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仙•老虎•狗》——(十九)


砂拉越人民联合党在一九七零年若是没有在国民党背后插上一刀,今天的历史绝对要改写,这一年我刚进报界,第一次正式看到大选的进行,也是头一遭见识到政治的黑暗。

这一年的州透选的结果是,没有大赢家,三个政党:土保党、人联党与国民党三分天下,没有任何一党赢得大多数的席位可以独缆大权以治,所以遂有了组织联合政府的倡议。

最初的消息是人联与国民党将联手合作组成本州第一个联合政府,根据事后来自国民党高层消息说,两党领袖相邀在古晋海唇街中华商会旁边的渡口等待过河,以便觐见州长,宣誓组织联合政府。

约定的时间到了,国民党一众领袖到了渡口一等就是两个小时,要等的人们终于出现了,却是坐了舢舨从对面江过来了,下船来的有主席王其辉与其他要员,包括杨国斯、沈庆鸿等人,问过究竟,原来人联党要失信了,却跟土保党的拉曼耶谷先去宣誓就职了。

当然,今天没有一个人联党党员敢于承认当年插在伙伴背后这一刀,国民党经过分裂后多了一个达雅党,大部份党员或者己然忘了那一刀,而且今天也是国阵伙伴。不过,任谁提起老王飞刀,老一辈的党员都会咬牙切齿的骂一句:王八蛋!

王其辉后来被委为联邦部长,一做就十多年,害得他的副手杨国斯等到不耐烦,几乎没有公开骂老不死的,还不让位!后来,轮到老杨做党魁了,他也觉得这个官位也是越坐越过瘾,也不想下来了。在他后面排队的刘贤镇则比较幸运一点点,因为老扬很快就输了,连带部长也没得做。刘贤镇还在痴痴的等时期,曾经不只一次跟我们表示他最终也是要坐老扬的位子,不只联吉部长的位子,连人联党的主席都要归他的。

不过,刘贤镇若是要做人联党主席,可是还要等好一段的时间哩,现任主席黄顺开才做一两年,批股都还没有做热,那有那么快轮到他?黄顺开是道相马哈迪医生的大学同学,求学时期,他夫妇俩时常在功课方面指点老马夫妇,所以首相手跟他这么好,黄顺开的老婆杨守勤医生跟亲戚朋友谈起这段往事都很觉得“与有荣焉”,毕竟不是每个人都会被首相欠下人情的。

黄顺开还在行医的时候广结善绿,老一辈的人无不受过他夫妇的恩情,所以他出来竞选几乎是无往不利,我说“几乎”是因为他也曾经输过一仗,那次他是患了轻敌与误信庸人之错,低估了来势凶凶的民主行动党,听信手下的“民意调查”认为“必胜”首尝滑铁卢之役。当时连马哈迪都认为他是包胜的,投票揭晓当晚,初步计票还是他胜,所以首相一早就打电话到他家里预祝胜利。后来,全部选票算完,原来老黄输了一个马鼻!他初尝败续,一时承受不往打击,两夫妇唯有相拥而泣。

输了以后,在他家拍马屁的党内要员看看情形不妙,一个一个开溜了,刘会洲当时还未被人联党重视,有点幸灾乐祸,赶到公教中学计票中心跟我们报告说黄顺开两公婆不来会场了,因为他们在家里哭得很是凄凉,不想这一哭,哭出了一个春天来了。阿开哥灵机一动,来届州选举会见选民的时候,他拉了老婆大人,以眼泪功夫边哭边讲,结果真的给他哭出一个副首席部长,但是党内党外背地里都管他称为“砂拉越中区首席部长”。

黄顺开参政,其实很勉强。一九七四年,政府展开一项’犹大行动“,大举搜捕共产党的支持者,从每一行业中抽抓一个名流为代表,被抓者包括林鹏寿、黄传宽、张晓卿、张兆仁、陈则颂等几十人。黄顺开由于替地下份子治疗过,被政府知道了,耶谷不想抓他,却要拉拢他参政,起初黄顺开不答应,耶谷就以同情恐布份子以及追查他十年所得税要脋,若不从政就要捸捕他。

想不到,当年老大不愿意参政的黄顺医生,自从当部长以后,却是越做越过瘾,现在什么人要敢提议让他退休,他不跟你拼老命才怪!因为权势这个虚无渺渺的东西,比鸦片还要容易上瘾的!不讲别的,单单说,当年出门坐飞机,平常阿猫阿狗命坏只能挤在热烘烘的候机室,而做官的却可以享受贵宾室,登机时又可以先上去,五十个位子让你慢慢挑个过瘾。你们平民百姓只好委屈一点啦!因为这是民主世界,你民我主嘛!而且每次出门,一大推扶拎扒的跳梁小丑前呼后拥的迎送,又是何等的威风!

