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仙•老虎•狗》——(七)


林家老三鹏祥曾经做过芝麻小官,那是本州尚未独立以前的事,七八十年代,我由于跟他两个儿子交往,时常去他家打麻将,从而进一步的认识当年的不管部长及爱化青年体育部长。

林鹏祥虽然没读过几天的书,也不太懂得做生意,除了好色,脾气坏以外,他可是个无伤大雅的人,无所做为,他信任的手下员工胡搞,自己吃饱伸手等钱用就是,到了七十年代两个儿子履忠履茂学成归来,接管板厂,发现公司一直没有什么赚钱,原来毛病出在一个老家伙最信任的手下。两兄弟大刀阔斧把他开除掉,公司就赚钱了。其后小儿子履茂限制林鹏祥的零用钱数目,要做爸爸的节终开销。后来林鹏祥老泪纵横的跟人叹息,欣说临老还要看儿子脸色花钱,做人没意思。

林鹏祥做部长的时代可是官架十足,家中请有警察站岗,还有私人保镖二十四小时跟着,到今天仍然如此。一辆美国进口大房车跟马路差不多阔,每天中午到公司“上班”还要女秘书在大门等着替他拿公事包。

我有一个女朋友曾经去他公司应征女秘书一职,过后告欣我,林鹏祥不问她覆历,只顾一味说着黄色笑话挑逗她,还用各种下流动作引诱,几乎把她吓坏。

林鹏祥有两个明媒正娶的老婆,各有所出。一个拉仔婆也替他生了一个女儿挑丽丝。六十年代还把香港一个第九流脱星范丽金屋藏娇,自觉很风光。当年诗华日报转载了一篇有关林鹏祥娶范丽做情妇的新闻,那位编辑就差一点点被他用手枪轰毙。范丽也替他生了一个女儿珍妮,母女住在加拿大。

林家大老婆沈氏不齿老公的风流行为,到处宣扬他的丑事,老夫老妻整天在呕气,有一次林鹏祥的一架车坏了,送去妻舅车行,修理费将近五千元,他看了单据,责骂老婆说她姐弟联手砍他菜头。两人关系闹得很僵,几乎要离婚。当时鹏祥已是空心老倌一个,老婆手上私房钱,却有几百万,经过一番衡量,这个婚离不得,只好低声下气,忍了下来。

过了不久,有一次鹏祥出门回来,发觉老婆不在家,睡房又被锁住,只好去游艇上睡觉。其后多天,大老婆一直不睬他,两公婆成了冷战夫妻。直到有一天过中秋节,鹏祥回家哭哭涕涕向老婆欣苦,说她狠心,为何连他生日都不叫他回家吃面,沈氏回称:我昨晚煮了寿面,你自己不回来嘛!老夫老妻相拥而泣,自此结束冷战。在船上睡觉的那段日子,林鹏祥每晚看录影带打发时间,几个朋友被拉去陪他看到天亮,苦不堪言。

林鹏祥吃饱闲得发疯,玩物丧志起来,家中养了不少猫狗金鱼,满园子的胡姬花,每天不厌其烦,可以花上一整天的时间打理花圃,他虽然没有生意头脑,却有惊人记忆力,可以记得家中几百条金角身上每一个斑纹,几千朵胡姬花的模样,访客若是弄坏他的一花一草,他会生气几天吃不下饭。

我们在他家打麻将,下女定时捧来冰涷燕窝给林鹏祥,各人没有份,只有干瞪眼,看着他吃得津津有味吃得然有声。有一趟,一位睹客问他为何客人没有燕窝吃,他说我出冷气出地方给你们玩,说不定还要输钱,给你们燕窝是没得商量的啦。

林家兄弟争案中,林鹏祥站在大哥鹏寿这一边才维持半斤米两的局面。有一次我为福华银行董事拍照,林鹏寿与几位董事闲聊,说到缺席的鹏祥,他说,当年为了拉住鹏祥,一直要应付后者的威脋,动不动就要拿几百万给他花用,不然鹏祥就要倾向三个小弟的阵营去了。后来鹏寿这一边赢得官司,停足拿钱给鹏祥,后者果然倒向鹏嵩那边。不过当时鹏嵩己是泥菩萨一个没多大做为了。

林鹏祥有一把渡金的象牙柄手枪,随时带在身上,他有两次用来恐吓新闻工作者的记录,一次是做部长时期,诗华日报编缉卢忠群因为转载一则有关他把脱星范丽金屋藏娇的消息,他要诗华老板刘会湘交人,刘氏把卢忠群送入林府,给鹏祥用枪指在头部,挨了一顿臭骂,吓得屁滚尿流,幸得林鹏祥在手下规劝下收起手枪,才未搞出人命来。至于那个倒霉的编缉,后来被调到古晋工作,不久就投笔从商,不玩了。

