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华春秋(上)第一章 —— 马华公会的诞生过程

一部春秋史 千年孤臣泪
成败难长久 兴亡在转瞬间
总在茶余后 供予后人说
多少辛酸话因果
百战旧河山 古来功难全
江山几局残 荒城重拾何年
文章写不尽 悠悠沧桑史
悲欢岁月尽无情

长江长千里 黄河水不停
江山依旧 人事已非
只剩古月照今尘
莫辜负圣贤 效历朝英雄
再造一个辉煌的汉疆和唐土
———《古月照今尘》。文章主唱。

这首经典歌曲的词,相当贴切的映照了马华公会的沧桑史。自从308大选过后,马华公会在华社眼中,就像一只斗败的公鸡。加上网络世界的兴起,许多有识之士不再被当政者掌控的媒体所蒙蔽,对于国内的政治局势和真相的掌握能力,和过去50多年相比,已经不可同日而语。马华过去的所作所为,再也无法掩饰;在网络世界里,被赤裸裸的检验了。

从1949年2月17日创党以来,马华所经历过的,所做过的各种事,都被摊开在阳光之下,是美是丑,都被网民看的一清二楚。马华创党迄今,已经迈入第63个年头。这63年里,无论你承认与否,马华在政府里面代表大马华社,是不能否认的事实。

同样的,就因为马华代表大马华社,所以华社的公民权益日渐沦丧;公民地位不断衰败;华文教育不断被国阵政府打压,欺凌,剥削;华商企业不断被巫统鲸吞并购;许多经济能力好的华裔公民纷纷移民到海外去。 。 。 。 。这些种种,马华的责任是无法逃避的。我们都知道,如果不是当年赴英国谈判马来亚独立的时候,代表马华的陈东海不是故意将华人社会的诉求丢进垃圾桶的话,华人今天就不会沦为次等公民。

我们也都知道,如果不是1960年,因为当时的马华总会长陈修信和马华高层人物梁宇皋,李孝式,许启膜等等,和巫统里应外合,违背华社意愿,强行支持通过教育法令,今天的大马华文教育就不会长期处在风雨飘摇之中;不但无法增建华小,还令到华小数目逐年减少,面对严重的师资荒,发展经费旷缺。每年都要面对来自国阵嚣张的种族主义政客威胁关闭华小。

我们更加知道,如果不是马华公开支持政府打压独立中学,马华带头反对独立大学的创立,今天大马的华文教育发展,就不会如此艰辛困苦。还有许多关于华社权益问题,都跟马华脱离不了关系。既然马华口口声声代表大马华人,那么,这些责任,马华就绝对无法推卸。

尤其当上个星期的226,全国人民群起出席反稀土大集会,为了人民的生活福祉,孩子的未来而抵受着烈阳暴晒,走上街头和海边,流汗流泪的时候,马华竟然选择在舒服的冷气礼堂庆祝创党63周年纪念。当人民为了大马的生态环境忧心憧憧的时候,马华却在大礼堂里切大蛋糕,喝香槟,享受着丰盛的大餐!

马华和人民之间的距离,已经达到史无前例的遥远!所以,绝大多数的大马华裔选民对马华公会的痛恨,鄙视,不齿和冷感,是完全可以理解的。马华沦落至今日,成为亲者痛仇者快的局面,可以说,完全是咎由自取。

醉生梦死的政党

回顾过去63年,马华历任总会长,从陈祯禄,林苍佑,陈修信,到李三春,陈群川,林良实,黄家定,翁诗杰,蔡细历。九任总会长当中,只有李三春,陈群川,黄家定和翁诗杰拥有华文教育背景。但几乎都是短命的总会长,只有英文教育背景的总会长才能长久。而马华在历届全国大选中,也只有在有华文教育背景的总会长率领之下才能打出辉煌的战绩。比如1982年的李三春,2004年的黄家定。

无可否认,直到今天,英文教育背景的领袖,才是马华的领导骨干,受华文教育的领袖,很难成为主流。而受英文教育的领导人,如何能明白华社维护华文教育的苦心?这就是马华与大马华教格格不入的症结所在。这种趋势,从1948年马华创党以来,就延续到今天。马华的《头家政党》形象,也是从1948年创党,直到今天都去除不了。

