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仙•老虎•狗》——(二)

华人是全世界最丑恶的种族,在本州来说,我华裔商人要多坏就有多坏,而其中佼佼者尤以“社会名流”自居,照片时常见报那一批为甚。本书所述所指的“有钱人”的定义泛指这一类。

在报界这么多年,我看透了有钱人的嘴脸,他们做人只有一个目的;赚钱。为了达到赚钱的目的,可以卑躬屈节,可以把礼仪廉耻丢在一旁。为了银行存款多一些,不惜奉迎拍马,巴结达官显要。为了达到目的,往往不择手段,干尽伤天害理之事。无论是杀人放火,贿赂官员,只要条条大路通罗马就行。

本地报刊报喜不报忧,有钱人属下的财团控制全部报刊,平时只刊登他们跟“高官显要”的照片,读者那里看得到背后的丑闻?

人说英雄不问出身,一个人只管有钱有名,谁理你的财产是偷是骗的?我生长的年代是笑贫不笑娼的年代,一个人的好坏不再以人品道德为准则,而是以他的身家作决定。当年干打家劫舍的,今日有了身家,捐些钱给慈善机构,名字照片多见几次报纸就是名流了。

人往高爬,水向低流,一个人的银行存款永远不会足够的。先说张晓卿吧。这个老粗出身的大富翁,未发迹之前跟舅舅黄传宽打工,后来羽毛长丰了,反出娘舅馀荫自立门户。

今天若是有人说张晓卿付还不起三百元的广告费,打死你都不能相信。可是当年他就是落魄至斯,我到他公司鸠收一条广告费,为了区区三百块钱,骂了我一顿不要紧,还威胁要叫我当时的老板哈志巴利亚炒我鱿鱼。后来还是我在他的女管家“瑪加烈黄”面前苦苦哀求之下才获得老板“大发慈悲”而收回一半的钱款,拿钱的时候黄姓老处女还交待说那是老板可怜我才施舍的。“老板看在你爸爸的份上才还你钱,换了第二个人,慢慢等吧!”

尽管三两百块都没有,可是张大老板的桌上随时都有一大叠志银百万元以上的银行定期存款收据。什么人敢说我没有钱?我们的大老板可以挥动一叠存款单向你吆喝,你又怎能不相信?可是他却明明还不起我的三百块钱哩,这又该从何说起?合顺有限公司推销员安东尼黄说他每次去鸠收铁甲车的欠款时都要受到这种“礼待”。

若说我跟张晓卿交恶的起因是为这三百块并无不妥。我自从受了那次亏以后便决定不再做张家的生意。当然,其后我也不再为他宣传,不拍他的照片。我任职的砂罗越论坛报当时具有相当的影响力,有钱人都喜欢上本报,以便给首席部长看到。至于首长看到以后的作用则非我辈能明白的了,不过一般有钱人乐此不疲倒是不争之事实。

自从张晓卿被我“封杀”以后,他对我无法可施,只好在我老板,他的“好朋友”巴利亚的面前诋毁我,想利用他们的私交影响后者把我除掉。可惜后来巴利亚听了我的一番话,知道张氏只在利用他,并没有叫我卷铺盖。我告诉巴利亚,张氏只是利用土著而已,一旦没有可供利用之处就会把他一脚踢开了,就像他踢掉以前的土著董事阿邦阿末乌来与沙礼查法鲁丁等等。巴利亚只不过是张家公司里头的土著固打,随时可以弃之如旧履的。时间证明了我的看法无误。当巴利亚的后台大老板拉曼耶谷失势下台后。张晓卿立刻把巴利亚逐出他的长青集团了。

我与张氏之间的关系越来越僵,他越想在我报出风头,我就越不让他得逞。他对我只有干瞪眼的分儿。直到有一年他被一个附属公司的董事黄聿侯控告他亏空公款,我把新闻写了在论坛报首版登了出来,他对我的仇恨才全部露了出来,他在美里的弟弟张文卿雇了一个外号“咖喱旺”的小流氓到我家要把我干掉,可惜“咖喱旺”也是我弟弟的拜把兄弟,不但没有把我干掉,还把一切和盘托出。我曾把情形告诉当时的省警监拉希地,却被他骂了一顿,还警告我不可“随便诬告有钱人”。自此我也不大相信警官,因为他们是保护坏人用的。

