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仙•老虎•狗》——(三)

什么人先说“有福同享,有难同担”这句话一定是世故不深的秀才。我们这时代的人多数可以共患难,却不能同享福。

汇丰银行前经理黄广思退休后移民澳洲,有一次回来看朋友,临走前给我一个电话约我喝茶,见面后大吐苦水,难人情的淡薄。

原来,这次回来,想见见以前的大主顾张晓卿,同时叙叙旧。由于当年张氏正在挣扎往上爬之际,黄氏以银行经理的职权全力支持张氏的木材业终有雄霸天下的一天,他甚至于越权批准张氏动用千万元以上的透支,张氏也感恩图报,把他属下常青集团的一些股份送给黄氏,一派患难见真情的景况,反正当时常青股票不值钱,多送几股都没什么分别。

曾经有一次,我在汇丰银行里跟黄广思闲聊,提起外头谣言,说张某人经济情况不大妙,很可能会倒账,岂料黄广思听了不悦骂我胡说八道,还警告我不可恶意破坏大老板,因为张某人的业业蒸蒸日上,绝对是稳如泰山的。话虽如此,可是他神色间不免也流露出一丝不安之感,由于当时遥传得实在太励害=力不由得他半信半疑。

我还是好久以后才获悉张晓卿人心不足蛇吞象,买通各大银行经理级以上的人马给他方便,欠债数以亿元计,若是真的倒下来,不单只州内多珀规模宏大,资本雄厚的银行要关门大吉,一个不妙整个砂罗越的经济都要被他带垮,幸亏州务秘书训示各间银行继绩加多贷款扶持他上路,各间银行主脑想想,停止借钱给他是死路一条,继续下去还有得搏,所以张氏老命才会检了回来。

张晓卿飞黄腾达以后,黄广思所得到的常青股票也相应涨了价。过了不久到了退休年龄,找个籍口移民了。当然他是把做银行经理的时期刮到的油水燮卖成现金后,才飞到澳洲做寓公去。

这次回来原本打算见见老朋友,说不定张某会念旧,给他一工半职打发日子也说不定,因为澳洲经济大萧条,黄脸孔在当地根本找不着工作,据说黄广思打算去当地一间银行申请一份扫地的杂工,可是前面排满几百个应征者,轮不到他的。

可能张某人早己探得黄某不得志的坏消息,这边厢淮备功夫做足,鸟听黄某的电话,人来就说老板出门去了。

黄广闷后来告欣我,张某人忘思负义,他打了十几通电话都接不到对方,他知道张某人在家,因为他看到后者驾车去办公。当他这样告欣张氏的秘书后,对方却跟他说老板交代没空见你,你若是只是贪吃一顿饭的话,我可以代他请你去吃。黄广思听了几乎晕倒,只好叹一声识错人矣。

黄广思对张晓卿的思惠岂止于给他以透支上的方便而己,有一年,内陆税务局向大公司开刀,通常是一大队人马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扑向受嫌疑而被追查的公司。当彼等杀到常青办公室时,张晓卿恰巧在外国,他的一个最得力助手兼女管家黄玛嘉烈是个非常励害的角色,她不慌不忙的拿了一叠电脑磁片塞在裙子里面,然后从容不迫的避过把守在大门的税务局官员,离开公司,跑到黄广思那里求助,后者随即把她藏起来,并且立刻为她订了机票遗去新加坡避难。

后来黄氏告欣我,常青集团与所有华人经营的大企业一样,帐目都有两个版本,一个是假账,报税用的,另一个是真账,自己收的,黄姓老处女其貌不扬,身段活像一根竹竿,加上不懂妆裣,不知就里的人去到常青办事处,还以为她是清洁阿母哩,所以她才比够瞒得过守门的税务官员,她把录有真帐的磁片塞在裙子里面,谁会怀疑里面有古怪而去掀起来看个究竟?况且任谁也不肯相信这么丑陋一个女人会是常青集团数一数二的人物。

黄氏补充说,那几张磁片若是被截住,可有得瞧啦。常青集团逃脱证据就会全部给抖了出来,有关人等说不定还要吃官司哩。

老处女本来就很受老板垂青器重,经过这一杖更是再上一层楼啦。后来,我在新加坡漳宜机场看到张某人跟黄老处女在马航柜台办理手绩,记忆中他们好像是结伴去澳州旅游。现在别小看她–黄氏老处女在常青集团里还是董事,而且身兼数职!

本着“马无夜草不肥”的心态,到处都是追逐横财的人们,在我们的社会里,会看到一件事情顺利的成功都得付出一番心思才行,做小生意要花小钱,做大事业更加要付出巨大的代价。

写新闻不是我的专职,若是仅仅靠记者的菲薄薪水,我早就饿死了,当我第一天正式做记者开始,我就要依靠招倈广告,从中赚取佣金贴补收入,所有我经手的广告必须负责鸠收,然后才能获取15到20巴仙的佣金。

刚刚学收账很不习惯,也笨得可以,大公司的账多由一个出纳员负责还钱,别小看一个小小的出纳员,他的权力可大得很哩。收钱的时侯要好好看仓脸色行事,收帐员一个不小心或者错口说了一两句话,那可有得瞧了,轻一点的,他叫你明早点来,重一些的,过两个礼拜看看吧!

