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仙•老虎•狗》——(十二)

打从高中毕业开始,我就已注定这一辈要吃新闻这门饭,高中会考完毕第二天,母亲凭着先父与新闻处长池家桂的交情,要我去政府新闻处上班,在新闻处办事处坐了一整天,没有人睬我,好像我是透明一般,早上八点坐到下午五点,我第一次做了傻瓜,第二天我就炒老板的鱿鱼不干了。后来断断续续读八号跟九号课程,会考刚刚结束,看到诗华日报聘请编辑的广告,跟父亲说了,就写一封应征信,不久,诗华老板刘会湘就叫我去面试,给了一则路透社新闻稿,要我绎成中文,看了绎稿,刘会湘当场录用,月薪两百大元,讲明试用三个月,试用合格加薪三十。

我进诗华,是填补一位被抓的政治犯蔡存营空出来的位子,不久之后,蔡某被释放,几个编辑部同事,包括主编徐源福、谢国文及江绍诚,联合向老板请愿,希望再把蔡存荣请回来,刘会湘不肯,他们逐迁怒于我,不肯再教我怎样写标题,后来徐源福等人以集体辞职要脋,岂料刘会湘不为所动,结果他们只好硬着头皮离开诗华,屈身于由另一个诗巫叛徒黄耀明所创办的砂罗越商报。不久,商报关门大吉,徐、谢二人还是吃了回头草。

在诗华日报不到一年的岁月,我在没有人的指导之下,糊里糊涂地当了国际版编辑,每天中午上班都要聆听刘会湘教训,不只我一个,而是编辑部中每一个人员都一视同仁无一幸免。当时刘会湘还没有开菜馆夜总会,全部的精力都放在诗华日报,吃饱无所事事,每天中午以教川编辑记者为乐。我们不厌其烦,大家为了保住饭碗,只得敢怒不敢言,心中却是一在向刘会湘祖先请安。

我被骂了几个月,心头火苗是越发是炽热,终于有一天骂回老板,我在标题用了“人心叵测”这个句子,排字房没有“叵”这粒铅字,排字员在老板面前告我一状,说我时常标一些“不明不白”的字来为难他们,刘会湘一看我的稿子,火了,把我调到他的办事处,指着我直骂你他妈的写什么“人心叵测”,谁看得懂啦? ‘当年我还是天不怕地不怕的黄毛小子,平时忽气吞声只不过是为了尊重老板,到了忍无可忍的时候,也是会反击的。起初我还想解释说那是句成语来的,他硬是不听,后来我只一句话就说到刘会湘哑口无言,老羞成怒。我问他:我读到高中九号,你呢?当然那个时代大学生不多,九号生就很威风的了。

第二天我到会计领了双薪,拿了四百六十元,离开了诗巫日报。事过多年,刘会湘还以为我是为了当年这件事怀恨在心而不喜欢他。

还末进诗华的刘会湘,曾经做过板厂经理可是失贩了,后来去林那美洋行做推销员,可是一般生意人一看他这个昂然七尺的大男人这么没有出息,都不跟他订货。

推销员做不成后,刘会湘才会进诗华日报当经理,也是命中注定的,曾经有一段时期其他的纸报相继倒闭之后,剩下一门独市,就这样奠定了今日诗华的地位。

我在诗华的时候,刘会湘已经做了董事经理,他的老婆陆代妃每天下午都会到办事处收当天的报纸零售的收入,而且他公婆俩还特别交代这些钱除了他俩,别人不准处理。按照当时诗华日报宣称的数目,每天零售一千份以上,一份零售卖三毛钱。那么刘氏夫妇每天最少进账三百元以上,六、七十年代的三百元可以卖一辆电单车了。后来他的一个忠臣林功忠告诉过我,刘会湘这些钱有九十巴仙以上是进了自己的口袋,因为他知道刘会湘开股东大会的时候都是报少进帐。