另外有一次,他又叫马来西亚日报的一个记者黄文声滚蛋,在他的办公室里玩着手枪叫骂,原来当时林鹏祥正值宦途崎岖,左右不得意之际,他原属的砂华公会解散后加入人联党,却碰到人联打算改换形像,到处绍纳专业人士,林鹏祥大字不识几个,就被清算。他退党后把人联党恨得要,训令属下马来西亚日报不准刊登任何人联党的新闻。

有一天,林鹏祥通知马来西亚日报,要他们派一个记者,在第二天清晨到飞机场拍照,因为他要去迎接黄顺开部长,报社派了一个新记者黄文声负责采访,黄群听,为老板不是开玩笑,就是脑筋出了毛病,因为前几天他刚刚叫人不可刊登人联党的任何动静的嘛,所以他决定不去,继绩睡觉。林鹏祥要去接部长,恓性了清晨睡懒觉的大好时光,就是为了出风头,岂料被一个刚入行的小记者耍了,越想越气,立刻赶到办事处,命令马报总编辑黄生光及主编余华显把不知天高地厚的小记者带去受审。

林鹏祥很讲究排场,当年未有录影带,他除了在家中草场上放映露天电影之外,也爱上电影院,每次看电影都要买下前面两排的位子,带了一大群亲戚朋友浩浩荡荡的去看戏,据说他很怕被人暗杀,所以要几十个人前后左右保护着他。他最喜欢丽都戏院前面,霸往了半边马路,很是威风。

林家诸兄弟都很风流,鹏祥尤其出,早年好玩电影明星,大凡来本地台的明星都是他的入幕之宾,他不去酒店开房,而是把他们带到他公司的游艇,月夜泛舟,很是风流快活。

很多男人自命风流而不下流,这只是自欺欺人之谈,我们阿祥哥可吃这一套,只要看得上眼的都照单收下,管你是家禽还是野鸡,有一趟,他又想摘星,要打台湾名歌星尤雅的主意,把尤雅请到游艇去玩,还叫了几个记者随团访问,我也在被邀请之列。

尤雅当年还是打着“纯清玉女”的旗帜来本地登台,连妈妈都带来了。阿祥哥在船上眼看是下不了手的,只有强忍着,一本正经地陪尤妈妈等人讲解拉让江风光了。

星儿摘不到,阿祥哥身旁却有两个妙龄手女,长得相当动人,神态间跟阿祥哥异常亲慝。当时我看在眼里,只能说在心里纳闷到了好久以后才听祥嫂及二妞的来历。原来他们原是丽都戏院旁边的一间咖啡店榴园老板的女儿。林家一个远亲黄启尧恰好跟二女也有一点亲戚关系,知道阿祥哥的寡人之疾,就游说父女把他们“介绍”了给他。据祥嫂说,祥哥是花了四千块钱而一箭双雕的。黄启尧原是五十年代一家影楼号东的儿子,自从拉了一次皮条,就给阿祥嫂骂成乌龟了。

今日的林鹏祥或许已是夕阳无限好,毕竟可是做过官的人,官架子历久不衰,我刚做记者的时候不知道有钱人酷爱出风头,有一次没有替他拍照登报,无意间得罪了他,给他辱骂了一顿后,后来给他大哥鹏寿知道了此事,自愿充当仲莲,要我们言归于好。

后来我依约去林鹏祥的办事处,循例在会客室苦等三个钟头,千呼万唤,传出来见客铃声,我进去“聆听教诲”个把钟之后,他用手一挥:你可以退下了。临行之前我看见他撕掉笔记部的第一张,侧眼一瞥上面写着“刘世久求见”五个斗大的字,下面又是写着另一个“求见”的人名。

当年做部长的时期,林鹏祥不懂利用官职发大财,大哥鹏寿要他设法争取一些木山开采权,他却说他要做一个清官,不能贪污。这点,林鹏祥随然胜过许多部长,可给亲友们骂成天下第一笨蛋。事过多,林鹏寿还在骂他傻。

别人做官是在找发财的机会,刘贤镇、邓伦奇,哪一个不是捞得风生水起?林鹏祥后来曾经说过,他做部长不只没财发,每一年还要倒贴几十万。

到了八十年代未期,林鹏祥不管事业还是声誉都己然有走下坡的趋势,他失去马来西亚日报的控制权之后,连上报的会也相应的减少了。有一次他出席一个小小的宴会,马来西亚日报刊登了照片,却是把他的大名给漏了,很是光火!叫人转告该报执行董事黄孟禄跟总编辑黄生光两位,说他林某虽然风光不再,但是要对付他们两个,却还是游刃有余!

《神仙•老虎•狗》——(八)待续…..

by:fb刘世久 

Advertisements

Posted on 二月 20, 2012, in 神仙•老虎•狗. Bookmark the permalink. 留下评论.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