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仙•老虎•狗》——(十六)


我有一个欧亚混种籍朋友迈可派克,娶福福州籍老婆,对我闽人很有观察与研究,他曾经跟我谈起福州人发达的五部曲。他说,福州人一旦暴发,第一件要事是从头到脚都穿白色衣物,然后买一金光闪闪的劳力士,再下去就是找一辆马赛地,盖一栋又大又难看的房子,最后是娶个小老婆。

当时我跟他补充了一点,他不知道很多福州人有了钱,也很往上流社会爬,但愿有朝一日够请到道席部长来家里吃一顿饭,喝一杯茶,让邻里看了羡慕一番。

大粒人来家里吃饭,那是天大的面子,过农历年的时候,首席部长循例都会来到诗巫拜访有钱人,挨家逐户拜年去,而每年过年也是这批社会毒瘤出丑的时刻,大伙竞相跟在首长车队后面,我去你家,你到他家这样子,首席部长拜了一整天的,吃了十几次的饭,吃来吃去却是跟同样的几个人进餐,只是换了主角和场景,配角看来看去都是记者眼里的跳梁小丑!

平时这些富商骄生惯养,有规律的生活起居习惯到这几天就被破坏无遗,从早跟到晚,大小便都要忍住,连屁都不敢放一个,生怕放走财气,有的人跟到生病的时有所闻。

我曾经问过陈则颂,为什么这么喜欢邀请首席部长来家里吃饭。他说,这是光宗耀祖的难得机会,何况一年只有这么一次吧了,首长到家里吃了一顿饭,以后就会整年都有好运气跟着来了!所以说嘛每年一顿饭,非得大力争取不可!

难怪这么多有钱人趋之若鹜啦,原来其中大有文章在。

今天的当红炸子鸡陈伯勤,未发迹以前倒了好几次,现在有了钱,买了一架私人喷射机,何止学请首长来家里吃饭?大家可以在新加坡吃中饭,到香港吃晚餐,而且不必预订机位,要走就走,有谁够他威风了?

另外一个曾经挟款私逃的印尼富翁黄双安,当年穿着一长达膝盖的篮色短裤,在民丹莪诗巫之间跑船,欠了一屁股赌债,被人追到无路可走,结果是把别人的船只卖掉,跑去印尼,曾几何时,给他捞得风生水起,发了大财。

黄双安发达的新闻不径而走,连带本地姓黄的同宗都觉得与有荣焉,赶快把他棒,利用报界替他宣传,指上九霄。

我们华人除了生就这副賎骨头以外,也很懂得搞社团。华人公会之多不可胜数,有了姓氏公会,还要乡属公会,然后再来个社团联合会,甚至于联合总会,再上去还有世界什么什么的总会。

有了社团公会,就有人争着做会长主席之类,大家为了争第一,把什么团结的精神都抛诸脑后了。

我父亲一向都不喜欢参加社团公会,可是却被人拉去当了几次炮灰,在世最后的几年还是一直劝我远离这些是非圈。他最引以为憾的一件事情,就是被牵入闽清同乡会两派相争的漩涡里,被堂弟刘邦光误会以至冤枉。

当年刘邦光担任闽清同乡会的财政,据说时常挪用公款给自己方便方便,反正同乡会大把钱,少掉了一些也没有人注意,后来给其他的会员知道了,由我舅父黄培桃发动,把刘邦光等人拉下台,可是后来刘邦光却把这笔帐算到我父亲头上来,我还是在外辗转听到这个消息,回家问我老爸,他却嘱我不可跟小人一般见识。

事过多年,我还会时常听到刘邦光仍在说我老爸的坏话。

普天下若说还有第二个人会跟我老爸过不去的,大概只有落魄银行家林鹏崧了。当年林家兄阋墙,闹到官里,林鹏寿找我老爸去林鹏崧那里说项,希望双方能够化干戋为玉帛,可是林鹏崧不领情,还要骂我教老爸“干心被林鹏寿利用” ,后来我跟林鹏崧谈商广告,他在我前面要骂我老爸,惹得我一肚子火,我跟他说,我是来谈生意,我爸往在华侨路,你要骂他,请你去他家里找他。 “我说完就要放弃他的广告,他却是不肯让我离开,还威脋我若是踏出公明银行一步,就永远不必再回头找他了。

我临走时他还在叫骂:我不给你广告,看你什么时候饿死!

