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仙•老虎•狗》——(十四)


砂拉越人民联合党在五十年代未期创党之际,标榜着反殖的旗帜,走左派路钱,很得普罗大众的爱戴与支持,曾几何时,领导层人物发达了,渐渐觉得金子和银子到底比理想与主义来得可爱。

人联党在六十年代以狂风扫落叶的雄风控制了地方议会,三大城镇的议会都是人联的天下,当时的联合党,随便派一个阿猫阿狗竞选都会胜出,多名党领袖做了议员,深谙官字两个口的含义,很快摇身一变,从群众中出来,向资本主义走去。

六十年代,我还在读高中,对政治一窍不通,也不知道为什么这么多人那么响往从政?直到很久以后才略微摸索到一丁点儿的其中奥妙。原来,不论是“从政”或者是“参政”最终目标还是一名老话“条条大路通罗马”,不过这儿讲的是发达之路。

我家从南村搬来市区,买了一栋排屋,装修完毕,向市议会申请批准证以便居住,议会派了黄和顺议员来查验,先父带我一起陪着黄大人到处看,那时我未做记者,只觉得这个议员架子好大,他带了一个看样子只是个小职员的年轻人似模似样的这里敲敲,那里打打,语气严竣地对我父亲说很多地方都不合规格,要我们从新做过之后再去申请。先父是个学者,不会转弯抹角,立即找来工匠把有毛病的地方做好了,再向市议员申请准字。

黄和顺又来了,还是像上一次那样,凶巴巴的,一脸神圣不可侵犯的模样,害得我老爸战战竞竞的陪伴他从屋前看到屋后,到处指指点点,还是一名:不合格!这回老爸着实有点慌乱了,赶紧把皇牌“空头王”范培绥找来,因为屋子是他介绍的,要找他问个究竟,看看到底毛病出在那里了。

范培绥来到家里,问清来龙去脉,恍然大悟,连连指着老爸直笑你们到底是拿笔杆子的人,一点变通也不懂,下次议员来查验时候塞一个红包就什么样的问题都解决啦!

后来,议会工程组主席黄和顺三顾茅庐,这次老爸子学了乖,立即把预先准备好的五十元偷偷递了过去,然后只见黄议员仍旧是一副道貌岸然的样子到处巡视一遍,面带微笑,很是可视的样子跟父亲点点头说可以了。

黄和顺后来官运亨通,做到国会议员。他是国泰影业在本地的代理员,相信月薪不会超过五百元,可是腰缠何止万贯,在新加坡、英国,美国,到处都置有产业,而且在许多大公司里边都拥有相当大的股份,还是本地区数一数二的启德行集团董事,是个很有办法的人。

有了钱,自然而然就会寡人有疾起来,黄和顺还是国会议员的时候,曾经是被他老婆抓奸在床。原来他老婆刘凤妃是个接生妇,平时多在产院照顾生意,做老公的一向以正人群子的姿态出现,她自然不会对他有过怀疑的念头。直到有一天下午她因急事赶回家里,才揭穿了一宗奸情。

刘凤妃那一天回到家里,赫然发现老公黄和顺躺在床上,抱着一个裸女,两条肉虫赤虫虫的相拥而睡,仔细一瞧,原来枕边人拥着的狐狸精却是自己十八岁的养女。后来黄和顺在老婆发恶之下和盘托出,原来他的养女在十四岁的时候就己然被老色鬼霸王硬上弓夺去红丸。黄和顺身为国会议员之尊,不可能在外头胡闹,老婆专心工作,冷落了老公,只好在油瓶女身上过过瘾,没有什么大事嘛。刘凤妃原本气在头上,一听老公这么说,心软了下来,要黄和顺把油瓶女遣走了事。

后来,黄和顺真的依言把养女送到古晋去“读书”其实是把她寄托在一位远亲的家中,自己趁着去吉隆坡开会的时候路过古晋还可陈仓暗渡。

不知道是不是传染病的猖獗,本地好多位国州地方议员都像黄和顺一样相继惹上了风流病。刘会洲的下流已不是秘密, 这里不再赘叙。另一个国会议员孙春德医生,也是相当出名的好色,他时常籍著替病黎看病之际,施展安禄山之爪,对软弱的妇女之辈展开轻薄,多数妇女碍于颜面,只得忍气吞声,任他逞一手足之欲。直到有一趟上得山多了,遇到了一个新婚少妇头痛来看病,孙医生重施故技,一手忙着摸她胸部,一手寻幽探秘,伸到少妇挑源重地去了。该少妇不甘受辱含泪逃了出来,在会客室等待的老公问过究竟,愤而将孙氏诊室的摆设物掏个稀烂,带了老婆去到马来西亚日报召待记者去了。

