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华春秋(中)—— 第一章:跨出卖华第一步


各位正义之声的朋友们,大家晚上好!终于,我们又见面了。由于一些不可预见的因素,原本答应大家在3月8日推出的《马华春秋》中篇故事,不得不延迟,直到今天才出来跟大家见面。实在很抱歉;希望大家谅解。

马华春秋上篇,连续4个章节,为大家讲解马华创立的历史背景和创党元老的特质,尤其是李孝式的临门一脚,将马华和巫统送作堆;从此开创了联盟掌政时代,也掀开了马华领导层对华社阳奉阴违的党性特质面目。由于马华领导人陈祯禄,陈修信,李孝式,梁宇皋,谢敦禄,陈东海等等,皆为英文教育派,情感上比较偏向英国殖民地政府,对华社所要求的东西一知半解,因此在争取独立谈判的时候,许多环节都没有顾及华社的共同要求。

这导致马来西亚在独立谈判成功的那一天起,大马华裔公民就注定要受到不平等的对待。丧失许多应有的公民权益;这些,都是拜马华所赐。当然,马华党内也不完全是由英文教育派系掌控大权,一些马华地方领袖,就对马华中央领导层很有意见,尤其在独立谈判的时候马华所扮演的角色就在党内引起了激烈的争论!马华党内的激进派领袖林苍佑,终于在1957年的党中央改选中进行突击,一举推翻了陈祯禄的领导!从此掀开了马华党争历史的序幕。

朝向独立唤醒意识

在进入陈林党争故事之前,有必要先让大家了解马来亚争取独立建国的过程;以及华人在这个过程中所经历的思想转变。马来亚的独立是历史的转捩点,也是人民政治思潮变化的分水岭。如果说独立之前,一些华人在政治上还有所徘徊和不知如何选择,那么从独立的那一天开始,华人已经必须自己决定自己的命运。而唯一正确的选择,就是效忠于马来亚,成为这个国家的公民,共同建设一个新生的国家。

在这方面,许多华人响应马华公会的号召,登记成为公民。这也符合了中共1949年取得中国的执政权后,重申所采取的政策。中共总理周恩来于1956年10月在北京会见前新加坡首席部长马绍尔时,对海外华人的地位发表一项明确的谈话。周恩来重申,他认为住在新加坡的华人,如果他们愿意的话,当新加坡独立时,应取得新加坡公民权。

他同时作出下列的要点:

(一)任何住在新加坡的华人,自愿接受新加坡公民的地位后,将即刻停止成为中国公民,虽然他的种族及文化的联系仍然存在。

(二)如果华人愿意的话,在取得新加坡公民地位后,可以根据新加坡的法律转成中国公民。

(三)住在新加坡的中国公民,应尊重当地的法律及克制自己不参加政治活动,而他们的适当权利和利益,必须被确保不受到歧视。

这种立场适用于任何东南亚国家,由于中国鼓励海外的华人成为当地公民,并不乐意看到海外华人回返中国,因此在马来亚方面,许多华人支持马华公会的运动,申请成为马来亚公民,亦有不少加入马华公会,以通过法律途径争取权益。

马华华团争代表权

从实质上来看,马来亚独立前的华人政治思潮,还有不少是介入亲中共或亲国民党的斗争,但在独立的后来,华人已必须要重新检讨这种思想,使到自己成为一个真正的马来亚人,乃至于马来西亚人。尽管这是一种思想和精神上的认同,而在客观上仍然存在多元种族的结构。

但是,从一般而言,尤其在周恩来总理发表了那一番谈话之后,绝大多数的华人已接受了一个事实:马来亚至马来西亚,已经是他们的祖国,因而对马来亚的政治已越来越重视和热衷。然而,也因为这个结果,华人社会对于马来亚政治的观点产生了争论。最大的争论起于许多华人(大多数为中下层阶级)不满意马华公会对联盟政策的接受,产生了和马华不同的政治见解。

例如对于争取独立,马华和华团便有不同的看法,后者显然是要取得更多的保障,才有一个以刘伯群为首的代表团到伦敦请愿。他们最大的不满,就是在于马华同意巫统开出的条件,让马来人享有特权。这一部分的华人认为,华人在马来亚生存扎根的岁月不会比马来人短,马来亚的建国发展过程中,华人所流的血汗一点都不比马来人少,因此在独立宪章中,华人应该拥有和马来人平等的地位和权益才对。但是,显然的,由陈祯禄领导的马华公会却不是这样想的。陈祯禄他们愿意让马来人享有特权,愿意接受华人成为独立大马的二等公民地位。

