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吉祥政海浮沉录》下篇——逆势奋起再造春天

《林吉祥政海浮沉录》下篇——逆势奋起再造春天

大家晚上好!今天是大年初三,农历新年还没有过去,我陈同在这里,同样的要恭祝大家身体健康,万事如意。

接连两天为大家主讲《林吉祥政海浮沉录》,得到大家热烈支持,我要特别感谢大家,在农历假日中还特别拨出时间上网,听我讲故事。

昨天讲到,林吉祥率领的民主行动党,经历了陈德泉,萧汉钦,陈毓书和吴林炎《四人帮》的叛变危机,好不容易才重新站起来。但是,很快的,1982年的全国大选又来临了。

1982年的全国大选,是马哈迪上台执政后,第一次率领国阵出战大选。而经历一场严重党争的民主行动党,可说是百废待兴;大量流失的人才还来不及填补,党内的士气也明显低落;林吉祥面对空前的挑战,这也是他始料未及的。1982年全国大选,林吉祥面对以下三项大课题的冲击:

其一,行动党的内讧造成林吉祥陷入困战。一边是其爱徒陈德泉〈叛变〉。另一边是槟州的陈毓书、萧汉钦及吴林炎〈三人帮〉起事,两者结合起来成了〈四剑客〉或〈四人帮〉,他们后来集体加入了马华,以致林吉祥恨气难消。

其二是马华老大李三春突然决定攻打芙蓉国席,直捣行动党主席曾敏兴老巢,虽然志在对付民政党(换取在槟州获得8对8的州议席分配),但也一时打乱了行动党的战略。

其三,至为关键的是:这一年董教总出其不意地派出代表参加民政党,他们以许子根,郭洙镇和王天庆为招牌,分别角逐丹绒国会,甲洞国会和安顺国会,这三个选区是行动党的强区。

在骤变之下,林吉祥十分不满董教总变质,参与执政集团来打压一向以来支持董教总斗争的行动党。因为来自四面八方的冲击,1982年的大选,行动党也只能保住9个国席和12个州席,差强人意。

而董教总派出的三位代表中,许子根在丹绒国会选取以微差多数票击败行动党强人陈庆佳;王添庆也拿下了安顺国会议席;只有郭洙镇在甲洞国会选取败给负责守土的行动党新锐,也是《反对党先生》陈志勤医生的爱徒,陈胜尧医生。

这意味着林吉祥领导的行动党面对空前的煎熬与折磨,也只有林吉祥一夫当关,不惜与董教总周旋,直到1990年后才揠旗息鼓。这就是说,行动党在1969年之后都是孤军作战的,而且突出了火箭的形象。林吉祥自然也就成为新一代的反对党领袖在政坛呼风唤雨,独领风骚于一时。

雄心再起,三度发动《丹绒战役》

经过1982年大选数重的打击后,林吉祥重新布署行动党的战略,而且把目标锁定在槟城。这是他多年审时度势下得到的结论,那就是:民主行动党要抬头,只有将重心移向槟城,在其他州属,行动党是难以单独大突破的。于是在1986年的大选,林吉祥打出《丹绒一役》的旗号,用意在于走林苍祐走过的道路。

为什么说是林苍佑走过的路呢?因为林苍佑也是通过率领反对党一举击败联盟政府夺得槟州政权的。1964年的大选,林苍祐靠丹绒起家,而在1969年的大选他领导民政党在槟州崛起而执政。既然林苍祐能拿下槟城州,为何民主行动党不能呢?

在义无反顾下,林吉祥也就亲自出马在丹绒插旗,第一个意义是仿效林苍祐从丹绒出发;第二个意义是要向许子根进行反击。因为,既然许子根的背后是董教总,林吉祥也就用自身的力量与之周旋,以让选民选择,到底要林吉祥或是许子根?

