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仙•老虎•狗》作者生平简介

各位朋友,网上首次出现神仙老虎狗这本禁书原文,这是处女首航,为了尊重已故原作者刘世久先生将不会修改或添加,把原汁原味的书呈现给大家。文章将会以每天流出一篇的方式,直至整本书完毕。故事中对人性贪婪地追逐名利金钱地位毫不保留的揭发,社会名流地方闻人国阵朋党的勾结一一呈现在各位的眼前。谢谢!
——————————————————————————–

《神仙•老虎•狗》作者生平简介

禁书《神仙•老虎•狗》揭发诗巫名人的丑闻秘辛,在其笔下的诗巫名人(当然都是有钱人)都是表面风光,一幅慈善家面貌,私生活却都不道德的一面。这其中真真假假不是外人所能掌握,不过无风不起浪,可能有某些事实的成份。作者因为书内文章被泄露并复印流传,结果为免是非而自我流亡海外。

作者是资深名记者刘世久,大家都称他为SK.那是他的英文名缩写。他也以Oscar Lau来做为与朋友的交往。 SK Lau刘世久,是诗巫教育界前辈刘贤任的长子。早年在下游丹章公集的中正学校受教育,老爸就是校长.中学则在公教中学受教。他受过中英教育,也曾负笈台湾,因此中英文都很棒。

离开学校后,他曾在当年诗巫邮政局二楼的“电讯部”工作。那个时期,人们与外地连系,都需要打电报,以英文字母数目,来计算费用。这就是“电讯部”的工作之一。他在“电讯部”工作之时,即开始投稿给在汶莱出版的英文「婆罗洲纪事报」(Borneo Bulletin)。每次领到稿费时,他便会很识趣的买一些食品回公司招待大家。

及后他在英文「砂拉越论坛报」(Sarawak Tribune)出任记者兼诗巫的广告招徕员。那个时期,他的收入最丰,本地记者没有一个可以望其项背。最风光时期,他可以每个月到新加坡”吃风”一趟。不必说那个时候,即使是现在,也没有多少打工一族能够如此轻松的每个月自费出门逍遥自在几天。

关于SK Lau的事迹很多.那年,他为了一本书而出国。出走前夕,深夜九点多约一名深交者见面,表示次日要离开了。那是1996年9月,也是最后一次与该名知己真人面对面,此后再没有见过面,直至他于2004年在北京离世。

离开诗巫那一天,他大清早乘坐最早班快艇,大约是清晨5点45分,由诗巫前往古晋。在古晋呆上好几天,然后才飞往新加坡。他来来去去新加坡和吉隆坡之间,才飞去美国。在美国西北部一位朋友的家,也住了一两个月,过后便飞到台湾,原本计划要在这个他比较熟悉的环境下生活。不过,后来改变主意,转赴北京,就此定居下来。

在这期间,他也经常会飞回吉隆坡,办点签证或做点事。在北京,他的优越英文水平,就是他的饭碗。他开始为翻译社工作。在这个国际大都会,翻译是一门大生意,许多中国人与外国人做生意,不会英文,极须会英文的人员负责写信,弄合约等等。中国政府也积极将其法律以英文书写,他的公司也曾经获得合约进行法律的翻译。在中国这个华文的世界,居然靠英文吃糊,说来难令人入信,偏偏就是如此。其实也不足为奇,英文是国际语言,国际上做生意,当然是英文最吃香了。

2004年漂泊在北京56岁的刘世久在北京自己租住的房子里悄然离世,直到十余天之后才被朋友发现。刘世久的朋友华先生怀着悲痛的心情向记者讲述了这件蹊跷事。 他和刘世久相识于新加坡,由于共同的摄影爱好使他们成为了很好的朋友。两人每隔两三天都要通一次电话,刘世久几乎每周都要到华先生的工作室做客。

2004年1月16日,我们通过一次电话,当时649(刘世久的外号)说自己改变了去香港过年的计划,要留在北京过年。想不到那竟是我们最后一次通话。”1月18日,华先生起程去江西,出发之前拨打刘世久家里的电话、手机都没人接听。从18日直到27日回到北京,华先生无数次拨打刘世久的手机都无人接听,直到后来手机里传出噪音,最后关机。

大年初七,刘世久的几个朋友来到酒仙桥他租住的房子,发现防盗门没有关,从门缝里可以看到房间里开着灯。附近邻居、居委会都说自从春节以后就没见过这个老人了,几个朋友当即报警。在找到房主之后,警方人员及刘世久的朋友于正月初八进入他的房间。华先生说:“我从客厅里看到649躺在卧室的床上,身上盖着被子,拖鞋放在床边,好像穿着毛衣。他的脸全是黑色的,好像已经腐烂。

据一直与刘世久保持邮件联系的马来西亚朋友说,他们的邮件联系中断于1月16日,而华先生与刘世久最后一次通话也是16日。据此推断,刘世久的遗体被发现时他已经去世十多天了。 华先生说,刘世久很早妻子就去世了,儿子也英年早逝,他来北京之后一直独居。刘世久与朋友们很合得来,出事之前没听说他有什么烦心事。他不抽烟、不喝酒,虽然有时闹牙疼、腿疼,但从未听说有什么致命的疾病。究竟是谋杀、仇杀或有其他原因?最后北京公安也查不出一个结果。刘世久无疾的离世更加让遗留下的这本书《神仙•老虎•狗》更增添了神秘感!

刘世久在北京离世后,家属将其移灵诗巫。

……..待续

by:fb刘世久 

Advertisements

Posted on 二月 12, 2012, in 神仙•老虎•狗. Bookmark the permalink. 一条评论.

  1. 不管神仙老虎狗,事后还不是一抔土,一付骨,一缕烟。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