赢得大部分华裔选民的欢心。1974年全国大选,敦拉萨终于得偿夙愿,国阵取得辉煌的胜利。这种高明的策略,用意在于表明他对华人没有敌意,进而可以接受由他领导的国阵。政治新局由兹开展。

自此而后,巫统的力量不断壮大。敦拉萨在1976年逝世之前,他选了胡先翁接任首相。胡先翁父亲是拿督翁,其儿子是希山慕汀,就是现任巫统副主席,内政部长。胡申翁家族具有土耳其后裔的血统。土耳其是一个非常开明的回教国,妇女不披头巾,是个世俗宪法的国家,而胡先翁仿效土耳其的世俗治国方式,果断开除了回教党,为了国家前途他克制了回教党的壮大,并于1978年大选中取得胜利,夺取了有回教党执政多年的吉兰丹州政权。这是后话,暂且不表。

毫无疑问的,国阵的形成加强了敦拉萨的政治地位,也成功拉拢华人倾向政府及执政党,特别是首相成功访华后,更促成一股支持政府的强大力量。虽然从整体上来说,国阵的组织是大势所趋,也是扭转华人对政府抱着消极态度的一个步骤,但是不可避免的是马华内部则引起了分裂,且对国阵的组织在初期抱着迟疑的态度。

巫统不把马华放在眼里

尤其是在经历1969年五一三惨剧之后,马华在政府内的地位已经江河日下,敦拉萨在许多决策里,显然都不把马华放在眼里。最明显的例子就是马华极力反对民政党加入国民阵线,敦拉萨却不为所动,坚持将民政党纳入国阵。陈修信虽然极度不满,也无可奈何。

马华在国阵政府内沦为配角,虽然表面上它还是国阵政府第二大党,但是徒有虚名,没有实权,所有问题都是巫统说了算。而造成马华地位可有可无的罪魁祸首,不是别人,正是马华自己!

1969年之后,蒙受重挫的马华,党内已经暗流汹涌,少壮派的崛起,对陈修信构成了领导危机。其中尤以李三春,李孝友,曾永森和陈忠鸿等等年轻一辈领导人的崛起最受瞩目。李三春领导的马青团非常活跃兴旺,是少壮派的领军人物。深觉领导地位受到挑战的陈修信,在这个时候决定扶植另外一个新的领袖,来平衡李三春的势力。

这个被陈修信看中的人,就是来自霹雳州的林敬益医生。林敬益医生生于霹雳州的打巴。早年在怡保圣迈克尔学院求学。 1958年赴英国贝尔法斯特女王大学留学,1964年获医学士学位。1965年回国后在太平等地公立医院工作,后开业行医。 1968年加入马华公会。 1971年任马华公会霹雳州联络委员会主席。 1971年12月受委为上议院议员。靠着对陈修信的热烈支持,他在1972年出任内阁特别任务部长(掌管新村事务部),也使到林敬益对陈修信的《迷信》犹如中国文化大革命时林彪对毛泽东的崇拜。

林敬益的快速崛起

林敬益在马华党内的崛起非常快速,主要就是因为时机正好遇上了。当时陈修信急着寻找一个可以塑造的新人,来平衡李三春的势力。林敬益被陈修信看中,刻意栽培提拔;短短3年多,就由一介无名小子攀上政治高峰,出任内阁部长,很快就超越了李三春。

在那三年的蜜月期里,陈修信和林敬益的关系有如师徒父子。但是也因为他攀升得太快,引来了党内许多年轻领袖的反弹;种种对他不利的谣言满天飞,到后来,让陈修信惊觉,对他领导地位最有威胁的人竟然不再是李三春,而是自己亲手栽培拉拔上来的林敬益!这导致林敬益在1973年与陈修信翻了脸,被后者踢出马华。

1973年5月,霹州的马华被改组,由麦汉锦取代林敬益的地位后,斗争越发明显。表面上主席由陈修信担任,但署理主席一职归麦君坐镇。指挥整个霹州的马华,林敬益派被腰斩的腰斩,冻结的冻结。不再属于当权派。

