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华春秋(上)第三章 —— 被动的马华,错失主导马来亚政治局势良机

大家晚上好!我们又见面了!

昨天晚上,我们说到马华创党初期,党内山头林立的局势。这就像是中国历史上诸侯割据时代。

中国最早的朝代–夏朝,商朝和周朝,就是这种政治局势。虽然中央有朝廷,但是诸侯势力割据一方。夏朝最后一任大王夏桀,由于荒淫无道,诸侯之一的成汤号召各路诸侯举兵讨伐,一举灭了夏朝,创立商朝;到了商朝最后一任大王商纣,同样荒淫无道,民不聊生;西伯侯姬昌号召各路诸侯兴兵讨伐,灭了商纣,建立周朝。

400年后,周朝逐渐衰败,各路诸侯群起,逐鹿中原。中国进入长达400年的春秋时代。再经历数百年的战国七雄时代,最后秦始皇统一中国,从此中国才迈入中央集权的时代;长达2000多年,才来到民国时代,继而变成共产极权国家。这些悠久的中国历史,我提出来讨论,是因为马华创党初期所出现的局面,和中国最早期的政治结构非常相似。

陈祯禄虽然贵为党中央总会长,但是许多州属的山头领袖却不见得都听他号令。比如1957年林苍佑虽然在党中央领导层改选是击败陈祯禄,可是许多州数却和陈祯禄的儿子陈修信联成一气,对林苍佑阳奉阴违,最后林苍佑的权力被架空,只好黯然求去。1952年,马华面对巫统和独立党争相拉拢之际,中央和地方之间的不协调,尤其明显。在中央,陈祯禄宣布支持拿督翁惹化领导的独立党,可是雪兰莪马华主席李孝式却和中央唱反调,支持巫统与独立党周旋。

在1952年吉隆坡市议会选举中,李孝式和巫统吉隆坡区领导人耶哈耶决定联手与马来亚独立党抗衡。选举结果在12席中,马华赢得6席,巫统3席,马来亚独立党只取得2席,这对拿督翁是致命的打击!拿督翁将李孝式倒戈相向的事,归咎于陈祯禄,翁陈两人因此交恶。但也因为这样而决定了拿督翁日后在政坛的不得意的命运。

这是因为在那个年代,马来政党一般都缺少经费,而华人大多数经商,富有的商人都在马华,马来政治领袖搞活动,尤其是竞选筹措经费,往往需要华商出资帮忙。拿督翁失去了马华的支持,等同于切断了经济脉络;进行政治斗争就倍觉困难。

独立前的华人,掌握马来亚经济命脉

相反的,巫统得到马华的支持,金钱方面不成问题,发展于是快速起来。平心而论,那个时期的巫统,其实很大程度上要看马华的脸色。马华在马来亚政坛的影响力,是举足轻重的。绝对不像今天这样堕落!但是,由于当年马华领袖没有强烈的政治企图心,不懂得善用经济优势来主导当时的政治局势,结果在关键时刻失去发言权,极之可惜!

看看美国的犹太人,虽然他们属于极少数民族,但是却掌控着美国许多大企业的经济命脉;在美国的政坛,影响力之大,是超乎想像的。如果当年掌握着马来亚主要经济商业命脉的华人,能够像犹太人一样洞悉时机,巧妙地将经济地位的影响力运用在马来亚建国过程上,华人的地位和权益,就绝对不会沦落到今天要向巫统乞讨的地步。

从前的巫统,需要华人施舍两餐;今天的局势却完全逆转,曾经显赫一时的马华,竟然沦落到必须依靠巫统施舍面包屑。这种对比,何其强烈!这也就是了解马华创党历史的老党员所痛心疾首的。可惜,历史是不能假设,也没有办法重来的。

言归正传。昨晚说到,李孝式成为改变马来亚政治历史进程的一颗重要棋子。在吉隆坡市议会选举中,拿督翁以非种族口号展开运动:投非种族主义及进步一票;支持马来亚独立党。而马华李孝式与巫统的合作,则分别要求各自的种族支持。

由于在1952年的吉隆坡市议会选举前,槟城乔治市先于1951年12月举行马来亚有史以来的第一次选举,为日后的选举制度奠下基础, 当时三个政党参加角逐,即巫统,急进党(由林苍佑领导)及劳工党。结果在9个席位中,标榜非种族性的,倾向支持马来亚独立党的急进党取得胜利,占了6席。

