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华春秋(上)第四章 —— 马华无能,华社分裂;权益地位,重拾何年?

大家好!我们又见面了!

昨晚,跟大家说到,马华公会在当时有国民党份子在内,是因为有地位的商人在早期与国民党密切联系,甚至是国民党员也有不少加入马华。这些人大部份的是受英文教育的知识份子、头家和在发行福利彩票后吸纳的中下层阶级。总而言之,当时的马华政治思潮,是代表着一群寻求安定生活而保障既得利益者,顺带成为华人利益的保障者,为英国政府所接受的合法代言人。

昨晚也和大家谈到,马华成立的背景是为了取代已被列为非法的马共,成为华人的保护者。马华的目标在于赢取华人的信心,使他们远离马共,并协助英国殖民政府早日解决马共叛乱,从陈祯禄的私人文件记录中显示,他原本组织马华公会,并不是基于反共的,而是声称保护华人利益。

为了保护当时马来亚华社的升斗小民,陈祯禄致力于使其他族群相信,不是全部华人都倾向马来亚共产党。因此主张华人领取公民权,以成为马来亚的人民。陈祯禄原本的用心是良好,和平的。而他的诉求,也得到英国殖民地政府的支持和信任。但是陈祯禄的信念,却因为发生一件意想不到的悲剧而快速转变。

一枚手榴弹,炸碎和平梦

马华1949年2月创党之后的第三个月,陈祯禄在怡保一项集会演讲时,被人抛掷手榴弹,结果五人受伤,包括陈氏在内。虽然行凶者潜逃,但陈氏及马华怀疑是马共所为。自此事件后,陈祯禄对共党有了仇视,原本的和平信念,被那颗手榴弹炸灭了。他甚至于1951年6月29日,写信给当时的美国国务卿杜勒斯,攻击共产党世界并促请美国领导克制共党的活动。马华的反共立场变得更为明显,这和联盟的政策及国家的政策取得一致。

另一方面,联盟政府为了取得国家的和平,在与英国争取独立的过程中,也希望能使马共放下武器,以消除威胁。 《华玲会谈》便是当时的产物。东姑阿都拉曼在其回忆录中,阐述他与陈平会谈的经过:《7年蒙受的痛苦(指紧急法令的实施)有一项行动尚未尝试,我想为什么不面对面会谈?一旦有了会谈,我们便会知道我们站在那里,直接的接触是找寻这个问题的答案。 》

华玲会谈于1955年12月28日及29日举行,陈平率领马共代表团,政府方面的代表团由联合邦首席部长东姑阿都拉曼率领,团员包括新加坡首席部长马绍尔及马华公会会长陈祯禄。

东姑说:《我向陈平保证我将赢得独立。作为第一个步骤,我将会获得控制内部安全及本地的武装部队,而我同时也有权力特赦,因此我要他同意放下武器及离开森林。 》

《我告诉他(陈平),我正要前往伦敦商谈接管内部安全权力及全面管制紧急法令。如果达致独立是马共的共同目标,那么他没有其他选择,唯有停止战斗。我给他考虑我的话,但翌日当会谈继续时,他断然表示不会投降。换句话说,他不会接受赦免,因为形同投降。 》

因此马来亚政府继续与马共作战。到了1960年大致上安定了局面,才宣布终止实施12年的紧急法令。

华人政治,三头马车

华玲会谈虽然表面失败,但是在争取华裔信任方面,联盟政府无疑是非常成功的。华玲会谈从政治思想上来说:是政府决心要争取人民的支持,尤其是华人,以使马共不能发生作用。这个局面的改变,也导致华人政治思潮发生了变化,从独立前后的演变,我们可以窥见动向。

如果说马华公会是代表一方面的政治立场,那么,也有与马华公会不同想法的思潮涌现。 1955年的首次全国大选虽然确定了马华的代表性,但在争取独立的过程中,对于宪法的拟定,华人社会又分成派系的斗争了。这可以从1959年大选的成绩看出来。要进一步的探讨华人政治思潮的分化前,我们有必要先研究那些不加入马华或不与马华认同的华人的政治思想。

50年代之初,另外一股标榜着左派,但走温和路线的党诞生,马来亚劳工党及马来亚人民党是其中两个较具代表性的组织。可以这样说:战后以来,华人在政治领域中划分下列的范畴:

(一)头家阶层;
(二)受英文教育的中等阶级及;
(三)受华文教育的中等阶级及工人阶级;