跟二哥刘会干,四弟刘会洲一样,刘会湘也是色鬼一只,可是他老婆是跟得夫人,他去那里,都要高唱我在你左右,他只好在窝边的打主意,有一回诗华记者刘贤盛看到他在诗华日报办事处里压住一个巫籍清洁女工在玩成人游戏,宣扬了出去,很不开心。后来找个莫须有的罪名叫他滚蛋。

刘会湘属下的报纸很喜欢挖人痛脚,刊登别人的丑闻,他本身最为市民津津乐道的莫过于他强迫大儿子刘利宏吃死猫的一宗旧闻。

原来刘利宏长得乃水一般雄伟高大,只可惜是是属于四肢发达的那一类,刘会湘有个女秘书黄燕渊,也是他的情妇,俩人时常到放工后加班,把办公桌当阳台,增加生产量,也时常被清洁阿婶撞破好事,到了儿子男大当婚的时候,刘会湘就想到肥水不可外流,打定主意,要儿子把他的情妇娶回家里,既是自己的媳妇了,必要时又可以拿来压压火,一举数得,很是化算。

刘会湘逼子成亲那一晚,他的老婆一味反对,却又不能把理之以口,黄燕渊不亏是豪散女一个,何况以前还退过一次婚,看到未来的姻母这么固执,火气一大,就骂她是不是为了她跟刘会湘有染的事给她知道了,才一味的反对?

刘利宏一听,原来老爸是要他吃死猫来的,就提议把婚事押后或者取消,他对儿子说,若是不听话,立刻搬出去住,婆罗洲邮报跟木山总经理的职权全部都交回来。

这条漏网新闻还是黄燕渊事后跟朋友吹嘘的时候说出来的,由路边社辗转传到我的耳朵,黄女婚后三番两次的流产,刘会湘差一点做不成公公。后来还是把他俩分开来,叫儿子去木山长住,媳妇到新加坡修养,千辛万苦生了一个女儿,只不过身份倒有了一点点的暖昧了,到底是刘会湘的孙女呢?还是他的女儿?不过这一点并不重要,有了后代就好。

刘利宏后来木山经不当,锻羽而归,专心管理婆罗洲邮报的业务,并且延续乃父作风,时常也会传出女职员的艳闻,不过他的血液里边虽然流着刘家的风流基因,却是比老子逊色得多,时常被人当菜头来砍,有一次事情闹将官府。因为有个女职员的老公找到他办公室去算账,可是他死不认账,二人打了起来,后来还是赔偿女家一笔遮羞费,庭外和解了事。

据说刘会湘跟朋友聊天,提起长子,总要摇道太息不己,他的一句口头禅是:我一生最大的错误就是生了这个儿子了。他的次子刘利升读法律,回来后也进诗华集团,更加不懂事,遇到拗不过人家的时候就用自己的衔头来欺压对方:我是专业律师,知道吗?

刘会湘“上岸”之后,毕竟也离不开名利的纠缠,跟其他有钱人一般,整天想上报出风头。我还没有见过有人能够参透名枷利锁这两关,而且名与利总是分不开来。有了钱自然就会想出名,很是灵验,每逢首席部长抑或州长之辈到访,刘会湘必然也会穿上西装去机场加入迎送生涯之列,而且风雨无阻,每次他跟大粒人握手的照片,也必然要刊在最显著的版位,这样子多登几次报纸,就俨然以社会名流自居了,反正其他名流大部份同样是老粗出身的暴发户,大家龟不笑鳖。

我刚刚进报界的时候,跟几位同业筹组了一个新闻从业员协会,最初时诗华日编采人员怕老板不高兴,没有一个人敢入会方我们只好邀请刘会湘出任第一届会长,不想这一任就上了瘾,其后二十多年都以新闻界老大的身分垂帘听政,会议要在诗华召开,宴餐非在刘会湘手下的国都酒楼举办不行,有一次新协轮到马来西亚日报执行董事黄孟禄任会长,把年宴订在别人的餐馆,弄得满天神佛,加上刘会湘手下扶拎扒的脚色居多,直把一件小小的事情闹到鸡太不宁。