许子根在1982年出道,在丹绒国席只以834张多数票压倒行动党的陈庆佳。林吉祥很不服气,在他看来陈庆佳也是华教份子,为何这个称号要让许子根和郭洙镇专有呢?为了这个缘故,林吉祥也发挥了他一贯以来的本色,即是在对手尚未形成强大势力前,先把他镇住或除之而后快。许子根偏偏碰上林吉祥的拦路,也确实是不易过关的。

果然不出所料,在声势浩大的《丹绒一役》冲击之下,林吉祥以超越一万余张多数票轻取许子根,连带刺激选民也将10名行动党州议员送进槟州议会。1986年的丹绒一役打得漂亮也赢得漂亮。林吉祥开始编织他的槟城梦,因为以议席数目而言,从来没有一个反对党能够赢过10个州议席的。

这时的行动党已成为反对党的老大,林吉祥要塑造的是独一无二的反对党,事实上,在当时除了回教党外,剩下来的反对党就是行动党了。当年凭着《丹绒一役》重振雄风的行动党,不但在西马打了一场漂亮的胜仗;在东马也颇有斩获。沙拉越古晋国会议席由沈观仰胜出;沙巴州在冯杰荣率领下也取得突破,冯杰荣更攻下了山打根国会议席。

因为出师得利,战绩辉煌,也就促使林吉祥思考《丹绒二役》,他要用行动证明行动党是最敢怒敢言的政党。果然在1990年大选前,我国政局有了巨变,主要是由巫统分裂出来的东姑拉沙里成立了46精神党。这个纯粹的马来人政党一边厢与回教党合作;另一边厢与民主行动党合作。46精神党的左右逢源也反映出这个政党本身是随着领导层态度的变化而变化的。

由于行动党一向以来与回教党不咬弦,也就不可能三党平起平坐的合作,而是隔了一层关系,来个三角阵线。这一年有一个重要的变化也是林吉祥所渴望的。在1990年大选前,原先支持许子根和郭洙镇加入民政党的前董总主席林晃升一改常态,带领一批人加入了民主行动党而被委为顾问。

林晃升之所以支持行动党,是因为先前支持华较份子《打进国阵,纠正国阵》无法取得预期的效果,只得改弦易辙,借行动党的平台来鼓吹两线制。这个概念在当时还是相当新鲜的。46党只想取代巫统成为执政党;回教党一心想夺回吉兰丹州政权;而行动党则把力量倾注在槟城,希望打出一个春天来。

行动党取得历来最辉煌大选战绩

果然,行动党在1990年的《丹绒二役》中,战绩更上一层楼,差一点就执政槟州,它一举夺得14个州议席,而国阵有19席。国阵虽然继续执政,但是行动党已经成为槟州最大的反对党,并且成功否决了槟州国阵的三份二优势。《两线制》在槟城找到生存的土壤。

在中马区,行动党也是战绩辉煌,陈胜尧拿下甲洞区;李霖泰的爱徒陈国伟初试啼声,击败马华马青团长记永辉,夺下新街场国会议席(即今蕉赖国会议席);李霖泰忽然宣布退出政坛而空出来的武吉免登国会选区,则由1986年从马华跳槽行动党的黄朱强上阵,成功守土。

加上廖金华轻取士布爹国会议席,柯嘉逊夺下八打灵区国会选区,方贵伦攻取巴生国会议席。至此,行动党取得了创党以来最辉煌的战绩。这一年还有两件大事必须提及的,第一件,是回教党成功从国阵手中夺回吉兰丹州执政权,并且从1990年直到今天,国阵始终无法再取得吉兰丹执政权。

第二件大事,就是林吉祥在槟州巴当哥打州议席选区打败了林苍祐!这场龙头对决的战役,没有喜悦的欢呼声,有的只是叹息声。因为选民看来虽然支持林吉祥当选州议员,但也不要牺牲林苍祐。不论林吉祥与林苍祐对垒是否出自槟州行动党的战略所需已不重要,重要的是林苍祐的失败已是无从挽回,槟城人民事后也开始反省,因为他们不能忘记林苍祐所作出的贡献。