有一次张晓卿的亲家翁戴承聚想做和事佬,要我们化干戈为玉帛。他制造一个机会给我们三人坐下来谈,戴氏打过哈哈,开门见山告诉张氏,说我“其实很常替我们拍照的”…岂料不讲这句话还好,一讲就讲到亲家的心窝里头去了。张晓卿一听整个人跳了起来,用中食两指笃着戴氏的头,一张涨得像猪肝的脸,用以把我永远忘不了的嘶哑之声调喊叫“拍你的头啦!他从来只拍你啦,哪里有拍我来了?”

其后十多年来张氏在论坛报出线的机会几乎等于零。他属下的公司也不给广告予我报刊登,大家见面也诈作不相识。他对我恨之入骨可以从很多地方看得出来。例如有一年,他想做上议员,想到要发疯了上头还没有消息下来,忽然有一天马来西亚日报刊登一则新闻,说古晋的黄文彬可能会被委任为上议员。张氏看了大动肝火,叫该报董事长,亲家戴承聚打电话骂该报经理黄孟禄,教他“以后不可以听信刘某人的谣言”。他认定了那条来自古晋的新闻是我发布的消息了。我刘某人在有钱人心目中的地位,由此可见一般。当时我听了这番言语,着实有点与有荣焉之感。

当戴承聚打电话给黄孟禄的时候,我恰巧在后者办公室喝茶。电话内容我也听得清清楚楚,戴氏避讳不提张氏之名,只管“亲家不悦”之类。此后大家互相打诳,也不提名字,不过大家一说“亲家”就知道指的是谁了。

张氏外表看来没有人会相信他会是个人面兽心的老色狼之流,你去他的“乌必”,他会亲自倒茶给你,还陪着一副“谦虚之极”的笑容,给人一个大好人的印象。八十年代初期当录影带刚刚流行的时候,有一趟我找他谈广告,他话题一转,问我有没有“好看的片子”?我问个清楚,他干笑了几声,我才会意过来,明白他也是要看黄带!

市面流传张氏是色中饿鬼,其来有自,有一回诗华日报采访主任吴起鸿在大庭广众拉着我满脸歉意,说了一番话,证实了谣言不无根据。

吴君原配李氏台湾人,原任职于电台,被张晓卿请去做事之后,做老公的就变得疯疯癫癫的。因为老婆时常高调今天不回家,让老公独守空闺。有时半夜打个电话回来,说她在星加坡配老板“公干”。吴君说他老婆告诉他,张氏都是临时决定叫她出远门,“来不及通知老公”,这样子下去做老公的不发疯才怪。有一段时期,吴君倒真的有些疯兮兮,幸好后来与李氏离了婚,整一个人才恢复正常过来。

原来,当初吴起鸿很感激张老板的照顾,时常义务为张氏义务说好话卖广告,为了讨好他,一直对我的朋友说刘某人是坏蛋,“张晓卿是天下第一好人”是他常挂在嘴上的口头禅,到他发现真相,再回头以是百年身啦。

张晓卿恨我入骨,连手下员工与我交往都会被罚,他控制星洲日报之后,打算聘请我的一个好友林礼长当记者,林君后来告诉我,受聘的条件有一条是不可与我刘某人在一起“以免丢了老板的脸”

张氏长的高头大马,他们说她很会做生意。当年拉曼耶谷还是首席部长的时期,张氏一直死跟着他追到天涯海角,但愿能分一点木山开采权。耶谷爱打高尔夫球,老粗出生的张晓卿却是一句球有几个洞都分不清,怎样去亲近,倒是个头痛的大问题。