有一年我联合一群记者,在新协选举时拉票,结果全部报委清一色由记者出任后,来诗华日报连日以显著版位展开人身攻击,诬赖我们利用公款去“快乐旅行”不过后来刘会湘一家大大小小都入主新协,利用新协的款项中饱私襄,却是一字不提,到了八十年代,刘会湘动议修改章程,把全部报馆工作人员的身份都变成新闻从业员,加入新协,个个都可以出任该会会长,以致后来新协在社会上闹出许多笑话,不在话下。

我曾经奉劝刘会湘看开一些,把新协职权交予真正的新闻从业员,因为他是报社老板,患不着跟小辈去争风吃醋。他听了不以为然,说道:他们这一批傻瓜懂什么鸟?首席部长请新闻协会吃晚饭,其实是要请我来的,可是他们却偏偏自己几个人把请帖分了去吃,害得首长时常问我怎么没有去吃饭,实在不像话!

后来马来西亚日报同工不想一直仰人鼻息,全体退出新协,刘会湘一家人不事自我检讨,还把罪名推在我的头上,仿佛我刘某人可以在马来西亚日报里边呼风唤雨一般。后来,他的一个亲信告欣我,刘会湘一直都认为马来西亚日报上下本来一切都以诗华日报马首是瞻,若非被人扇动的话,那里会弄到集体退会?

刘会湘为人虽然混蛋得很,却有他过人之处,他的脸皮特别厚,尽管连初中文凭都没有,却能够出任高等学府监学,甚至董事长的职位,而且爬上讲台敢以带有浓重福州口音的华语、英语,以及国语演讲,听得台下学生捧腹哄笑不己。他兀自不懂收敛,他的台风放眼看去,也唯有林鹏寿跟他不分伯仲。有一年,林鹏寿以篮总身份滔滔不绝的向观众展开疲倦轰炸,而且越说越投入,以致讲了一个多小时还不知道休止符在那里。观众听到不耐烦,全部拍掌喝倒彩。林鹏寿却是一点都不慌不乱看到观众拍掌抗议,就暂停讲话,等到全部的人手掌拍累了,静了下来,他继续再讲,这次没有人敢示威,只好乖乖的等他讲到过瘾。

为了一儿子刘利宏的经营不得法,以致刘会湘在木材业的第二个机会飞不起来,心中一直郁郁不乐,甚是遗憾,尤其是澈底失败后被侄儿刘利康的奚落之苦痛,更是恼人。有一次我在咖啡店跟他相遇喝茶,问起木山情况,只能勾起他的重重心事,摇头叹息不己。

多年以来,刘会湘的一个嗜好却是历久不衰,他很喜欢叫属下编辑记者去跟有权有势的人道歉,报纸刊登了得罪有钱人的新闻,他不敢自己承担责任,却叫编辑或是记者去问人陪罪,其中最有名者莫如六十年代未期,一个编辑卢忠群转载了一篇有关林鹏祥娶了香港九流脱星范丽做小老婆,刘会湘怕林鹏祥发脾气,把卢忠群送到林宅致歉,害得后者差点被打死。

替刘会湘做事,须知他的钱吃不得,平素公司的钱只有他吃得,别人最好想都不要去想,因为他有一招赶尽杀绝的杀手锏:在显著版位登个广告,反正不必钱的,可以一连登上几天,让你再也见不得人,到了后来,连照片都印出来,看你往哪里跑!诗华日报有一位广告员林忠良,时常捐款做慈善,俨然以名流自居,还不时见报,不明就里的读者看了还以为诗华的广告员都是月入万元的角色。后来,夹款私逃,刘会湘把他的玉照登了出来跟他算账,大家才恍然大悟,原来他一直是慷他人之慨!

《神仙•老虎•狗》——(十三)待续…..

by:fb刘世久

Advertisements

Posted on 二月 27, 2012, in 神仙•老虎•狗. Bookmark the permalink. 留下评论.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