林吉祥同样没有喜悦。他的努力还是不足以一圆首席部长之梦。林苍佑败选之后,槟州首席部长职位,由他亲手栽培,在丹绒武雅州议席胜选的许子根接棒。然而槟州民政党也从此转趋弱势,成为巫统任意操控的傀儡政党。但是,《丹绒一役》和《丹绒二役》确实给行动党带来无限昂扬的斗志;那么,在这之后,行动党积极筹划《丹绒三役》就显得理所当然了。

行动党再一次兵败如山倒!

可惜的是,行动党有太强的主观愿望而缺乏对客观因素的分析,林吉祥错估了槟州选民的意愿;结果在1995年的大选再一次上演王者对决这一码事。林吉祥剑指丹绒武雅,挑战许子根。林吉祥当时似乎忽略下列的重要因素:

其一:46精神党已易名46马来人党,对选举不感兴趣,只是充充场面,不再是行动党的支柱与竞选伙伴。

其二:在1990年中选的槟州行动党议员,不是个个勤于服务选民,更有人中选后不见服务踪影。

其三:行动党已和46党及回教党分道扬镳,显然是单挑国阵。

在这种情形下,行动党仍然雄心勃勃要夺取槟州政权,这暴露了行动党求胜心切,忘记了形势正亦步亦趋不利反对党。当晚开票的结果,让所有的政治评论员大跌眼镜,行动党兵败如山倒!不但林吉祥输给许子根,槟州行动党更是输得只剩下一名州议员,她就是章瑛。

从1990年拥有14个州议员的第一大反对党,一夕之间大败亏输,输得只剩一名州议员和三名国会议员!印证了槟州政治如气候,说变就变,不是林吉祥所能掌控的。从《丹绒一役》到《丹绒三役》,不过是10年的光景,行动党竟从最高峰跌至谷底,林吉祥只能仰天长叹!宣布败选的那一个晚上,林吉祥在镜头前面的那一脸茫然的表情,较所有行动党支持者心碎。

虽然与首长职擦肩而过,林吉祥这位政坛硬汉还是选择以槟城为其住家,直到今天,他还是住在槟城的青草巷。从如日中天到受挫失意的林吉祥,是两个强烈的写照,但这一切都发生在槟城,也写在林吉祥那历尽风霜的脸上。

林吉祥面对KOKS挑战与考验

1995年的大选失利,是林吉祥个人声望走下坡的开始,他没有想到《丹绒三役》事与愿违,从最高峰一下子跌到谷底,教行动党人情何以堪!在槟城州选的失利(输给许子根),也是他从政以来的第三次失手。第一次是1969年正月参加沙登州议席补选失败;第二次是1982年在马六甲怡力州选区败给马华的颜文龙;而1995年在槟城丹绒武雅区败给许子根。

州选的失利对林吉祥固然是一个遗憾,但还不至于让林吉祥痛心疾首,因为他仍然是国会议员,而且通过这个平台,得以在政坛上呼风唤雨。不过转入1995年之后,林吉祥面对的问题有增无减,即使他宣布不再有《丹绒四役》,他还是避不过排山倒海而来的挑战与考验。

1995年,行动党只赢得西马6个国会议席,另加东马三个,才勉强凑成9个;州议席也剩下11席。林吉祥面对的压力包括:

一:党内重要干部如柯嘉逊与林吉祥关系恶化。柯嘉逊博士在八打灵国会选区守土,由于提名表格出错而被选举委员会取消资格,让马华的林国豹冷手执到一个热煎堆。

还有,武吉免登国会议员黄朱强,由于马婆金融官司败诉,被法庭判决失掉议员资格,让马华的李崇孟拿到了从天上掉下来的礼物。当时还有P.巴都逝世;沙拉越的沈观仰和马六甲的郭金福也都因为败选而辞了党职。