那么,劳工党的涌现,在初期是属于第二类的范畴,到后来包括了第三类的范畴。

左派劳工党,无法成气候

劳工党是继自由民主同盟(战后到1948年紧急状态时期,一个标榜非共左派政党,后来自我解散)后,出现的一个较有代表性的、不强调种族的左派政党。

初期,劳工党在不同地区个别成立,如槟城的劳工党成立于1951年5月15日。领导人包括莫哈末稣比(曾任国家稻米局主席,前国会访员及前驻巴基斯坦大使,退休后成为英文星报专栏作家及时事评论员)、叶松纲,蓝玛纳旦(曾任乔治市市长)。

这个政党曾参加1951年12月的乔治市选举,却未有什么表现。数个月之后,在霹雳、马六甲、雪兰莪及森美兰成立了劳工党。他们属于《费边社会主义》(FABIAN SOCIALISM)份子所组成,但1952年闹分裂,其中一派另组人民进步党,由SP及DR辛尼华沙甘兄弟领导。

这些区城性的劳工党,由于感觉力量有限,于是在1952年6月26日在吉隆坡召开全国代表大会,同意成立组织松弛的泛马来亚劳工党,主席由莫哈末苏比担任。虽然名为泛马劳工党,但仍以个人形象抬着社会主义招牌为主。这个党的大多数领袖是政府公务员,与职工会有关系,他们倾向英国,而对种族主义提出严竣批评。

1954年6月,泛马来亚劳工党重新命名为马来亚劳工党,并修改章程招收直接党员。其时,劳工党内一批新进的受英文教育专业人士已经掌权,他们不隶属政府公务员,成功地使这个党更倾向社会主义色彩。之前由于泛马劳工党闹分裂,莫哈末苏比因此拒绝追随联盟杯葛立法会议,以抗议不在1954年举行选举。

因此,尽管泛马劳工党改名为马来亚劳工党,仍然无法结成一股强大的力量,其中一项因素是当时职工会领袖是拿督翁惹化领导的国家党的中央委员,他们认为国家党,有足够的力量与联盟抗衡。虽然劳工党于1956年前召集一项会议,以联合左派职工会组织马来亚人民统一劳工阵线,但不成功,因劳工党坚持要其他党遵循它所提出的56点竞选宣言。

劳工党势力的微弱可以从1955年的第一次竞选中窥见,它只能派出四名候选人,结果全军尽墨,由于这样,劳工党决定一年内不参加任何竞选,集中建立群众基础。当时的劳工党,更加倾向左派思想,在本质上也有了变化,尤其是1955年底开始招募更多受华文教育的劳动阶级参加。这样一来,劳工党内的温和派与激进派的斗争也就开始酝酿,到后期更公开决裂。

劳工党无法获取马来人支持

在初期,劳工党党员彼此间的分歧并未显著,而且还表现出合作精神。其中值得注意的是,这个政党并不鼓吹种族路线,希望通过思想来达成团结的基础。但事实证明最后是走不通的,理由之一是参加劳工党的马来人非常有限;理由之二:不是人人都了解社会主义的,而且劳工党党内的派系斗争也是极为公开的。

例如1955年较后时,雪州劳工党反叛,另立中央,和以蓝玛纳旦为主席的党中央打对台戏。一年之后,这种分裂局面才解决。蓝玛纳旦继续任劳工党主席,在华人方面崛起成为有影响力的领袖是陈朴根。他当时是劳工党的秘书长。

1955年劳工党发表的宣言中,只字不直接提出种族问题,给人一种印像是它的领袖认为,提出这些问题是危险的,劳工党将种族的歧异归咎英国殖民政府,人为是英殖民政府分而治之的手段造成。不过,到了1956年,这个政党已采取行动关注了种族面对的问题。它要求承认华文及淡米尔文为官方语文,且在后来执政乔治市议会,并尝试推行四种语文政策。这也多少显示出,劳工党内的成员大多数是华人及印籍人。

马来社会左倾政党,昙花一现

差不多在这个时候,也就是1955年的普选过后,马来社会崛起一个左倾的政党──人民党(PARTY RAKYAT)。领导人是马来社会的早期民族主义左派领袖阿末布斯达曼(AHMAD BOESTAMAN)。他在监牢渡过7年的监禁生涯后,于1955年6月获得释放。

他召集了前醒觉青年(ANGKATAN PEMUDA INSAF)的人,11月成立人民党。著名的马来政治人物布哈鲁丁医生也是其中一位重要人物,但一年之后,他加入泛马回教党,成为这个政党的主席。布斯达曼虽然鼓吹非种族主义政策,但其党局限于马来社会,因此很自然地,这个党在不久之后找到了另一个具有共同思想但又需要马来人合作的政党──劳工党。