第二天,报纸把孙春德的缺德医绩登了出来,引起一阵子的騒动。后来大马医学协会展开调查,孙医生当然不认帐,指马报制造新闻吧了。医协接着要起诉报社,不过马报找到受害人的两夫妇,他们答应挺身而出作证,各造才息事宁人。不过孙医生的糗事却已不径而走,传遍乡镇各地。

副首席部长黄顺开医生有个远亲黄顺舸,第一次竞选州立法议员失败,第二次由于他的强劲对手张昌资律师退出竞选才有机会入选。黄顺舸原乃执教鞭的,自忖生就一副可潘安比美之貌,一向风流自赏。在学府中时常传出与未成年女学生有染的丑闻,曾有一度他的老婆受不了他在外头胡闹而自杀过。不过他不因此而收敛,反而变本加励,越发风流。

为了继承黄家政治大业,黄顺舸辞退教职,由堂兄黄顺开介绍进入德大金融做经理。做了立委之后,不但不改风流本性,还变本加励,连属下的女职员都搞上了。据他一个职员说,他看上了一个巫籍女员工假意要学国语,要她教导,然后在办事处就地解决了她,后来觉得窝边草都吃掉,有点连兔子都不如的样子,就想动女记者的脑筋,写这一段的时候他与一女记者正是打得火热之际,两人公开出入成双,羡煞一些想向上爬的女同行。由于未知他俩如何完结,我只能套用一句武侠小说惯用语,欲知后事如何,且听下回分解!

且说政途上崎岖不平,甚是难行,黄顺舸是金融公司行政人员,本地金融法令阻止他在政治域太过活跃,当他还是人联党青年团团长的时候,党内有个严建安大学毕业刚回来不久,正是踌躇满志的时期,可是人联党上下内外排队要往上爬的人们不知有多少,要输到严建安还得好一段时间,不过听说严某有点才华,很得老大阿开哥的欣赏,所以爬得快了一点。

严建安曾经不止一次在新闻界谈论黄顺舸有触犯金融法令的嫌疑,黄顺舸也不经意的听了去,不外就有黄顺舸退位让贤的消息,严建安就被选为青年团团长了,不过他这个团长不好当,黄顺舸被逼退位,一直怀恨在心,伺机报复,后来还是他的死党,国会议员刘会洲出了一个苦肉计,叫人模仿严建安的笔迹写了一封攻击黄顺舸的匿名信,连黄老大都一时不察中了计,好一段时期严建安被黄顺开打落冷宫,不见天日。不过很快老大也有点怀疑是否有人会笨到亲手写匿名信?当然政坛本来就是虚实难分的地方,一切都有可能发生的。

黄顺舸跟刘会洲一州一国两议员在各方面都是最佳拍档,由于选区一样,时常结伴下乡访问选民,而且还会带领一批记者同行拍照宣传。不然没有人知道他们曾为选民服务。据几位记者说,他们两个虽然贵为民选议员,人品行为却是令人不敢恭维。每次下乡,他们俩都很喜欢在有记者同行的时候吹嘘个人的风流史,而且用词比江湖下三滥的地痞流氓还大胆露骨,看到女记者听到皱眉头了,他俩却是越讲越过瘾,直说得口沬横飞而不自知。

现在的人联党着重于拉拢专业人士,打算改掉党时期那种混杂不齐的素职,犹记我刚做记者的头两年,每个月最后一个星期三都很喜欢去市议会轻松一下,看看没有读过书的市议员的笑话。当年最受欢迎的“议员”首推林石狮,他一站起来,旁听的记者们就立刻打点精神等着看热闹。原来林同志除了厦门话以外,不会讲华语或者任何语言,但又喜欢发表高见,他每次开腔,一定不忘他的口头禅“干尼老母啦!……”有时侯一些议员同志打瞌睡,我们拿起长镜头想拍摄精彩画面,主席赖汉懦立刻陪笑,希望大家高抬贵手,散会后喝杯茶啦……

《神仙•老虎•狗》——(十五)待续…..

by:fb刘世久

Advertisements

Posted on 二月 29, 2012, in 神仙•老虎•狗. Bookmark the permalink. 留下评论.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