林敬益与陈修信翻脸辞去部长职

事情并不就此了结,林敬益于5月30日宣布辞卸特别任务部长职位,掀起了针锋相对的斗争。

在致给敦拉萨的辞职函中,林敬益说:《我是推动马华公会改革运动的主要份子之一,结果造成我本人与我的会长陈修信、署理会长李三春及总秘书甘文华之间竟见分歧。他们不断在私下及全国性的报章损坏我的名誉。 》

他说:《这些对我所作的攻击,使得原本只是一种纯粹马华党内部的事务,演变成我本人与阁下政府的一些马华部长之间的公开冲突,此举无可避免地使阁下及内阁整体难堪。因此,我认为当改革马华的运动在继续进行时,没有别的选择,决定辞职。 》

敦拉萨接受了他的辞呈,但未促请林敬益辞去上议员职位。

1973年5月30日,林敬益宣布辞卸特别任务部长职位。第二天,他举行记者招待会,正式向马华总会长郭陈修信发难,矛头已由原本朝向党内署理总会长李三春及总秘书甘文华转向总会长,摊牌势所难免。他指责马华领导层不但要铲除他,甚至拟腰斩改革运动。为此他促请党员不要退党,在党内展开斗争,两派对峙,阵线分明。

林敬益也说他的改革运动主要有四点:
(一)修改马华党章,勿让400万华人的命运置于一人手上。
(二)加强马华总部效率。
(三)与联盟伙伴党建立更密切的联系。
(四)使大马华人在心理上作好准备,了解大马与中国建交是为了国家。

此外,林敬益也揭开了他加入马华及被排斥的经过,反映了改革派的普遍见解和想法。

他说:《我于1969年加入马华之后,敦陈即命我在霹州参加竞选。当时民心反对马华,我终于落选了。紧急状态结束之后,敦陈委我出长霹雳州马华联委会,负起重振党务责任。我当时只想为敦陈建立一股强大的力量,由于霹州华人众多,对党是很重要的。 》

林敬益向陈修信开炮

他说:《在敦陈的鼓励及财政支持下,霹雳州的干训班于1971年成立了。基于他自己明白的理由,敦陈推荐我加入内阁。我于1972年出任部长,当我来到吉隆坡后,我发觉敦陈的真正为人,他根本不想要一个强大的政党。他只要一个可以操纵自如而有利于他本身的党。 》

林敬益说:《为了折辱我,他革除我的霹州马华联委会主席职务。经不起李三春及甘文华的挑唆,他又宣布脱离与干训班的关系,他相信我已被人利用来推翻他。 》

《这10个月中,我对他的行为作了深切的观察,我肯定他已经失去了领导的意志。我也指控他对党的所作所为是一种政治失职,在他领导的12年中,他按部就班地使党丧失雄风,成为一个被人嘲弄的政党。 》

林敬益说:《我进一步指责敦陈是一个政冶懦夫,不敢面对群众,他不顾党章,专横地宣布暂停现有的党务活动,即是懦弱的政治性格行径的最佳例证。此举是为不顾一切地抑制党员,在改组运动中所掀起的高昂士气。 》

他指责陈修信高谈民主,但在心理却是不折不扣的独裁者。他是党的一股最大的离心力,破坏及摧毁了团结华人的运动。敦陈对党的同僚疑心重重,以致杯弓蛇影。林敬益指责敦陈将在历史上成为一个《阉割高手》,妥协专家,将党导向毁灭之途,使百万人民面对不安远景。党不属于任何人,也不该有任何人利用达成个人政冶野心。华人现在应该选择具有远见,足以领导他们渡过重重困难的领袖。

林敬益说:《真正的领袖知道急流勇退,绝不恋栈,敦陈却没有这种考虑。我准备牺牲个人以进一步推展改组马华,成为一个朝气蓬勃的组织的运动。我相信李三春没有胆量这样做。他在党内发动勾心斗角事件,只是为了使他尽可能登上最高的政府职位。 》

由于林敬益已毫无保留地抨击马华当权派,且声言要向陈修信的地位挑战。结果在记者招待会的隔日,被陈修信以总会长的身份开除出党,同时被开除的是林敬益的亲信,乌鲁近打区会主席杨寿贤。但对于与林敬益交好的陈忠鸿医生、李裕隆律师和曾永森律师的情形,则需视事态的发展而定。