马华创党63年,现在面临第13届全国大选,已经来到了生死存亡的关头。看到华人,尤其是新一代的大马华裔选民在网上大力挞伐马华的缺失,而马华的领导人直到现在却还在醉生梦死,还在自我感觉良好;许多人都觉得看不下去了。对马华历史有研究的学者,几乎都认定今天的马华,已经乖离了当初创党时候的理念和宗旨。

说得简单一点,就是当年马华成立,是为了照顾华裔公民的权益和福利,但是今天的马华领袖,却是为了照顾自己的官职和利益;将个人的荣辱置于广大华社的福利之上。许多马华老党员看到马华堕落至今日如此民心向背的局面,莫不痛心疾首。对于历届马华总会长的党争,每次回顾,都感觉像一场又一场的噩梦。今天,许多年轻的朋友都对马华没有好感。但是,坦白说,年轻的朋友对马华党史的认识可能不多,甚至可以说是一片空白。

从今晚开始,我将为大家主讲《马华春秋史》,让大家了解马华公会的创党经过,和马华一路走来的所作所为,历届总会长的激烈党争过程。喜欢马华的朋友可以温故知新,讨厌马华的朋友,也可以更进一步了解你的敌人。

马华的诞生

马华公会的创党经过,有它的偶然性,却也是历史的必然进程。严格来说,马华公会创立之初,并不是一个政党,而只是一个为了照顾马来亚华人福利的团体。要了解马华的创立过程,首先我们必须了解,当年马来亚的政治局势。

1945年,日本战败投降,英国军队重新回到马来亚。当年领导部队与日本军抗战的马来亚共产党,由于政治理念和英国殖民地政府不同,双方谈判破裂,马共转入地下抗争。而英国殖民政府为了阻止华人资助马共,颁布了紧急状态,将在乡下的华人强制迁居,用铁丝网当围篱,四周布满哨兵,以切断马共的粮食供应线。这就是华人新村的由来。

与此同时,英国殖民政府欲实行马来邦联计划,由于计划内容对马来族群不利,马来领袖拿督翁惹化于1946年成立了《全国马来人统一机构》(United Malay National Organization,简称UMNO),代表马来人与英殖民政府交涉。当年马来亚的华人社会,虽然也有不少社团组织,但是缺乏一个具有统一代表性的机构;代表华人向英殖民政府争取权益。

尤其在英殖民政府颁布的紧急状态之下,华人备受欺凌打压,没有一个代表性的组织来维护华人的基本权益,华人的处境非常艰苦。而当年的马来亚华人乡党社团组织,最主要的有三种:中国国民党组织;中华总商会,和海峡华人公会。这些华人公会组织的历史悠久;各自代表着与当年另一个属于马来亚华人政党《马来亚民主同盟》不同政治思潮的人群。《马来亚民主同盟》因为规模小,在政治上无法发挥有效的力量,结果只是昙花一现,很快就消失在马来亚的历史洪流里。

而中国国民党,中华总商会和海峡华人公会,最后则海纳百川,成为组成《马华公会》的三股最主要的推动力。这三股力量,有一个共同点,就是反共。他们和马来亚共产党,是站在对立面的。也因为这样,他们都得到英殖民政府的认同。

(一)中国国民党

这是一个由孙中山先生发挥影响力而组织起来的团体。国民党虽然于1925年被马来亚殖民政府宣布为非法的政团,但它们仍在三、四十年代十分活跃,直到日本南侵后,它们扮演的角色受到局限和忽视,但是日本投降又促使国民党和亲共团体争夺势力范围。

国民党不但在中国和中共势不两立,同时在马来亚也与亲共团体相互对峙。一般而言,国民党在上层社会方面保有其势力,尤其是在中华总商会及其他乡团组织中,因而与左派团体格格不入。亲中国共产党的,大多数为中下阶级的劳动人民。

尽管1949年5月后,英殖民政府决定制止《外国政党》活动,第二度宣布国民党为非法团体,但它的影响力和影子并未因此而消失。代表这一股势力的人物为梁宇皋和李孝式。这些国民党份子后来加入马华公会,但他们旋后又与当地出生的马华党员发生矛盾和斗争。