我还是由一个同行指点后才开了窍,其后每次去收账,袋子里总会带小信封,装着不同数量的钞票,然后看出纳员大人的脸色,一个风吹草动立即掏出一个小袋子双手奉上请他笑纳。广告费数目愈大,小红包里面的数字也越多,总是要成正比例就是。

一个小小的出纳员就可以把生死权操在手上,想想要做大事的时候,要多少红包才能成功?

有一次我在刘会干的“乌必”谈了不久,他的小子黄守光走进来,刘会干从抽屉里拿了一叠簇新的千元大钞给他,说道,“你立刻飞回古晋,把这笔钱交给马来人赶快把“来申”拿回来。

砂罗越大多数的有钱人都是靠木材业发达,我国政策保障土著权益,本州木山开采权只发给马来人,华裔充其量只能做承包商,而马来人是有名的懒惰,他们空有执照却不懂如何做生意,加上华人送上门的花花绿绿的钞票,不必动脑筋就有钱用,他们也就更加不必花心思去学去做生意啦!不过他们也在学习,越来越精明了。据说70年代用一百万可以买得到木山,到了80年代,最少要十倍或以上的代价才买得到。

这就是我们华人的励害之处,只要有钱没有行不通的路。俗语说有钱能使鬼推磨,一点都没错,到了90年代,据说黄启耐就曾以一两千万的代价取得一片木山的承包权。

每次过年,首席部长都会携带一家大小来诗巫有钱人家里拜年,这是个发新年财的好机会,因为这些社会名流都会竞相献金,大包小包的往首长手中塞。

有一次我在黄传寛家中等待首席部长的光临,他的次子启耐问我会不会知道别人送多少红包给首长,我随口应一句“听说林鹏寿送了30万新币,你呢?”启耐听了啍了一声“才那么少!”虽然他没有告欣我他打算送多少,想必是不只此数的了。

有钱人喜欢互相吹嘘他们送给首长的新年礼物。由于报纸都会竞相刊登送礼的照片,礼物更加含糊不得,以免显出自己的寒酸。陈则颂一家更是出尽八宝,派女儿到全世界各国去搜罗本地买不到的珍品,例如有一年陈家从端士订制了四套男女庒名表,刻上名字首长泰益夫妇,陈则颂三兄弟夫妇每对一双,送了名表,大家还合照留念。那一年陈家委实出尽风头,所有宾客看了只好酸溜溜的后来我问陈家小弟陈则敏一架多少钱?他神神秘秘地笑笑说,不贵啦!每套才几十万的啦—-新币计算。

后来,据说有人看到这种公然贿赂式的新闻照片太离谱,向当局投诉,才由新闻处出面通知各报,以后不可刊登这种送礼的照片。

为什么有钱人要这般下贱糟蹋自己的人格呢?无他,只为了要赚更多的钞票嘛!赚大钱的捷径就是走后门。而这正巧是我中华民族五千年的国粹,错不了的。

说到人格,这班有钱人似乎并不大重视。张晓卿自己去台湾跟耶谷拿雨伞打高尔夫球不要紧,还要拉了民都鲁首富叶明逸去替耶谷推球车。可能他觉得一个人拿雨伞孤零零地很寂寞,要嘛就拉一个人一起去出丑。此事后来被本州木材界及高尔夫球员们引为笑柄。可能张叶二人还懵懵地不知道哩。

常常看本地报纸的读者大多会有一种错觉,似乎一斑社会名流过着的是迎送生涯的日子。每当“大粒人”来访,永远都是哪些人在飞机场欢迎或者欢送彼等。根据我做记者的经验,这批名流对迎送“大粒人”可重视得很,若是哪一家报纸漏登了那一个老板跟“大粒人”握手的照片,后果不堪设想。七十年代马来西亚日报的一个过气老板林鹏祥就为了一个记者贪睡,不想上机场拍摄他跟黄顺开部长“握手言欢”的照片而被令二十四小时滚蛋。

根据当时在场求情的马报总编辑黄生光说,林氏发脾气的时候还拿着一把镀金的小手枪挥舞着,在场诸君都被吓得屁滚尿流,生怕手枪走火闹出人命来。因为林家几个兄弟以前都有用手枪威胁工人的纪录。

平时社会名流们坐冷气房习惯了,要他们在骄阳底下穿着笔挺西装,未免有点难为。可是为了希望“大粒人”会记得自己,以后拿木山的时候更容易,多大的苦都受得了。例如刘会干,一个七八十岁的老人家,背都已经弯得像只虾米,还要去飞机场风吹日晒让雨淋。又为了什么?难道他的钱还不够花麽?

星加坡总理李光耀很久以前是个执业律师,曾经来诗巫替会计师黄德平办理离婚案。退位前来本州访问,特意旧地重游,勾一勾旧情。我在机场拍照的时候,看到许多名流,包括林鹏寿,都在场迎接他。过两天,我国首相马哈迪到古晋官式访问后要回去吉隆坡的时候,我去星加坡度假,途经古晋,见到林鹏寿也在场欢送。在古晋机场的欢送仪式过后,我们的班机才能起飞,林鹏寿与我同机飞去星加坡。在机舱内,我看到他风尘仆仆,很是劳累的样子,就跟他聊了起来。他说:那天赶回诗巫送了老李,回去星加坡办一点事,今天又赶回来送老马,好累,好累!他续称:没有办法啦,这是我的责任嘛!

《神仙•老虎•狗》——(四)待续…..

by:fb刘世久

Advertisements

Posted on 二月 15, 2012, in 神仙•老虎•狗. Bookmark the permalink. 留下评论.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