虽然乔治市最早举行选举,但决定马来亚政治局面的却是1952年2月举行的吉隆坡市选举。它产生了二个重大的意义:

(一)为马来亚独立党的寿命,敲了丧钟。
(二)导致巫统和马华,进一步展开全国合作。

由于这样,马华领袖们重新评估他们与拿督翁的合作,在这之前他们对拿督翁的非种族性理想寄以厚望, 但在看到选民的情绪表现后,又有第二种想法,转而与巫统密切合作,此举正符合了巫统主席东姑阿都拉曼的心愿。马华公会的转变,致使马来亚独立党顿然失去力量,一方面得不到华人支持,另一方面又未能广泛获得马来人拥护, 使到拿督翁难以继续发挥作用。

巫统结合马华力量,抗衡独立党

虽然如此,拿督翁领导下的马来亚独立党,仍在议会和政府中起着举足轻重的影响力,因为诸多议员, 州务大臣和高级公务员都是支持马来亚独立党。

凭着独立党的地位,尽管在市选举中受挫,拿督翁再次改变了他的政治策略, 因为不满马华的走向与巫统合作,及为了阻止这种合作获得成功,拿督翁提出的政治口号,不再是非种族性, 而是提醒马来人注意他们的地位受损害的危险。也就是说,拿督翁惹化的马来亚独立党,在大势所趋之下,也不得不转向种族主义诉求了。而一系列的斗争,便在马来亚独立党与巫统及马华之间展开。

拿督翁运用他在政府中的势力,他当时是殖民政府的内政部长,给成长中的巫统及马华的合作带来诸多问题, 例如曾建议禁止种族性政党,要求禁止政党主持福利彩票,结果马华公会的彩票被政府禁止。接着,拿督翁使出更龌龊的政治抹黑手法:马华公会被指与国民党有联系,企图将马来亚归为中国的第20个省,巫统亦被指责为政治利益而出卖国家给华人!

这种政治龌龊手法,其实跟现在巫统马华联手抹黑民联的手段大同小异,也是通过无中生有的手段,污蔑民联领袖安华,林冠英,林吉祥,聂阿兹,希望以这种手法打击政敌。但是,这种抹黑污蔑政敌的手段,莫说今天的选民已经看得清楚不会上当,即便是在50年代,奸计也未必得逞。

马来亚独立党为阻止巫统马华合作而使用的政治策略,在当时产生了反效果,激起了马华公会加速与巫统合作, 接着华人社会也对马来亚独立党疏远,不再像较早前的犹豫不决了。可以说,拿督翁弄巧反拙,亲手把自己的政治前途推向边缘化。刚才说过,巫统与马华合作,在独立党的策略下,马华公会被指与国民党有联系,企图将马来亚归为中国的第20个省,巫统亦被指责为政治利益而出卖国家给华人。

这样一来,巫统和马华的结盟面临更大的挑战。一边是来自马来亚独立党,另一边来自急进的马来人政团,加上各州州务大臣和高级民事雇员的倾向独立党,致使巫统与马华在困难中斗争。在艰困的政治环境之下,巫统和马华的关系,形同唇齿相依,难兄难弟。

巫统+马华+国大党结盟;初具联盟雏形

当时的政局出现两个抗衡的局面:倾向独立党的霹雳州务大臣拿督彭利马(被巫统开除的霹雳州领袖)领导主催全国大会(NATIONAL CONFERERENCE)。而巫统和马华则筹备召开全国会议(MATIONAL CONVENTlON),采取步骤要求英国尽早举行全国选举,以打破当时议会受独立党左右的局面,且进一步争取独立的实现。

印度国大党原本是与独立党在一起的,但是因不满其教育政策,及后来在印度总理尼赫鲁的分析下,要他们选择马来亚为他们的国家,建议国大党加入巫统与马华。因此,在1954年后国大党加入了巫统和马华的合作群体,第一次形成了三大民族联手的《政治联盟》;增强三个民族合作的基础。

另一个是由激进马来团体主催的泛马来亚国民大会(ALL MALAYA NATIONAL CONGRESS),建议成立一个以马来人为主的国民阵线,并在会上攻击马华公会和巫统的合作。但是,独立党过于激进的攻击行动,招致反效果。越来越多人民转向同情巫统,马华和国大党联盟。