二:原本在1990年与行动党合作的46精神党,在1996年宣布解散,党员在东姑拉沙里率领下,集体回返巫统。

三:1998年,林冠英因为揭发马六甲首席部长涉嫌与未成年少女发生性关系的官司,在联邦法院被判刑失去自由18个月。这对林吉祥是个非常沉重的打击。

四:由于行动党战绩糟糕,党内掀起了一股《KOKS》旋风。所谓《KOKS》就是Knock Out Kit Siang的简写。涉嫌发动《倒林吉祥运动》者,是黄朱强和其他二三线领袖。据说当年的党副主席廖金华,党财政冯杰荣也牵涉其中。

后来黄朱强选择离开行动党,自行创立政党,参加1999年全国大选,结果全军覆没。沉寂多年后的黄朱强后来加入人民公正党,并且在2008年全国大选代表民联出战旺沙玛珠国会议席,顺利当选。但是2011年他忽然宣布退出公正党,但不愿辞去国会议员。这是后话。

当时,面对排山倒海的批评和挑战的林吉祥,还是没有被击倒。他巧妙地利用时机为行动党扳回颓势。例如在1995年峇眼国席的补选,林峰成以绝大多数票为巴都守住此席,也使林吉祥松一口气。接着在1997年的安顺补选(因民政王添庆逝世),行动党的古拉竟然胜出,让林吉祥喜出望外。

还有更精彩和重要的,是林吉祥借声援林冠英法律基金运动在全国掀起热潮,为行动党制造了不少的声势。然而,另一个突变又是林吉祥始料未及的。1998年,安华与马哈迪的斗争宣告白热化,在安华被革职及开除党籍后,他在1999年4月通过其夫人旺阿兹莎宣布成立国民公正党。

事实上,在成立新党之前,安华在未被逮捕前(他是在1998年9月20日被扣捕,先是以内安法令抓人,继之控以刑事罪,不准保释),已分别和林吉祥及回教党主席法兹诺商讨合作事宜。

民联三党初显雏形

在安华的说服下,公正党与回教党和行动党来一个破天荒的三党联手合作组成《替阵》(替代阵线),直接向国阵挑战。林吉祥之所以参加三党联盟,是希望借助马来选民的支持,打破国阵长期以来在国会的2/3多数席优势,使到反对党在国会的席位超过1/3。

林吉祥在1999年11月14日的党竞选研讨会上致词说:《如果我们行动党自私,只为了多赢十个议席,那么参加替阵的风险实在太大,太不值得了,因为我们将面对史无前例的大挫败。〉

他说:《然而,如果我们相信这一届的大选是否决国阵2/3议席的黄金机遇,那么为了恢复民主以及国家和人民的未来,冒这个风险是值得的。》

就这样,林吉祥率领行动党一头栽进替阵,这是一个风险很高的尝试与突破,因为在1999年时,华人对于回教党的〈回教国〉仍是十分敏感与迷惑的。在这方面,林吉祥也解释不清楚,因为这样的一个大课题是极不容易被消化的。虽然如此,行动党、回教党、公正党及人民党还是以〈替阵〉的名义参加于1999年11月份举行的全国大选。

果然比林吉祥想象的还要糟糕,因为国阵的宣传攻势也把行动党描绘成了回教国的帮凶,那些报章的广告和海报,几乎往行动党身上猛插刀。许多选民固然热衷于两线制的形式出现,但他们似乎更担心国家会向回教化再滑下去。

即使林吉祥的苦口婆心的解释,他还是无法说服选民相信替阵是最佳的替代政府。即使林吉祥仍留在槟州,保持低调出击,不再喊出丹绒四役的口号,但华裔选民被回教国所困扰是不争的事实。

更重要的是,当年华团向国阵政府提出了华社的诉求。马哈迪为了胜选,指示马华的林良实对华社公然撒谎,表示政府原则上同意诉求的内容。这样一来,国阵又成功的骗取了华裔选民的选票。再加上安华的〈烈火莫熄〉在马来社会燃烧,但是在华社却激荡不起涟漪,也就不可能给行动党带来好运。不仅是没有好运,而且是厄运当头!