皇天不负有心人,张晓卿虽然不打高尔夫球,但是他长得倒是结实得很,可以跟着球员们走完几个十八洞,大气也不会喘上一口。一次耶谷带队去台湾打球,张氏“受邀”跟去打了,那是他有生以来破天荒头一遭上高尔夫球场,他是专程为耶谷拿雨伞遮太阳去了。

张氏这般委屈自己替耶谷拿雨伞,结果还是分不到甜头,有一段时期差一点倒下来。据银行家陈锡监透露出来的消息称,还是当时的州务秘书尤索布迪训令所有的银行继续无条件贷款给他,免得他倒掉之后会把全州的经济带垮,因为他欠下的钱财数量太大了。

有一年人联党秘书黄顺开答应替张晓卿争取一个上议员来做,条件是拿一百二十万元捐给党部,可以先付七十万定金,馀款等到头衔到手之后付清,岂料当时的州长耶谷不喜欢张氏把“荣衔”扣住不发,张氏眼看做不成上议员,生气得很,要黄顺开退款!不过,耶谷不久就下台,新政府是人联党的天下,张氏作了上议员,顺开到手的钱也不必再吐出来。

人说吉人自有天相,政局就如苍云白狗,耶谷下台泰益得势,泰益跟首相马哈迪的同学黄顺开要好,而张晓卿巴结上了黄顺开之后就顺理成章地平步青云了。

张晓卿巴结了黄顺开,再上一层楼,连首相都顺理成章的给他亲近到了。九十年代大家都喊科技革命,为了巴结马哈迪医生,张氏找上首相的儿子合资设厂生产光学纤维。原意是想籍此更加亲近首相,岂料人算不如天算,这种高科技的玩意儿乖乖不好惹。原来这钱并不好赚,过了一年半载想打退堂鼓,就把整个公司双手拱上,送给首相的儿子,心想以后是死是活都不是俺的事了。然后又对外宣布首相的儿子在公司里面争权夺利,而他张某人为了不要得罪马哈迪医生才大人大量退位。反正大家都使用这一招让马来伙友吃死猫,说出去不会没有人不相信的。

不过,张晓卿这一次的算盘打歪了一点。他是把马哈迪的儿子看低了一点点。他以为可以像对付其他马来伙伴一样来应付首相的儿子,却不知道这次碰了一鼻子灰。原来首相的儿子却是个精明的家伙,张晓卿想要在他跟前弄斧,有点麻烦啦。他纵然连公司都不要了,首相的儿子还不想放过他。因为他知道张氏在弄虚作假,而且账目不清不白,决定要控告他。

张某人平常在本州呼风唤雨,何等威风,这次着实有点慌张,立刻想到首相的同学,副首席部长黄顺开同志,要他跟马哈迪医生疏通,希望能够大事化小,小事化无。反正多花些钱,破财消灾就是。张晓卿是人联党的财神爷,党主席黄顺开是对他有求必应,赶紧叫老婆打个电话跟首相夫人套交情,不料首相夫人回说儿子长大了,懂得照顾自己的生意,他们做父母的不想插手。一句话,退了回来,意思很明显,没得倾!

写这片段之前几天,一队由吉隆坡派来的商业犯罪调查组人员带领了三十几个警察到张氏的常青大厦,展开搜查。同时把整个大厦包围住,不准任何人出入。不过,据说当时张晓卿早已得到密报,把重要文件移走,所以并没有太多可以致命的文件被搜到。即使有的话,将来还是有机会脱身,因为他有的是钱,有钱能使鬼推磨。只要肯花钱,什么事都可以参详的啦!

张晓卿发达之后,一直以没有读过几年的书为憾,到了收购星洲日报以后,便时常搞文化活动,以为这样子就会提高自己的身份地位。可是他不知道狗嘴里永远长不出象牙来,乌鸦爬上了枝头并不会变凤凰。张晓卿是个暴发户,这是铁一般的事实。

《神仙•老虎•狗》——(三)待续…..

by:fb刘世久

Advertisements

Posted on 二月 15, 2012, in 神仙•老虎•狗. Bookmark the permalink. 留下评论.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