形势的发展逐渐对巫统和马华有利,马来亚独立党越形孤立。拿督翁于是在1953年宣布解散马来亚独立党,而在1954年2月另立国家党(PARTY NEGARA),所有参加全国大会的代表俱支持新党的成立,除了印度国大党外。

国家党代表了一群《有权势的,保守的和受英文教育》的马来亚人,跟随着英国的步伐,拥有大批高级政府公务员,在议会中占了强有力地位。虽然如此,它却不能在基层建立势力。基层的种族情绪越来越高涨,终于一发不可收拾!这个时候,国家党也承认种族情绪的重要,转向争取马来人,不再倚重华人及印度人,但似乎已经太迟了。

马来社会宁可支持巫统,而对立场不定的国家党有所迟疑,华人社会则转向支持马华公会及有华人在内的非种族性的小政党,印度人也不再对国家党有任何寄望。尤有进者,急进的马来政团也不再公开支持国家党,尤其是知名的巴哈鲁丁医生(早期是左派领袖,一度是人民党领袖,后来加入回教党成为党主席,直到1969年逝世。)也起而反对。

差不多同一个时期,巫统、马华及国大党的合作成熟,为应付将到来的第一次大选(1955年),巫统和马华及国大党于1954年11月13日,将组织扩大为联盟全国理事会,正式以“联盟”的姿态立足于政坛。理事会华巫各占16名,印人占6名。联盟和国家党的斗争,是独立党延续下来的,它也是拿督翁政治生涯中的另一个转捩点。当然最大的考验,将决定于1955年的局部全国大选。

1955年第一届全国大选,成为大马议会民主的里程碑

在转入这个阶段之前,有必要让大家了解一下当时的背景。英殖民地政府于1948年实施联合邦协定后,便按照这份协定组织国会形式的立法让会,但非民选,而是委任。1951年3月13日在英国委任下,华巫印人士加入了内阁组织。议会主席由钦差大臣担任,掌握实权。内政部长为拿督翁、卫生部长李长景医生、教育部长拿督多拉星甘等、李孝式也受邀加入行政议员。翌年又多5名行政议员,包括东姑阿都拉曼,梁宇皋。

1954年,英国再重新调整和委任内阁及行政议员和立法委员,是为选举前最后一次非民选的议会结构,拿督翁仍任内政部长、李孝式任铁道及海港部长、依斯迈医生任天然资源部长、行政议员东姑阿都拉曼及杨旭龄。华巫议员中包括梁长龄、温林鸣凤、陈修信、胡家濂、梁宇皋、叶松钢、辜承福、连裕祥、苏比、翁毓麟、萨顿等。

议员中有各党代表和各业代表,包括泛马劳工党,但以马来亚国家党议员占多数。由于上层的形势对拿督翁有利,联盟要求较为公平的选举并不能顺利通过,例如国家党提出的不准在投票日使用汽车获得通过,联盟大表不满。

观看形式,身为内长的拿督翁应占上风,可是人民的看法不同,他们把力量支持在联盟这一边,判定了国家党屈居反对党的地位,而在后来走向消失。由此可见当时的一般思潮是以种族作为基础而投票给候选人,华人则把票投给马华公会。

第一次大选是1955年举行,6月15日是提名日,7月23日是投票日,总共选出52名立法议员,另外46名是委任的,但执政党可委任其中的5名,以成为立法议会中的多数席党。52个议席的角逐,也在联盟党内引起争执。当时合格的选民只有128万850人,占人口约20巴仙。其中马来选民107万7562名,占84.3巴仙。华人14万2946名,占11.3巴仙,其他种族6万346名,占4.6巴仙。

巫统内有人要求90巴仙的候选人归巫统,华印候选人不超过10巴仙,东姑反对这个建议,在1955年6月的党大会上,与另一派摊牌,恫言辞职,结果赢得巫统的信任票,席位分配如下:巫统35席,马华15席及国大党2席,后两者欣然接受这种安排。但是,当年这个议席分配的结果,却被后来的马来极端分子炒作,他们认为马华及国大党获得较多席位的分配,不是通过本身的努力和影响,而是归于东姑的慷慨。

说得更明白一点,就是:马华和国大党获得如此多的席位分配,是马来人施舍所致。他们完全忘记了当巫统面对经济困境差点无以为继之际,是谁对巫统伸出援手,助巫统脱困的。席位分配的妥协和对联盟竞选宣言的折衷,保住了联盟的合作,但同时也使到原有的局面有了转变,巫统已成为联盟的主要力量,具有决定性的发言权。

