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仙•老虎•狗》——(六)


金钱万能,三岁稚童都懂得,现在的父母兄弟大妻之日也是金钱挂帅,亲情只好屈居第二,近代本地发生了几宗兄弟相煎的案子,而其中最轰动者莫如林鹏寿几弟兄之间的欣讼案,此案在各级法院了十余载单单付给师爷的费用就去了好几百万元。当一九七零年此案在诗巫高庭开审以后,林家就成了市民茶余饭后闲聊的话题与笑柄。

当时本州人民己经开始要求当局开设自己的大学,诗巫的政客也在呼吁兴建新机场与医院,当林家兄弟阋墙案公开了出来以后,普罗大众都会摇道太息不已,大家都觉得林家六兄弟若能忘掉嫌隙,携手合作把钱捐献给社会,让市民享有较美好的民生设施,绝不会遗臭万年。

林家兄弟不和起源于金钱的纠缠,三位小弟跟三位大哥争板厂、银行的股份。弟弟这边由排名第四的鹏崧带头,五六两位是鹏辉鹏钦,入禀法院控折鹏寿、鹏抟、鹏祥三位哥哥。

当三位老大在木桂兰经营锯木厂的时候,三位小弟弟还在英国跟澳洲读书,据一些替鹏寿打工的杂役说,当年的鹏寿鹏祥不像今天的骄生养惯,那时候,他们可以彻夜不眠,守着绑住河边的木桐排,因为一个不小心,让经过的邮轮的大浪卷过来,就要准备随时跳下去把刚被冲散的木桐重新绑紧。

弟弟们“毕业”后衣锦还乡,在哥哥的板厂领干薪,鹏崧还坐进由大哥鹏寿做董事长的福华银行董事局。开会时带着手枪,还不时拿出来把玩着,给其他董事重大的心理威脋。三位弟弟也在当时最大的慕娘木材加工厂分得与三位大哥一样多的股额。后来林家又取得一张银行执照,纪念他们的父亲林子明,取名公明银行,由小的三个兄弟管理,做了十载二十载因为经营不当被收购,连名字都被改掉。

六兄弟阋墙是用慕娘木材做引子,主要是利益问题。不过自法院开审以后,兄弟间互挖痛脚,一切家丑活现在公众眼前。上了法庭,我们才知道鹏崧、鹏辉、鹏钦原来大学并未毕业,报纸上刊登的贺词以及载着四方帽的照片,都是捏照的。后来鹏嵩告欣法官说,毕业照门是拍来安慰年老病重的父母,其后我与林家各兄弟有了生意上的接触,方才知道他们几个是半斤八两,大家动不动就会把法律搬出来吓唬人,以控告别人为乐。

林家阋墙案闹上法庭那一年,我刚进入论坛报,双方都聘请一大推师爷,小弟这边是从英国请来一个女皇律师,每天一大堆人,由啦啦队拥着上法庭,极尽胡闹的本事给我印象最深刻的人物该推王启同律师,他满面小丑式样的表情,坐在前排,不时转过头来向记者抛鬼脸,周得我从此对做律师的很难发生好感。

当时本地两家报社,阵线分明,诗华日报摆日拥护林鹏崧一派,因为该报户口开在公明银行,马来西亚日报董事长是林鹏寿,当然只报导对自己有利的东西,当时古晋只有两家英文报在诗巫有代表,一个是我,另一个是前锋报的林子兴,我们做外地报章通讯员的就夹在中间,每天都会收到双方送来的内回异的“新闻稿”林子兴不会英文,只能原文寄去古晋,前锋报编缉也来者不拒,收到什么就登什么,一时蔚为奇观。

林家几兄弟中,比较会做生意的当然首推大哥鹏寿,按照我们华人的传统,做大的赚钱给小的花使,那是天公地道的事,不过据说鹏崧跟两位小弟弟只懂花钱,不务正业,当然是永远都不够用。鹏寿据说是不堪鹏崧的无理需索后,切断水源,才引致后来的欣讼。

