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仙•老虎•狗》——(四)

我当记者的时期,朋友很多达官显要社会名流,他们远远看到我坐在茶室里,都会跑过来替我结帐,一旦放下照相机与笔,突然间发觉这些“朋友”都不见了。有的人对面走过都看不到我这个身高一七二公分的大汉,奇不奇怪?

说穿了一点也不奇怪,幸好我早有心理准备。早在六十年代末期,一位同行黄礼治的遭遇我一直引以为鉴。知道社会名流利用记者的心态,当一个记者不再是记者的时候,他就没有了可供利用的价值,也就没有必要花钱花精神去亲近他。

黄礼治在砂罗越商报任记者的时候,我还在电报局做打字员以及兼职自由撰稿员。他认定了当时的中华商会会长暨福华银行总经理钱惠光做老板,天天访问他,为他宣传吹嘘,那时期钱氏的见报率简直比首长还要高。

照理钱惠光应该感激皇军的一番奋力,想办法报答。所以,当时商报倒闭的时候,黄礼治的朋友都劝他去找钱氏,看看能不能在银行里谋个位子做做。没有理由行不通的。可是结果却是令所有的朋友大跌眼镜。黄礼治是去找钱惠光了,只是钱惠光不肯开门接见!

钱氏后来打算参政,可惜没有什么作为。即连在银行里也不怎么得意,因为没有一个做人原则,不能成大器。

我即有这种心理上的准备就很开朗。所以即令往日最常“照顾”我的戴承聚有一晚在金地酒店跟我对面相逢而不相识,我也是处之泰然。因为这本来就是个互相利用的世界。

政客与社会名流要利用记者写稿拍照宣传,做记者的可以籍机卖几张照片赚点外快弥补收入。这是天公地道的交易,交易做完,大家一拍两散,没有理由去怨天尤人。若是连这么浅简的道理都不懂,那就白做了二十二年的记者啦!

有钱人不单只利用记者,他们也懂得利用时势。例如陈则颂几个兄弟,他们早在六十年代看准一个马来部长泰益有朝一日会得势,所以当时就想尽办法亲近泰益,包括拉拢泰益的弟弟保罗,给他一个在陈氏兄弟木材厂领干薪的董事,但愿有朝一日泰益掌握大权的时候会记得陈家几个兄弟。

陈则颂买的这匹黑马后来真的跑出头奖。泰益当时当上首席部长,陈家兄弟着实威风了一阵子。

陈家三弟则熙曾经意气风发的告诉我,泰益将会特别照顾他们陈家,而不必花什么钱去侍奉泰益。每年去他家拜年,陈则熙都会兴高采烈地指着墙上挂的照片说,当时泰益就是在我这个客厅开会组织内阁的。你看,这个就是我啦。

不过陈家兄弟算错了一个地方,一个要命的错误。他们忘了一点,那就是泰益上台后数以百计的社会名流立刻如蚁附俎般全都拥向新官邸去巴结了。而且他们都是大包小包地把礼物红包往首长府里送去。陈氏兄弟还以为坐在家里,木山都会从天上掉下来哩。

等了好久,陈氏兄弟知道不花钱是不行的了。后来陈则敏就气呼呼告诉过我,泰益这个人无情无义,我们白杨了他一场。

刘会干跟所有的木材界业者一样,原本都是曾经指天笃地发过誓效忠前任首长及州长拉曼耶谷的,到得泰益得势都一窝蜂倒戈相向,靠拢泰益去了。不过,刘氏曾经跟我说过一句耐人寻味的话,我们原以为泰益会比较容易服侍,我们才会群起反抗耶谷,岂料泰益的胃口张得比耶谷还要大。

拉曼耶谷当权时代呼风唤雨,木材商被他玩弄股掌中。社会名流们为了本身利益,把他看成祖宗一般。他去那里,名流们就跟到那里。耶谷来诗巫,他们也要从全世界各地赶回来在机场迎接,一点都不敢怠慢。