马来社会中,包括巫统内部对东姑的慷慨深表不满,导致独立人士的出现。相同的,华人社会,尤其是乡会对马华的让步也不满,且要求实施多种语文制度。巫统拒绝这个要求,陈祯禄为顾全大局,“忍痛”劝讲华人社团不要向英女皇作这项请愿。

联盟胜利东姑组阁;国家党兵败如山倒

1955年7月27日投票的结果,联盟在角逐的52席中,囊括51席,只1席由回教党夺得。联盟的劲敌,国家党参加30席的角逐,全军覆没,甚至连其党魁拿督翁在其家乡新山也遭到挫败。当时势力相当弱的劳工党,派出4名候选人皆败北,人民进步党参加2席也无所获。当选的15名华人议员中,包括陈修信,梁宇皋,朱运兴,翁毓麟等。

另外32名被委任的议员中,包括槟城的林苍佑医生、梁长龄(代表马华商联会)、李孝式、杨世谋及符兹美等。再加上5名由钦差大臣委任,总数是98名,其中马来人占50名、华人25名,印人7名。联盟除中选51席外,加上19名委任议员是联盟党员,实际上已在议会中占有70席。其时林苍佑已经解散急进党,加入马华。

联盟的胜利,标志着已掌握马来亚独立斗争的主动权,国家党再也不是主要发言人。巫统能够击败国家党,显示了马来人支持巫统来领导他们,尽管拿督翁有崇高的威望,劫不能顺应潮流。至于马华公会,虽然华人社会对席位和语文问题存有异议,但仍无反马华之意图,再说当时也没有另一个足以代表华人的政党立足政坛。人民支持马华公会乃是顺理成章的事。

从战后1945年到1955年的10年变化看来,华人的政治思潮已有了转移,但并不足以形成一股强大的力量,在政治上无法发挥作用。

从马共于1948年被宣布为非法组织后,华人的政治领导权便转到马华公会的身上。可是华人本身除了存有不同的思想和意识形态外,也对马来亚的政治未具有浓厚的兴趣,因此马来亚华人的政治活动,仅局限于上层社会的华人和受西方教育的华人。特别是留学英国的智识份子,比较得到英国人信任,他们被鼓励在政治上活跃。

巫统上位主导政权,马华开始被边缘化

在当时的情况,英国人对华人是抱着怀疑的态度,尽管中共于1949年夺得中国政权的翌年,即受到英国在外交上的承认,但作为马来亚的统治者,英国却把华人当成是亲向左派的,以致在后来英国采取更为明显的分化政策,将马来人和华人分成两个个别的社会,且漠视华社的意见。

马华公会固然是受到英国支持及鼓励而成立的,用以抗拒非法的马共,实质上英国并不重视这个政党的代表性,尤其是进行宪制谈判时。英国人对华人态度的改变,虽然与国际政治的变化有关,尤其是中共的胜利,带来更多的顾忌,但也无可否认的,战后以来直到1955年,华人社会中的思潮,仍无办法摆脱与中国的联系,分成亲中共和亲国民党的派系。这可从舆论界中的言论窥见一斑。

甚至拿督翁也曾指责马华公会内的国民党派,《意图将马来亚变成中国的一省》。即使是在马来亚独立后,东姑阿都拉曼于1959年,因马华内部对政府的教育政策引起争论时也宣称《国民党有组织地渗透华人团体诸如马华公会》。这当然没有事实根据。

马华公会在当时有国民党份子在内,是不足为奇的。因为有地位的商人在早期与国民党密切联系,甚至是国民党员也是众所周知的事。这些人大部份的是受英文教育的知识份子、头家和在发行福利彩票后吸纳的中下层阶级。总而言之,当时的马华政治思潮,是代表着一群寻求安定生活而保障既得利益者,顺带成为华人利益的保障者,为英国政府所接受的合法代言人。

今晚就讲到这里。明天晚上将和大家主讲,马华如何引导华人远离马来亚共产党。

谢谢大家的捧场。谢谢。明晚同样时间,我们再见。

by:Mask Man

Advertisements

Posted on 三月 4, 2012, in 馬來西亞的真實歷史, 马华春秋(上). Bookmark the permalink. 一条评论.

  1. 看完过后,想象一下,这篇报道所没有道出的外力,为什么犹太人会成功而华人会失败。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