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仙•老虎•狗》——(十八)


一个富翁的发迹之后,记者替他写传记,多半都会把他捧上天,说什么白手起家之类的话语,我们时常都会读到某某人当年从唐山来南洋的时侯,口袋里只有两块钱,不过给他“刻苦耐劳”地干了一段时期,两块钱变成了今天的五千万云云。

这样的故事,好像只有在天方夜谭里面才可能发生,也只有天真活泼又可爱的己者才会相信这样的鬼话连篇。假如受访问的暴发户胆敢进一步的话明他干了一些什么样的事,才把两块钱变成几千万,肯定比“省吃脸用”来得容易说服读者。

地方首富黄传宽当然不止用两块钱打天下,殖民地时期,他走私鸦片致富,相信很多人都已耳熟能详,我小时候住在南村中正小学,跟他在巴拉当的老家相隔只有一箭之遥,又跟他幼儿黄启枝同班,时常到他家玩,住在他隔壁的是丁明晖,两家早已交恶,不相往来,有时两家的人吵将起来,丁家占了下风,只管一句话就会把这边的声音压下去:你们做鸦片的,有什么了不起的啦?

黄传宽家里跟我们一家交往甚密,所以我每个周日到他家玩,他太太都会刻意杀鸡杀鸭来请我,直到有一次黄传宽提早从市区回家,看到一家大小在屠杀鸡鸭,拉开嗓子骂他们:吃吃吃!整天就憧得吃鸡吃鸭,一点家产都给你们吃光啦!当时我听了,吓得大气都不敢喘一口,连中饭也不理得,赶快骑着脚车开溜。自此好久都不敢踏入黄家一步。

发达以后,黄传宽改邪归正,不再干那风险大的鸦片走私活动,而改为从事木材业,几十年来给他做到千万身家,单就七十年代的他几个外甥,张晓卿兄弟跟他闹翻后每人分得七百万,就可想而知他的身家了。

九十年代,我曾经从古晋坐快艇回来,在船头享受海风的时候意外遇见一个儿时的邻居黄德裕,原来他在快艇上干活,大家相认后坐在船头谈天,快艇进入拉让江口之后,经过丹绒玛尼看到一堆一堆木桐到处都是,就指点给我看,说话我听,那一片是张晓卿的,那一片又是什么人的,到了黄传宽的那一带,他忽然有点激动起来,说起一段往事来。

他说:五十年代他替黄传宽驾驶捷艇,白天载他往返市区,晚上还要加班走私鸦片。当年英政府虽然不致力于扫荡鸦片,却也是有派巡警,他们都在月黑风高的时刻从丹章公集一个码头运送鸦片到巴刹来贩卖,有时被巡警发现,立刻飞奔逃命,由于他们的捷艇马力强大,巡警的船根本追不到,现在想起被追捕的凶险,仍然心有余悸。

不过,黄德裕说,他很感遗憾的是,黄传宽发迹后并未念旧,而忘了当年出生入死替他卖命之苦拉他一把,害得他临老还要在船上挨苦,每天爱着风吹雨淋日晒之苦。

黄传宽的几个儿子都去外国深造,次子启耐最快回来,自然而然住进了老子现成的家,有一段期黄启耐夫妻两个跟老爸老妈合不来,还把二老赶出家门,害得他们还要到外边租个屋子栖身。黄传宽的太太与家母是好朋友,有一次来我家诉苦=力说被儿子媳妇赶了出来,差点变得无家可归的流浪人家。

黄家三兄弟都是长袖善舞的商人,三个女婿却是一无是处,黄传宽次女最早结婚,嫁给“史学家”刘子政,日子过得不太好,由于刘子政对闰房之乐早就失去兴趣,老婆只好向外发展,多年来不知给老公带了多少顶绿头巾回来,五六十岁的老妇人一个,还跟患有未期糖尿病的福聚和油站号东黄良迪双宿双栖,黄传宽这个女儿黄凤凰还没有跟随黄良迪之前,曾经跟车夫私通,后来养了一个小白脸詹扬忠,事情曾经闹得满城风雨。

刘子政看到老婆养小白脸,有点心痛,因为用到他的钱了,他跟诗华日报记者刘贤盛是文友,交情不错,就叫他跟踪老婆与小白脸,顺便拍摄一些照片作证据,这件事被黄启耐知晓,买凶把刘贤盛痛殴一顿,警告他以后少管闲事。

五十年代,黄家长婿包久兴来到巴拉当老家说媒的时候,我也在场,我只记得黄传宽跟老包说他不反对把女儿嫁给任何人,只要她的老公不要像刘子政那么没有出息,娶了回去却养不起老婆,茖得他做岳父的还要多养一口,当时刘子政也在场聆听教诲,不过他早己被老丈人骂到脸皮厚厚,不但不觉得脸红,还陪着笑脸,连连说是!

黄家长婿不幸被黄传宽言中,也是个依靠娘家养活的家伙,他在黄传宽机构里领干薪,平时靠着岳丈威望,对待下属大声小声的,日子倒是也混得还不错。

黄传宽最小的女儿大概是最可忴的一个,嫁给陈立久以后,搬到沙巴去做生意,八十年代跟刘会干偷师印刷假钞票,失手被抓,他的师父替他请了诗巫第一名嘴王启同为他洗脱了罪名,不然早己琅档入狱了。

刘子政未入赘黄家以前,在中正小学当教员,他在学校对面河边一间理发店楼上租了一小房间栖身,我们几个小孩时常到他房间去玩,因为他有一架短波收音机,可以收听外国广播,我们都很喜欢去听音乐,儿时伴里边有一个女孩子,长得白净的,很是可人,是个穷苦人家。有一次她忽然间有了一毛钱,很是高与,给我们看,说是“恭煌叔叔给的”刘子政原名刘恭煌,也是刘嘉桢的妻舅,原来他也有迈可杰生的那种僻好,喜爱狎弄小孩,我们那个玩伴说刘子政叫她把库子脱掉让他看看就给她一毛钱。原来赚钱这么容易,有一次她又上刘子政的房间,我们尾随着去,从门缝偷看,只看到女玩伴坐在桌子边,而史学家却是聚精会神地埋头在研究她双脚中间的部分,还看得到他不时伸出舌头去舔她。

九十二年农历年将届,黄传宽一个亲戚忽然间在报章刊登大幅广告,控告黄家私吞公款,公司帐目不清不楚。不久,就听得黄传宽身体不适,要动开心手术,原来差点被活活气死,未动手术之前,几个儿子要他说出来还有什么财产末公布的,以防万一。据说黄传宽说了,儿子们才谅觉,老头子原来还有这么多的钱不给他们知道。

复原之后,几个儿子与媳妇唯恐老子在新加坡的二娘一家会把他们的家产分掉,立刻采取人盯人政策,老子去那里,启耐的老婆就跟到那里,后来看到老头子的精神是越来越旺盛,大概是暂时死不了的,才停止跟踪。

《神仙•老虎•狗》——(十九)待续…..

by:fb刘世久

Advertisements

Posted on 三月 5, 2012, in 神仙•老虎•狗. Bookmark the permalink. 留下评论.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