虽然刘伯群原为马华公会一员,是马华霹雳州分会的主席,但是他不认同马华中央的决策,决定站出来领导党内的反对力量。刘伯群登高一呼,顿时凝聚了所有的反对力量,与陈祯禄分庭抗礼;以他为代表的党员甘冒被采取纪律行动之险,显示了马华内部开始有了裂痕。刘伯群的行动是与马华领导华社的代表权抗衡,他们的要求比马华还要多。

而马华作为联盟的一份子,陈祯禄为了顾全大局,同意要在联盟内商讨问题,对一些尚未解决的问题,则留待大选后才来斟酌。例如对于拉萨教育报告书,经马华公会交涉后,联盟保证在大选过后,成立委员会检讨。在华团方面则照原订计划个别行事,终于形成两股势力的斗争。

马华在面对华社反对派的压力下,不得不在公民权方面要求联盟同意放宽条件,以便对华社有个交待,结果这种制衡取得了功效。独立及新宪法的实施,让非马来人更为容易通过登记或归化成为公民。任何人,不论其种族,在独立日或以后,在联合邦出生者,将自动成为联合邦公民。

当时巫统愿意让步的另一个少为人知的原因,就是在于当年主要的经济命脉都掌握在华人手上,巫统搞政治活动需要经费,大多数由马华的头家们捐助。这可以从独立开始以来,两位财政部长都是华人出任(第一任是李孝式,第二任为陈修信)可以看出端倪。当年马来人在经济领域缺乏人才。

当然,话说回来,不论华人怎样增加公民人数,在比例上也是远不如马来公民的数字。因此对1959年大选的席位分配,导致了马华内部的分裂。根据统计,1959年的选民已增至217万7000人,虽然未有官方的数字,但华籍选民超过75万人,较1955年的15万人为多。不过,马来选民占大多数,以致联盟对席位的分配方面,巫统较早时要求75席,而马华要求40席。结果最后的分配额是巫统69席,马华31席及国大党4席。

其实,早在议席分配之前,马华内部已出现了震荡,先是霹雳马华公会主席刘伯群及马六甲的陈期岳,不满马华对宪法的态度与立场,动员华团提出更多的要求。陈期岳说:“全马1094间华团代表200万华人,给我们委托权展开工作(意指前往伦敦请愿)。”他们认为马华公会作为联盟的伙伴,并不居于强有力的地位保障华人的权益,结果他们被解除党籍。

刘伯群虽然率领代表团赴英伦谈判争取华社的权力,但是由于他们只代表单一族群而非代表全体马来亚公民,因此英国殖民地政府并不认为刘伯群一行人具有合法的代表地位。他们的英伦之行,注定以失败收场。这个事件也导致马华公会在霹雳州城市及马六甲市区的支持力量受到损害,这可以从后来的大选成绩得到证实。

林苍佑恶斗陈祯禄

华团不满马华的表现,加上马华内部分裂,于是,马华党内崛起一股第三势力;也就是所谓的少壮派;由来自槟州的强人林苍佑领导。

林苍佑医生祖籍福建同安金厦,1919年5月28日出生于槟城,早年在槟城大英义学受教育,1937年获英皇奖学金进入英国爱丁堡大学深造,1944年考获医学位。林苍佑在1951年,首次被英殖民政府委为槟城殖民地议会议员,从此崛起成为北马区政治强人。他早年成立激进党,在槟州政坛颇有影响力,后来激进党解散,他受陈祯禄邀请加入马华,成为马华槟州强人。1955年,林苍佑被委为联邦议会代表,同时是槟城殖民地议会中的党鞭。

东姑阿都拉曼和陈祯禄原本属意他出任槟州首任首席部长;但是林苍佑婉拒,反而推荐由他一手提拔,原本在学校当英文老师的王保尼出任首席部长。后来大家才知道,林苍佑胸怀大志,当年是因为不想将自己的政治前途局限在槟州,他心中有更大的理想;那就是成为领导华社的第一人!

言归正传,话说马华少壮派势力以林苍佑医生为首,另一强人朱运兴(前马华总秘书,独立前的副教育部长)也属于这一派,他们展开一项倒陈祯禄的运动,要求重组马华公会,以便“更强有力的保障华社利益”。1958年3月23日,林苍佑为首的少壮派和以陈祯禄为首的元老及当权派摊牌,在党中央代表大会上,林苍佑被即席提名角逐党总会长,和陈祯禄对垒。这大大出乎当权派意料之外。