这一晚大选开票结果,林吉祥在升旗山国会吃败仗,输给民政的谢宽泰百余票。这是林吉祥从政以来的首次失去国会议员(林吉祥也同时在植物园区的州议席输给民政的丁福南)。与此同时,有日落洞之虎之称的卡巴星也在日落洞国席落马。当这两尊大炮不能在国会炮轰时,意味着民主行动党面临创党以来的最大挫折。

这一年,行动党只赢10个国席(参选46席)及11个州议席(参选88席);尤其是林吉祥与卡巴星不在其中,行动党陷入了更大的愁云惨雾中。有人说,林吉祥在那个晚上,对槟城彻底感到失望,他想不到从开始(1986)到结束(1999)不过是13年的光景,他在槟城竟然输得如此贴地,如此不清不楚。也有人说,其实当年林吉祥不必离开丹绒选区,他依然会中选国会议员。

但林吉祥的倔强性格,注定将会面对无数挑战。出道以来,换过的选区之多,在全马来说,他是第一人。根据统计,林吉祥先后换过10个选区(国5州5),说他是第一政治冒险家也不为过。当然曹观友也要感激林吉祥让出丹绒国席,不然他是无法在1999年再跨入议会。即使林吉祥首次失去国会议员,对他的形象有很大的打击,但我们也不得不佩服他的永不厌倦的精神。

林吉祥成就林冠英

1999年的败选,令到林吉祥心灰意冷,他辞去行动党秘书长职位,交由郭金福接棒。由于曾敏兴医生选择退休,林吉祥于是转任行动党全国主席。2004年全国大选,林吉祥竟然选择吡叻而舍槟城。这项决定,令槟州行动党支持者大感震惊!这显示林吉祥真的对槟州已经不抱希望。

根据当时吡叻州党员的估计,林吉祥是应该移师吡叻了,不能再死守住槟城这块伤心地。果然他再从吡叻站起来。直到今天,林吉祥继续在怡保出征也是理所当然的事,因为岁月已不允许林吉祥再转换选区,而是已来到守成的阶段。再说,林吉祥也已经培养起第三代的领导人。

他本身是第二代,第一代是蒂凡那。他们都足以挑起重任为行动党扬眉吐气了。2008年的大选,确实证明了行动党第三代领导人果然后生可畏。林冠英代其父圆了槟州首席部长梦,林吉祥也可告慰释怀了。

槟州着名老报人谢诗坚,对林吉祥的评价,用四个字来形容,他是〈少年得志〉的典型,因为他在28岁就当上党秘书长,一直呼风唤雨30年,才在58岁转移跑道。正由于少年得志,因此他在58岁那年摔了一跤,无法由少年得志转成〈大器晚成〉。

我们就不知道林吉祥在71岁大寿会否再造春天?当然这也得胥视民联在来届大选是否能够拿下布城,因为安华已开口点名一旦民联入主中央,林吉祥将是副首相人选。换句话说,我们拭目以待林吉祥是否再来一个〈大器晚成〉?

如果今年举行第13届全国大选,以民联的实力,已经足以跟国阵分庭抗礼;关于林吉祥的答案,可能就在今年揭晓。我们不妨拭目以待。

〈林吉祥政海浮沉录〉说到这里,已经全文完毕。谢谢大家的支持捧场。

再一次祝贺大家新年快乐,岁岁平安。晚安,再见。

by:陈同

Advertisements

Posted on 一月 26, 2012, in 馬來西亞的真實歷史, 林吉祥政海浮沉录. Bookmark the permalink. 留下评论.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