一不想我少了公明银行的广告,非但没有饿死,这些年来反而是越吃越胖了。

大家相信,不管是什么样的人,跟福州人在一起,日子一久,就很容易被同化掉。古晋北市市长尤索夫哈尼化,在诗巫执教鞭的时候搞师生恋,娶了福州籍女生为妻,也学会了一些福州话,连带很多坏习惯都给他学会了。

有一年我被报社调去古晋采访一些大场面,拍了一些哈尼化跟道席部长在一起的照片。后来这个市长叫我放大几张,还要我镶金边镜框,我把照片送去,顺便把发票递上去。市长一看,跳将起来,大叫:要钱的吗?怎么不是免费赠送的?我从来都是不还钱的!结果我当然是血本无归,赔了一笔。

我们福州人,不管有钱没有钱,都很喜欢拍马奉迎,穷人想巴结富人,富人要巴结有权有势力的官员部长之类,只不过有钱人比穷人更懂得拍马屁,因为他们很会看风使舵,那一个达官显要一旦失势,立刻把船头一转,蝉曳别枝去也。

拉曼耶谷在位的时候,呼风唤雨,去到那里戴承聚,林鹏寿、张晓卿等等,每天都会高唱“我在你左右”。一旦下台,旁边的马屁精忽地都莫名期妙的失踪了,原来他们都去拥护新的首席部长泰益,害得耶谷只好偷偷的问“今夜你会不会来?”

黄顺开在人联党与耶谷决裂之后,曾经公开表示很难与后者合作,不过,当有人问他在耶谷的州内阁呆了十多年的日子,到底是做什么来了,他却回答不出。

当年耶谷每年都要出国打高尔夫球,每次出国都有一大群腰缠万贯的马屁精跟在后头,张晓卿跟去替耶谷拿雨伞遮太阳己是球坛旧闻,打玩十八洞之后去吃饭,连饭菜钱都要争着结账,有一次在台北豪华夜总会,张晓卿据说差一点跟许如衡争着还钱争到要玩铁公鸡。

耶谷行将退任,打算做州元首,诗巫高尔夫俱乐部要为他送别,特地举办一场球赛纪念他。俱乐部会员们开会研究如何部署欢耶谷大驾,单只为了讨论要给那一个会员去替耶谷开车门就争得面红耳赤。根据执委黄良迪,当时至少有三个人在竞争,丁明惠是会长,他说他是理所当然的人选,戴承聚是队长,他说在球场上,队长的权力比会长大,所以应该让他去开车门。陈则敏是筹备会主席,他说照理要轮到他去开,大家争得不亦乐乎,差一点闹翻开脸。结果是大家都不必争,耶谷的车门让他的保镖去开,这个开车门之风波,才告结束。

说到拍马屁,也就是福州人的“扶拎扒”刘会湘的一个见解可是一针见。他说,那两粒东西是很脆弱的,要小心的的去“扶”它们,若是一个不小心,“扶”得重了,它们会痛的,那时候可是马屁拍不到,却拍到马屁股上面去了。

有一年刘会湘的婆罗州邮报跟民行党的张守江律师惹官非,输了一仗,赔偿几万元,心痛得不得了,下令今后诗华日报跟婆罗洲邮报不得刊登任何有关张守江的新闻。有一天,一个新来的编辑把张氏的言论刊在首版当头条新闻,刘会湘立刻召集编辑会议,把他们结实地给教训了一顿。他说:把敌人的新闻刊出来,就好比屁股给人家玩了还不过瘾,还要把两粒宝贝拉高一点让对方插得更深进去?

福州话里头骂人的精华,我的华文表达能力不够万一,可惜!可惜!

《神仙•老虎•狗》——(十七)待续…..

by:fb刘世久

Advertisements

Posted on 三月 1, 2012, in 神仙•老虎•狗. Bookmark the permalink. 留下评论.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