投票结果,林苍佑以89票对67票,爆冷击败马华公会创始人陈祯禄,跌破许多人的眼镜。同时,朱运兴也击败当时的劳工福利部长翁毓麟,赢得秘书长职位。在其他重要职位选举中,新派也获得全面的胜利。陈祯禄虽然失败,但表现了君子风度,接受被委为名誉总会长,新的领导层则充满信心,他们认为他们终于可以名正言顺的代表着华社广大群众。然而,林苍佑的胜利,却令许多元老派大为不满,暗地里策谋反击。他们拱托陈祯禄的儿子陈修信出来领导元老派。

虽然林苍佑和朱运兴,杨邦孝这些马华新领导人也是受英文教育,但是他们对于华社的诉求,了解得比较透彻,也非常重视华人的教育和政治权益。这一点,和陈修信,谢敦禄,翁毓麟,梁宇皋这些元老派的立场和思想有很大的不同。在中选为马华第二任总会长之后,林苍佑当时的斗争目标,主要在两个方面:马华的国会代表席位、和华文教育问题。

2008年308全国大选,民联喊出的选举口号是“否决国阵三分之二席位”,目的是要防止国阵任意修宪。其实,早在第一届国会大选之前,林苍佑就为了这个目标斗争过,而且付出惨重的代价。因为他当年就要在联盟三党之内,体制化地否决巫统的三分之二!

林苍佑的理由是:当时(1958年)华人社会认为宪法所保障的权益还算理想,为了捍卫这些权益,防止巫统随意修宪把权利剥夺,马华应该拥有国会三分之一的席位,确保修宪先获得马华同意。林苍佑当时以新任马华公会总会长的身份公开宣称:

第一:我们要获得平等对待。

第二:我们要确保维持现有的生活方式、保留语文及学校的现状。

第三:我们期望能够达致经济发展及经济平等。

另外,林医生对于回教党在1959年宣传要在大选后寻求修宪表示关心,就于6月24日致函巫统及联盟主席东姑阿都拉曼,要求联盟依照竞选宣言,维护宪法。他更进一步要求马华在104席的国会中,分得40个席位,希望宪法在未得到马华的支持时不能修改。

林苍佑的要求,被广大华社认为是合情合理的。因为在1959年,当时的华裔人口大约36%,马华要求40席,底线是35席。这是按照人口比率而提出的要求,不算过分。但是后来东姑却坚持不让步,谈判进行得脸红耳赤,甚至撕破脸皮,双方都非常强硬。马华可以强硬,是因为当时情况与现在不同。当时马华有钱有人才,巫统没钱没人才。

当时东姑并没有答覆林苍佑的信件,事情就这样僵持,东姑和林苍佑的关系越来越差1958年7月9日,马华宣传主任杨邦孝宣称:“马华脱离巫统是非常严重的问题,因为它牵涉国家问题。这是我们最后别无选择才会采取的行动。如果马华留在联盟只获得少数华人的支持,整个局面将迥然不同。”

东姑与林苍佑摊牌

联盟主席东姑对此有强烈反应,他不准备与林苍佑所领导的马华公会合作了,因而宣布联盟将参加104席的竞选,但不包括林苍佑所领导的一派。东姑形容林医生的信件是在“背后刺一刀”,并促马华公会无条件地撤消所有的要求。较后,在记者招待会上,东姑说他已经接管联盟全国理事会所有的职权,并由他本身,甄选候选人及安排竞选席位。

东姑选择了与陈修信合作,东姑认为陈修信比较听话。更重要的是,陈修信的华裔族群意识不像林苍佑那么强,是比较能够妥协的人。很显然,这时的马华公会已分裂成两派,一派是以林苍佑为首,另一派以陈修信为首,后者的势力仍然存在各州马华的领导层内。换句话说,当年林苍佑只是控制党中央,而不是全部的马华各州分会。

一个值得一提的重要变化,是土生的马华领袖翁毓麟在雪兰莪分部改选,击败李孝式,后者被指为是国民党派人物;接着翁毓麟又被较为激进的朱运兴击败。但是以陈修信、翁毓麟及陈东海为首的一派并没有沉下去,在东姑的支持下,他们又卷土重来,夺回马华公会的领导层控制权,反之以林苍佑为首的新派无法在党内展开工作。

根据林苍佑的说法,在马华党内的两大派系中,一派认为与各族的关系处于优先地位,另一派则以华人利益为第一位,而他说,作为马华会长的任务,是把两派拉在一起。不过,他并没有进一步说明他对联盟的责任。同时,林苍佑说他写信给东姑是得到陈祯禄同意的,陈祯禄较早时支持林医生的两项要求,马华必须分配到三分之一的席位,并在教育问题方面采取坚定的立伤。至于写给东姑的私函如何会被报章发表,林医生表示不知情,他表示未授意将函件公开。