(二)各州中华总商会

马来亚各州的中华总商会在廿世纪初期先后成立。战前,商会领导人相等于华人社会的代言人,在战后,他们也介入政治活动。他们对中国的国共战争中,以支持国民党占大多数;对马来亚,则是重视维护经济利益和华人文化及教育,以致许多华校的董事都是商界知名人士,包括中华总商会的董事在内,这种双重角色的扮演也激发了一些人直接走进政坛。

李孝式于1947年推动成立马华商联会,目的在于建立一个属于保守思潮的华人统一政治机构。李孝式本身曾是国民党军官,又是大马商界领袖,具有双重身份。同时,马六甲中华总商会会长陈祯禄也是一个显著的例子,他在1948年紧急状态实施时,以保护华人权益的姿态出现,结果因缘聚会,催生了马华公会。在马华公会成立后,中华总商会在政治上所扮演的《代表华人》的角色,便让位给马华公会了。

(三)海峡华人公会

海峡华人公会所代表的,是土生土长,与马来民族通婚的后代峇峇和娘惹。这些土生华人虽然保留了传统中华文化,但是很多都不会讲华语,他们一般崇尚英国文化,以口操流利英语为荣。虽然海峡华人公会是属于另一种的政治团体,但领导人也包括了中华总商会的领袖,如敦陈祯禄。

海峡殖民地华人公会最先于1900年在新加坡成立,创办人是宋旺相(律师),第一任会长是林文庆博士。他们两人是英女皇奖学金的得奖人。不久之后,马六甲也成立海峡华人公会,20年后槟城才成立海峡华人公会,但是由于土生华人与移民华人发生歧见,一度僵持不下。槟城、新加坡及马六甲是英国最先直接统治的三个地方,在1824年组成海峡殖民地。

由于华人最早移入这些地区,且集中在这三个城市,因此在19世纪时,已有了相当数量的土生华人,尤其是马六甲土生华人,更形成一个自我的社区。土生华人(又称峇峇)对于英国的忠心,是很早便培养起来的。他们大部份是属于第二代或第三代的土生华人,所接受的是英文教育。虽然他们并未放弃或否定华人的特性,但思想和行为表现上更为洋化。这一群人在海峡殖民地有相当大的比例,他们以经商为主或成为专业人士。

一般而言,海峡土生华人缺乏与中国发生联系,他们与华侨的生活有些区别,对于血缘性及地缘性的团体不很兴趣,虽介入了政治活动,却与英国当局有直接的联系。峇峇的家庭,以福建话掺杂马来语成为日常用语,在保留某些华人传统的面貌下,他们又以受英文教育为主,因此形成峇峇与从中国南来的华人,在思想和生活习俗上有了距离。

这个文化习俗上的距离,造成了日后他们在处理华文教育方面的问题时,完全不能理解华人的要求和感受。比如陈修信,就是一个完全不懂为什么华人那么看重华文教育的总会长。60和70年代,每当遇到华教问题是,陈修信总是率领马华与华社全面对抗!著名的《创立独大犹如铁树开花》名言,就是出自陈修信的口。在陈修信率领下的马华公会,是出卖华人权益最严重的时期。许多华社学者皆称他为汉奸走狗。

根据槟城华人公会会长辜承福指出,海峡华人公会成立的宗旨和目的,是争取他们作为英籍民的权益,以便在政府机关及公共团体中有代表,例如海峡殖民地议会、市政局、华人咨询委员会和医院委员会等。由于土生华人的努力,英殖民地当局对峇峇极为重视,提供在政府部门中的高职。例如柯孟淇、杨元续、林清渊及邱善佑等,都担任过英殖民政府官职。

其实,国民党份子,中华总商会领袖及海峡华人公会,在战前及战后是有相互关连的,而且领导层有者是相互交叠的。明显的例子,曾是国民党军官的李孝式,既是马华商联会的发起人,后来又加入马华公会,且一度成为财政部长。又如连裕祥,曾是海峡华人公会的领袖,曾任槟城中华总商会会长,也是马华公会的领袖之一。

邱善佑及辜承福,在华人公会及中华总商会俱曾扮演重要的角色。前者是槟城大富豪,后者是辜礼欢(第一任槟城华人甲必丹)的第六代后裔。陈祯禄的身份更具典型,他是马六甲华人公会会长,马六甲中华总商会会长,又是马华公会的发起人兼首任总会长。