住在诗巫的市民,先以为有了一个好的民意代表在内阁里边,一定会把诗巫带到一个繁荣的境界,可是大家却是年复一年望穿秋水了。不但没有看到什么发展,却由砂第二大市镇的地位降到第三大,早被美里爬头啦!再这样下去,很快就要被民都鲁迎头赶上了。

我的儿子出生的那一年,报章就时常刊登市民要求政府给我们一个新的飞机场、一个新的医院,因为这些都是战前的古迹,在第三个马来西亚计划里边,这两个计划就己经被列入将要发展,可是我儿子去年去世时二十二岁,机场与医院才看到开始动工。

曾经有选民在人联党召集的群众大会中,质问黄顺开等人为何这些计划被了这么久?他说,以前拉曼耶谷不给我们发展,人联党都会呼吁选民支持他们,说是人联参政会带来发展,自相矛盾之说,却也从来没有看到他们脸红过。

黄顺开在七十年代,还是交通工程部长的时候,我曾经访问过他。同时跟他建议,筹建新机场是当前要务,因为现有的机场太挤了,己经不敷使用,应当优先考虑发展,他却反问回我拥挤?我不觉得有拥挤的现像嘛!自此之后,我都不敢再跟他提起任何不满,好多人联党要其后都在背后批评,说“老大”越来越爱听好话,不再接受党员的任何建议。

有一段时期,本地报章还会时常报道反对党的新闻,有一年马来西亚日报刊登了一则民主行动党对黄顺开的批评,阿开哥看了,大是光火,立刻打电话给马报幕后大老板林鹏寿,要他“揪出”罪魁祸首,后把那一个负责编辑开除掉。

后来,黄顺开这一招很快就被人联党要,以及支持者偷师,以后凡是有什么不满,就打电话给林鹏寿,不够资格打给林大老板的,就打给他女婿陈钖监、牌他转骂执行董事长黄孟禄,然后才去教训编辑或是记者,这儿不提诗华日报,那是因为该报老板刘会湘有时比人联党更凶,骂不动的。

黄顺开还是人联党秘书长的时候,就很想党主席的位子,杨国斯输掉国会选举之后,在报章声明,表示有意退休,不想再当老大,一些古晋人联党要原意是要挽留老扬,可是黄顺开却是棋先一着,率先发表声音,要大家尊重主席的意愿,言下之意是要大伙不必假惺惺去搞什么挽留活动,害得一些半路出家的党员,江山其实是别人打下来的,他只是凭着与首相是同学的关系才有机会做党主席吧了。

这一段写忘不久,黄顺开夫妇庆祝结婚四十周年纪念,可是令人纳闷的是,他是砂罗越人民联合党主席,这种天长地久的大喜之庆,照理是应该在本州举行,何况他又是本州副首席部长之尊,可是他却老远跑到新加坡香格里拉大酒店去宴开百席,把本州有权有势的人都请去喝喜酒。

后来我问一个正在力争上游的人联党要,他解释说,联合党今天不比往日,现在的人联走的是资本主义的路线,大家都带尽力摆脱那种“劳苦大众”的丑陋形像,所以那顿饭是绝对不可能在本州摆设,以免一众穿不起名牌衣着的社会主义的同志们到来给主席老大丢脸,把酒席摆在新加坡,宾客非富即贵,这样子大家物以类聚,才能表现身份相当,劳苦大众即使收到请柬,很可能看都看不懂弯来弯去的豆芽字,惶论花上千多元到新加坡去吃一顿饭啦。

黄老大在新加坡请客的时候,我也在狮城旅游,那几天坐飞机可是难受的很,因为机场都是去逢迎拍马的人们,回程的班机上,我遇上戴承聚,他也是去新加坡吃饭回来,大家坐稳之后,看到助理部长邓伦奇夫妇进机舱。戴承聚看到这个小部长,却是必恭必敬的打着哈哈陪笑,一心一意想搏一璨为乐。我看到这个画面,不禁联想到隔壁家的一只瘷皮狗,每当看到有车子停在路旁,总得趋前翘起后腿往轮子撒一泡尿…….

《神仙•老虎•狗》——(二十)编后记—-待续…..

by:fb刘世久

Advertisements

Posted on 三月 6, 2012, in 神仙•老虎•狗. Bookmark the permalink. 留下评论.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