有一次,耶谷耍了一招,州国阵的两个伙伴,人联党与国民党,全部中计。耶谷当时忽然间心血来潮,在报章把表了谈话,说诺是有适当的继承人,他将“很愿意让贤”。他这个心意,一下子就把两个友党的领导人的野心全都煽了出来了。人联主席杨国斯,国民党主席思达威,立即向报界表示欢迎耶谷下台,认为他在位够久,应当给别人执政了。

身为伙伴而听不出耶谷的原意,也活该后来人联国民两党跟耶谷闹翻。

曾几何时,耶谷真的下台,不再有权分发木山执照,也就没有了利用的价值。名流们忙着巴结泰益,不但把耶谷冷落了,还把他看成洪荒猛兽一般,敬而远之。

后来,我有一次坐头等舱从星加坡遇到耶谷,同机的还有刘会干与王启同。刘王两人给我上了难忘的一课。他们两个躲在空中巴士头等舱的最后一排,耶谷则坐在第一排,我的位子在中间,一直注意刘王二人的动静。只见他们二人张开报纸遮着脸一动也不敢动,前面的耶谷则不时转头偷看他们。

飞机降落古晋机场,耶谷站了起来,挡在门口不走。刘会干跟王启同眼看避不掉了,只好硬着头皮走出去,看到耶谷,刘氏粒声不出,还是当律师的王启同油条一些,陪着皮笑肉不笑的脸,大声叫道;哎呀,敦!刚才没有看到您啦,好不好哩?

写到耶谷,想起另外一则故事。

耶谷当权时代,很多人都以能亲近他为荣。有一次他在英国动手术后在医院休养,林鹏寿、鹏祥特地各派一个儿子去服侍他。林鹏祥的儿子林履忠是我的好朋友。后来他告诉我,在伦敦服侍耶谷,每天跟他堂兄林履宋轮流替耶谷插身换内衣相当的累哩。

泰益上台之际,羽毛未丰,耶谷做了州长仍然大权在握。这个时候要服侍两个人哩,怎么办?没问题的啦,林鹏寿本来就是个很精明的生意人,他立刻安排大儿子履宋跟耶谷,次子履干医生死盯着泰益。这样子将来不管哪一个失势,剩下来的一个还是他的人。就像傻瓜赌百家乐一般,闲庄两家都压实了,输不了。

前文说过,我不做记者之后,“朋友”少了许多。说句有点酸葡萄的话,这对我来说,不无塞翁失马焉知非福之感,因为这让我更进一步证明了我对有钱人的观点正确。虽然我不敢说相识满天下,可是我走出家门,仍旧还有许多不是为了我的职业论交的朋友。

有钱人不让我失望,但是我的一个近亲却让我心寒,一个忘本的妹夫陈明聪,洋名罗苯蛋,在我离开报界后给我一付狗眼看待。每次找他闲都遭到他的势利眼招待,好像我这个大舅子随时都会跟他开口借钱一般。

罗苯蛋虽然未能挤身上流社会,却俨然一名流自居,他经营一爿小小的旅行社,见报率几乎可以比美黄顺开。因为他也深懂利用记者之道,平时放一粒屁都要登报。若是别的旅行社有新闻见报,那就是出风头了,好像旅游节界只有它可以上报纸,一张乌鸦嘴马片天下无敌手,加上一付小心眼,只好算我妹子命衰了。

罗苯蛋依靠售卖飞机票起家,后来股票旋风倦到,她跟着玩了几票,尝到甜头,专心一意在旅行社办事处摆了一台电脑,接通吉隆坡股票交易所,似模似样地买空卖空起来。有朋友来买机票,遇到牛市还好,一个不小心还要给他奚落几句;几块钱的卡浆布迪生意,留给别人赚吧….说完,又转过头去看荧幕上的行情了。

《神仙•老虎•狗》——(五)待续…..

by:fb刘世久 

Advertisements

Posted on 二月 16, 2012, in 神仙•老虎•狗. Bookmark the permalink. 留下评论.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