从这样看来,战后的华人,尤其是1948年宣布紧急状态后,反共的组织在华人社会方面占了上风,这是由于英国政府对这些组织较为放心,也个别重视一些领导人的代表性。

英校生热衷搞政治

1948年之后,马来亚涌现各种华人团体,他们有不同的政治思潮,之间也是有矛盾,国民党人和土生华人,土生华人与中国移民之间不相调和的现象,促使华人在政治意识形态上也有所分歧,尽管他们同属于保守思潮的一派,但思潮上的差异,在日后更加进一步的暴露及产生冲突。1948年的紧急状态,确然给华人带来诸多的限制和不便,甚至备受怀疑,以致华人在这种政治情况下,孕育了对某种团体的信念,但基本上,华人政治的思潮还是不能一致的,左右派的斗争并未停息。

中国政局的演变也在一定程度上对华人社会有所冲击。不过,由于客观条件对保守派人士,特别是受英文教育者有利,他们的活动也就更加频仍。而在政治上逐渐的形成一个集团,尝试带动华人的政治思潮走着同一个方向。当时的殖民地政府,采取一项盲目的排华政策,将大多数华人看成是共产党人或者是共党潜伏份子。许多无辜的华人在极为脆弱的证据下被逮捕入狱,还有成千上万的华人被逐回中国,这些人之中大部份是无辜的。

显然,英国并不反对这批保守思想的华人起来领导华人,以抵消马共的影响力,因而积极支持有一个能和英国对话,但又不是有反英政治意识的组织。当时的英国钦差大臣亨利葛尼爵士就有这种想法和愿望。曾是马六甲华人公会会长,又是马六甲中华总商会会长的敦陈祯禄,被认为是一个适当的人选,以领导华人填补《紧急状态》时所出现的真空。而马华公会便是这个时代的产物。

成立马华保护利益

马华公会于1949年2月17日正式在吉隆坡成立,发起人兼首任会长敦陈祯禄说:《1949年2月马华公会成立,其近因主要就是因为马来亚的忠诚华人,在紧急状态下受到苦难。紧急状态不但危及许多华人的性命,威胁华人的切身利益,而且还使人怀疑我们对本邦的传统忠诚,虽然我们之中已有许多人以马来亚为永久家乡》。

除了陈祯禄外,马华公会的起发人也包括当时的官委华人立法议员。他们是余有锦,李孝式,邱德懿,杜荣和,杜观发,李焕文,梁长龄,廖光汉,陈修信,胡家濂,梁宇皋,林开成,李长景,杨旭龄,温林鸣凤,伍瑞琴等十六人。

首任委员会名单如下: 会长陈祯禄,义务总秘书杨旭龄,财政邱德懿,立法小组委会主席林开成,政治青年妇女小组委员会主席李孝式,宣传小组委员会主席陈修信,社交慈善及文化小组委员会主席梁长龄,财政经济小组委员会主席邱德懿,劳工小组委员会主席李焕文。马六甲、其他九州和槟城分会主席,为当然副主席。

从上述的名单看来,马华公会最初的领导层并未有广泛的群众基础。陈祯禄,梁宇皋,杨旭龄,李孝式,邱德懿及其他人俱是有地位商人或与大生意有关系的专业人士。大多数是受英文教育者,并未与华人社会的基层有重大的联系。但其中最重要的一点,是他们与英国当局有密切的联系,必须注意的是,马华公会不像巫统,不是专门成立来保护和促进华社的利益,这只是它的重要宗旨之一。

而且,创立初期的马华公会,并不是一个政治团体,它更像是一个民间的NGO。只是到了马来亚谈判独立的时候,英国殖民政府需要马来亚三大民族都有代表赴英国谈判,马华公会才顺应时局,改换成为政治团体而已。

今晚就说到这里,明晚将继续跟大家开讲,马华公会如何由一个售卖福利彩票的民间团体,蜕变成为联盟政府里头,唯一代表马来亚华人的政党。

谢谢大家。晚安。明晚见。

by:Mask Man

Advertisements

Posted on 三月 2, 2012, in 馬來西亞的真實歷史, 马华春秋(上). Bookmark the permalink. 一条评论.

  1. 期待你的续集,太棒了。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