陈修信激烈反击

陈修信是在总秘书甘文华,森马华主席王成就上议员及总部执行秘书黄进丰的陪同下,向报界发表长篇文告驳斥林敬益,并解释其开除的理由:

(一)林敬益未能阻止干训班散播《大汉沙文主义和种族情绪》,而有证据显示,某些前社阵人员和共党份子已经渗透马华公会。接着这些份子决定在马华内夺权,若不能成功,则毁掉马华公会。

(二)如果具煽动性言论继续下去,最终将导致种族流血。玩弄沙文主义,很容易取得华人支持。这件事曾于1959年发生,也于1964年及1965年再次发生,结果新加坡离开马来西亚。这种事情可以再发生,但只要我还是马华总书长,绝对不会容忍这种发展。

(三)马华的门户开放政策已造成上述的结果,应即刻检讨。作为马华总会长,有责任确保马华不会被夺权失败的人士所毁灭。

(四)我不断地宽恕林敬益常犯的错误,但最近改变了对我支持的态度,他的一连串谩骂,是一个丧失理智和失望的人,口不择言的表现。

因此,我没有其他选择,唯有援引章程第127条(总会长拥有开除的权力)马上开除林敬益医生。同时也决定开除杨寿贤,因他不遵守冻结令,在报章发表具高度争执性文告。开除行动爆发了一场大论战,形势十分混乱,马华公会内部已分裂成两大派系,公开对峙。

马华公会再一次分裂成两大阵营

林敬益医生于翌日全面的反击陈修信,权力斗争达到高潮。

林敬益的答覆要点如下:

(一)陈修信对干训班作了一些疯狂的指责。事实是干训班曾做过唤醒霹州华人的光辉工作。干训班是在梁棋祥及钟天权被开除后,产生不满陈修信的情绪。至于说前社阵党员及共党份子渗透马华,是用污蔑的言论作为他想关闭马华门户的理由。

(二)开除行动是陈修信坚持滥用一切权力,制止任何可能取代总会长职位的人。

(三)陈修信本身扮演法官、主控官和陪审员地位,完全违反公正的司法原则;我挑战他将开除事件提交党中委讨论,如果陈修信认为党中央工委会是支持他的话。

(四)展示霹州83个马青支部的815名党员签署的支持改革派的宣言,他们矢言支持曾本森、林敬益、李裕隆、陈忠鸿及杨寿贤的改革运动将阐明马华的路线。

(五)不承认陈修信的开除行动,决定进行反击。

被开除的杨寿贤形容这证明《马华就是陈修信,陈修信即是马华。 》他重申促请陈修信实现诺言马上辞职,并希望马华党员继续进行改革,以便有一天能把所有华人政党汇集起来。马华党内显然有许多区支部表示反对开除行动,并赞同改革马华。报章一时充满了马华马青支会区会的声音,形成党争的一个新高潮。这一股浪潮以支持改革派为多,但也存在着当权派坚守阵地,其中支持李三春的马青也展示了力量。

雪州马青准备举行千人大集会反击,以保护当权派。马青中央领袖如李三春、李孝友等人一而再,再而三地鼓起热潮,以反击改革派的压力。由于这样,马华基本上分成两个阵营,一个是以支持陈修信为主的当权派,主要成员有李三春、李孝友、甘文华、刘集汉等人。一个是以林敬益为首的改革派,介入领袖包括曾永森、李裕隆、陈忠鸿。

眼看斗争和分裂已是不可避免,陈修信在危乱中杀出一招,暂时的化解危机,也成功使得林敬益派系产生内乱,最终导致林敬益功败垂成。陈修信这招《釜底抽薪》是如何运用?如何能够成功将林敬益的攻势化解于无形?

明天晚上,同样的时间,我将继续为大家开讲《马华春秋中篇第六章》。

明晚再见,各位晚安。

by:Mask Man

Advertisements

Posted on 四月 3, 2012, in 馬來西亞的真實歷史, 马华春秋(中). Bookmark the permalink. 留下评论.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