马华通过回归联盟

林苍佑在马华的势力受威胁,对外与东姑阿姑拉曼在议席分配方面,无法妥协而导致的关系决裂,事情发展至此,林苍佑医生已是无法挽回,即使准备折衷,减至35席,也不能被东姑所接受。巫统不接受马华的席位要求,也有其理由。因为在国会大选之前,巫统在丁加奴及古兰丹失去州政权,为回教党所取代。巫统认为,若再在议席方面让步,将会失去马来人的支持。

东姑后来会见林苍佑时,表明了他的立场和态度,不过同意候选人的名单事前会与马华会长磋商。至于教育问题不会包括在联盟竞选宣言内。政府将尽快通过行政指示加以实施。在危机达到高潮时,陈祯禄从中介入,但此时他站在陈修信等人一边,不同意林苍佑所为。

他认为,在多元种族社会中,朝向极端种族主义最终将带来种族冲突。联盟这些年来已证明是唯一能团结不同种族的人民的政治主体,以造就一个团结的国家。陈祯禄因此吁请所有正确思想的人,支持联盟,其政策及领袖东姑阿都拉曼。马华党内情势又起了变化,以陈修信为首的占了上风。

在巫统坚持要林苍佑撤消其有威胁性的信件及开除那些制造危机的不负责任份子,作为马华回归联盟的条件下,马华公会中央工作委会以89票对60票通过接受东姑的条件。林苍佑等人在马华失去了领导作用,愤怒的新派宣布辞职和退党,包括杨邦孝、朱运兴、陈世英、郭开东、陈宣国、伍奕东等。

林苍佑没有即刻宣布退党,而是采取较为温和的立场。但因挑选候选人的权力全在东姑手里,林医生承认作为马华的领袖,他已经完全失去立足点,他肯定不会成为候选人,否则将被指为伪君子。大选提名日的前3天,东姑公布候选人名单,林苍佑榜上无名,同时东姑也宣布基于健康理由,财政部长李孝式不再出任候选人。

这种安排,一方面排除马华受国民党影响(李孝式是马来亚华人,其父是霹雳矿家。在剑桥大学荣获文学士,一度是代表华人利益的发言人。第二次世界大战时,前往印度并成为国民党军队的联络官)的指责,另一方面也排除了新派的激进要求对联盟造成威胁。东姑所取用的候选人是以陈修信为首的一派,恢复了马华公会由陈祯禄领导下来的传统。

两年党争马华损伤

林苍佑认为,留在马华已无作为,他宣布辞卸会长职,前往英伦接受8个月的医药治疗。当时的政治现实是马华有钱有人才,巫统没钱也没人才,但是为什么林苍佑的坚持和强硬态度却无法取得胜利呢?原因基本上有两个:其一,巫统的民族主义极端强硬;其二,被自己人扯后腿!

巫统就凭着民族主义的力量坚持到底,不肯让步;而陈修信在东姑的协助之下,结合元老派的实力,极尽所能的扯林苍佑的后腿,令林苍佑无法左右兼顾,心力交瘁。陈修信的甘为巫统马前卒,过于卑贱的奴性,致使林苍佑被他背后插刀;他的《以强大的马华否决巫统国会3分2议席优势》的宏愿,以失败告终。结果是:马华最后只分得32席,达不到三分一,华教谈判也失败。在随后的党争中,陈修信与东姑联手除去这个“眼中钉”,于是林苍佑于1961年离开马华,另起炉灶,组织了民主联合党。

马华公会中委会推选来自吉打的州议员谢敦禄医生(他不属于任何派系)成为代总会长,作为过渡时期的领袖,直到1961年马华改选,才让位给陈修信。由于陈修信对林苍佑恨之入骨,虽然林苍佑是绝对合法的票选第二任总会长,陈修信也不愿意承认林苍佑曾经担任过马华总会长的事实。即使林良实时代,安邦路马华公会总部的历任总会长肖像中,也没有林苍佑。直到后来黄家定出任总会长之后,林苍佑的肖像才出现在历任总会长之中。

今晚的马华春秋中篇第一章,就讲到这里,明晚登场的故事,将会是林苍佑与陈修信之间惨烈大战的细节,马华部长为什么从此被讥笑为《躲在巫统纱笼底下做人》?林苍佑的华裔民族宏愿,为什么说是败在小人手上?陈东海是谁?为什么说他是马来西亚华人第一大汉奸?敬请期待。谢谢大家捧场,晚安。再见。

by:Mask Man

Advertisements

Posted on 三月 29, 2012, in 馬來西亞的真實歷史, 马华春秋(中). Bookmark the permalink. 留下评论.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