毋容置疑的,早期的劳工党领导人,是从英国工党的组织吸取灵感,希望如同工党的力量,足以崛起成为一股政治势力。虽然在马来亚独立前后的一段时间内,马来亚劳工党表现了进一步的左倾作风。但党领袖意识到单靠劳工党,不能取得马来民族的支持,因此致力与人民党取得合作,且又部署改变由马来人来领导这个政党。

两党合作,组成社阵

1957年2月,六个反对党曾集会以讨论成立一个反联盟的阵线。这六个政党是人民党、泛马回教党、劳工党,霹雳国民协会、人民进步党及马来同盟。当年民主行动党尚未成立。由于意见分歧,无法达成协议。于是在较后时,缩小成三个政党──人民党、劳工党及进步党作谈商,最后是人民党和劳工党同意组织马来亚人民社会主义阵线(简称社阵),正式于1957年8月31日(马来亚独立日)成立。

人民党的代表人物是布斯达曼、加南星律师、纳沙隆和达裕丁卡哈等,劳工党的重要人物有蓝玛纳旦、陈朴根及林建寿等。社阵的首任主席是布斯达曼,副主席是蓝玛纳旦。据布斯达曼透露,社阵的章程是由林建寿律师起草的。

社阵的组织如同联盟的组织,在允许成员党保持独立的同时,也结成一个松弛的阵线。已没有直接党员,而这个阵线由两党领导人所控制。它们强调社会主义观点,后来更主张马新重归一家,标榜反殖民地和鼓吹民族主义,他们要为被剥削的人民争取权利,要求外国军队撤离马来亚,主张一些重要企业国有化。

人民进步党,独步霹雳州

原本在早期与霹雳劳工党有联系的DR辛尼华沙甘,于1953年正月偕其兄长SP辛尼华沙甘,在怡保组织霹雳人民进步党。这个政党目前还在国阵里头,属于可有可无的蚊子政党,由K维耶斯律师领导。进步党不像劳工党具有较为明显的社会主义色彩,但同样强调非种族路线。不过由于客观的因素,也与劳工党一样,以华人及印度人居多。

1953年12月8日,这个党决定加入联盟,准备和巫统及马华合作,参加1955年的选举,但在1955年2月选举前夕,进步党与联盟发生歧见,导致前者脱离联盟。这之后,进步党基于对现实的承认,采取了具有种族特性,但温和与合理的立场。虽然如此,进步党于1955年的选举中,两名候选人皆落选。

但是这并未判决进步党的命运,反而激发DR辛尼华沙甘于1956年试图将党扩展成全国性,改名为人民进步党(PEOPLES PROGRESSIVE PARTY)。自那时起,DR辛尼华沙甘的政策变得更有种族色彩,虽然在理论上他宣称是非种族主义政党。这一改变,果然取得华印人的支持。

时机的来临是1957年独立时,梁宇皋被推举为马六甲州长(即州元首),他担任国会议员的怡万区议席悬空,DR参加竞选,一鸣惊人,成为立法议会中第二个反对党议员(第一个是回教党议员,1955年的选举在吉辇区当选,他是端哈芝阿末)。DR辛尼华沙甘的当选和其杰出的辩才,很快就名声传播全马,作为一名律师,他懂得如何成为群众的《英雄》,奠定了他日后在怡保政坛称霸廿年之久的基础。

基本上,这个政党并没有强烈的政治思潮,而是通过情绪和以激烈的批评,取得选民的支持,严格地说,党的生命是靠DR及SP昆仲来支持,没有了他们,人民进步党的生存便成问题。

独立前夕两种思潮

独立前,在马六甲华人社会又崛起一个新政党。由陈期岳领导成立马来亚党(THE MALAYAN PARTY)。这是由于他们不满李特宪制报告书对马六甲地位的处理问题。陈期岳本身便是被华团推选出来,加入霹雳刘伯群的行列(刘氏原为霹雳州马华党员,因他的行动于马华党中央的意愿违背,导致被党除名)的代表之一,前往伦敦提出华社的要求。

陈氏以他作为马六甲中华总商会会长及马华公会发起人之一的背景,一时之间,获得了华人的支持,尤其是那些极欲保持马六甲作为海峡殖民地时享有权力的华人。这个党提出要建立一个《多元种族社会主义,但保有私人产业的民主》,有些类似瑞士的制度。

大致上看来,1957年马来亚独立前夕,华人社会在政治上已出现很大的分歧。而这些分歧和斗争,都有其历史和政治因素。有两种思潮的演变是值得注意的:

(一)华人从关心中国的政治,转向关心马来亚本土政治。虽然这个过程是缓慢的,但影响却是深远的,尤其是在50年代以后,这种思潮的变化越形明显。不能否认的,在独立前,尚有一些华人未适应,未重视马来亚的政局,但这种人已渐渐地变成少数。

(二)华人认同于马来亚的政治,在初期并不显得积极。这固然一方面是深受中国传统思想的影响,认为政治是上层(君主大臣)的事务,而庶民只重视安定的生活。简单的说,就是奴性思想使然。

另一方面,他们也没有受到西方政治思潮的冲击,对民主缺乏认识,而有些有民族主义思想的,则又是抱着过去的旧观念,不愿和马来亚政治发生密切的关系。不过,50年代前后受西方教育的华人,在主动或被动的情形下,对参政发生了兴趣,终于为马来亚政治带来了一股热潮。

它先导源于受西方薰陶的专业人士组织马来亚民主同盟,继之出现马华公会来保护受紧急法令影响的华人。当情势较为安定时,参与当地政治的非马来人(主要是华人和印人)遂发生不同的意见。

于是有劳工党,人民进步党及马来亚党成立,后来演成和马华公会打对台戏,互相争夺代表权。在一定意义上,这是发扬民主政治,但从另一个角度看,华人的分裂因之不能避免。换句话说,战后以来的华人仍然继承了战前的那种分裂的状态,并没有准备在长远上达成持久的团结。

香蕉人治国,华社冻过水

跟马来人相比,这样的局面,对华人是非常不利的。马来人几乎已经统一支持巫统,造成巫统实力的强大,相对而言,华社更像是一盘散沙。这为巫统和英殖民政府提供很好的契机,采用分而治之的手段将华社分化。

从政治上来说,马华公会于1949年诞生直到1955年选举后的整6、7年间,华人虽未大规模的参政,但都认同马华公会的领导权,及后因马华公会在联盟党内地位的变化和宪制谈判过程中被指责,给另一批民主人士一个机会立足于政坛,矛头指向马华公会。

这两种思潮的变化,差不多在同一个时期,或者可以说前后相隔不远的时间内发生。如果要将之列为政治哲学的范畴内,那么我们可以看到保守思潮和社会主义思潮在进行斗争,而在这之外,是政府所鼓吹的民主政治与共党意识形态的不妥协斗争。

从华玲的谈判中,显示政府要共党投诚,然后宽赦,而不认为两者是并存的。从那时起所制定的反共政策,一直发展到今天,不曾改变过。换句话说,马来亚乃至马来西亚的立国方针是在反共的基础上,建立一个君主立宪的民主政制。

从华玲谈判到争取独立至1959年的大选,显示了民主思潮和民族主义浪潮,越过一切,而在各方面把马来亚转成一个模拟英国的民主政治的国家,大大地培养起爱国主义思想,摆脱了战前及战后初期的不安状况。马来亚朝向独立迈进的过程中,唤醒了大多数华人必须在政治方面,表明他们的态度。

结果许多公开活动的政党,包括以华人为主和依赖华人支持的政党,都纷纷对独立的方案提出意见,虽然有些意见和建议是分歧得格格不入的,但争取马来亚的独立却是人同此心,心同此理的。

马来亚联合邦于1957年8月31日,从自治走向独立,不单是东姑阿都拉曼的个人成就,也是联盟在政治斗争中取得决定性胜利的明证,联盟击败了最具影响力的国家党,也克制马共无法产生作用,因而跃居为开国的执政党和势力雄厚的政治主流,一直到今天,势力仍然根深蒂固,没有另外一股政治力量足以取代之。

但是,由于马华公会在向英国殖民政府争取独立的过程中,没有发挥应有的影响力为华社争取平等地位,权益,教育福利等等宪法地位保障,激起了华社广泛的不满。马华党内的激进派领袖林苍佑,终于在1957年的党中央改选中进行突击,一举推翻了陈祯禄的领导!这也掀开了马华党争的序幕。 。 。 。 。

马华春秋上篇,总共4个章节已经完结。

紧接着,我将为大家主讲《马华春秋中篇》,主要集中在陈祯禄,林苍佑,陈修信,林敬益,李三春,曾永森之间,旷日持久的总会长党争史。从一系列无休止的党争中,观望大马政治时局的不断演变和发展。

《马华春秋中篇》将于3月8日星期四,晚上9点开播,敬请大家留意,继续捧场。

谢谢大家,晚安。

by:Mask Man

Advertisements

Posted on 三月 5, 2012, in 馬來西亞的真實歷史, 马华春秋(上). Bookmark the permalink. 留下评论.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