林家这宗欣讼上欣到英国枢密院,一直托到80年代,才全部结束,表面上是鹏寿的一方胜出,但是最大的赢家,却是律师们,林鹏寿曾经告欣我说,全部花了“好几百万”的欣讼费,但是很多人都相信不止此数。

有一次我与前首长拉曼耶谷同机,谈到福州人,说起林家,他告欣我,那宗欣讼案原本可以避免的,他说林鹏寿曾经找他说项,希望能够以首席部长的影响力劝告林鹏崧撤消欣讼。耶谷跟鹏崧谈商时,后者要求州政府封赐一个拿督荣衔,因为两个大哥都有了,而他却没有,若是地位平等了,大家才有得“倾”。不过,事实证明耶谷上了当。因为鹏崧拿了衔头,觉得自己身份高了,要求也更大,不想妥协了。

他被封拿督之后,嚣张得不得了,逢人更说他是全国最“年青有为”的拿督。

我认识林鹏崧,也是由于那次争产案开始。案件开审以来,每天傍晚都会叫他的师爷们拿来一大堆的“新闻搞”要我务必全文照登。我是右手来,左手就丢进拉圾桶,连绩都费事去读它。他还不知耻地对我说:登了我们这些新闻,你们的报份也会增加销路,应当感谢我们才对!

林鹏崧未娶澳洲太太之前,原本就有个情妇,后来把她送去香港,又向政府告密说她是亲共份子,那时的英政府最怕共产党,就把她列入黑名单,永远不得再进砂罗越。澳洲婆聚回来十多年就玩腻了,找个籍口把她休了,又娶了一个纽西兰妇女回来做老婆,对外宣称是法国妹,相籍著法国艺术来提高身分。

他经营公明银行,时常在法律边缘开玩笑。他有一个车夫曾经告欣朋友,林鹏崧利用他的名字向银行贷款五百万,自己申请自己批准,后来被国家银行查到,差一点弄到身陷囹圄,也亏得他想得出,叫次子去追求丁加奴苏丹小老婆的女儿,跟皇室结成亲家,希望能免除牢狱之灾。不过,写这篇稿的时候,他的宝具儿子据说己经被丁州公主抓奸在床,两造在酝粮离婚。倘若成为事实,那么林家失去了皇室的庇护,后事如何,仍旧未知!

我跟林鹏崧生意往来并不持久,只记得他爱好出“三万”平常跟人交往,动不动就以控告人家作为威脋,很像土皇帝的样子。他的公明银行被收购之后,落魄到三餐只能在咖啡店后面的饭摊解决,可是仍旧死爱面子,每天带了一大批瞎眼跟班,装腔作势一番,还以为别人不知道他己经是个空心大老倌!

砂州与马来半岛各州筹组马来西亚联合邦,林鹏寿功不可抹。尽管当时左倾的人民联合党及其支持者大骂林氏,指责他把砂罗越出卖了,时间却证明了他的做法是有远见的。当本州庆祝加入大马25周年的时候,林氏私邸被命名为“马来西亚之家”在一项庆典上,林鹏寿骄傲万分地说:他很高兴看到当年反对成立了大马联合邦的人联党后来都“参政”了,只说得座上人联党要们~包括“中区首席部长”黄顺开在内—颜脸无光,最好地上有个洞让他们躜进去。

林宅当年用来开会讨论本州加入大马的多次会议,所以政府把它列为历史性建筑物。六十年代,林鹏寿发迹后在南兰路路尾兴建的房子,当时算是数一数二的巨宅,林鹏寿在公众眼中或许不是完人,有一点很多政客做不到的是,他不会从一个政党跳槽到另一个政党,当拉曼耶谷劝说他把砂华公会解散后,他就没再加入任何政党。

其三弟鹏祥就不同,砂华解散后,他加入人联党,不过,他在人联党里面还是不得志,很快被迫退党,然后又要跟几个一同被人联党赶出来的过气政客蛇鼠一窝,组织“三匙党”参加大选,不过不成气候。

《神仙•老虎•狗》——(七)待续…..

by:fb刘世久 

Advertisements

Posted on 二月 18, 2012, in 神仙•老虎•狗. Bookmark the permalink. 留下评论.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