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吉祥政海浮沉录》中篇–众叛亲离的煎熬磨练

大家晚上好。今天是大年初二,在华人习俗上,年初二就是《开年》;陈同要向大家拜个好年。

谢谢大家的热烈支持及鼓励。今晚,继续为大家开讲《林吉祥政海浮沉录》第二章。昨天说到,林吉祥从吴福源手中正式结果民主行动党秘书长的职权。

由于担任行动党内最高职位,从1972年起,民主行动党正式进入了林吉祥时代。他的辉煌政治生涯,由此诞生。然而,俗话说:不经一番寒彻骨,焉得腊梅扑鼻香。初掌大权的林吉祥,马上就面对行动党的分崩离析。

事实上,在林吉祥被内安法令扣留的16个月里,大马政坛正在经历天翻地覆的大转变。东姑阿都拉曼下台之后,原本由巫统,马华和国大党组成的联盟已经正式瓦解,代之而起的,是敦拉萨领导的国民阵线。

而行动党经历五一三流血冲突事件洗礼之后,党内士气低落,许多国州议员纷纷下堂求去。《五一三事件》基本上造成民行党的分裂和势力受挫,先是党组织秘书林吉祥被扣留,直到1970年10月才获得释放,继之吴福源消沉一个时期,加上禁止政党活动一个时期,整个党的活动几告停顿。

到了林吉祥获释,国会民主重开和马华民行互爆密谈内幕,民行党才重新活动。但是不久之后,党内受到巨大的震荡! 1972年5月,行动党两位国会议员何文翰及罗保根宣布脱离行动党,跳槽加入马华!

不到1个月,吴福源和苏里安医生(俱为国会议员)又退党。这样一来,虽然林吉祥掌握党的大权(在获释后被推举为秘书长),行动党的政治力量已被大大削弱。此外,昔日的竞选盟友──民政党、人民进步党及沙拉越人联党,一个个加入国阵!连回教党也成为国阵的成员党!民行党越形孤立,也成为唯一的以华裔为基础的反对党。

这种变化是有利和弊的,在利方面是使到民主行动党成为唯一有影响力的华人反对党,在弊方面是不再有机会联合其他反对党向执政党挑战。以当时民主行动党领袖林吉祥,曾敏兴和卡巴星的作风来看,他们是准备单枪匹马成为大马政坛的唯一反对党,没有兴趣于反对党联合阵线,同时也未再考虑与马华合作的可能。

民行党的存在代表了一定的思潮──不向执政党认同的态度。行动党三剑客对外的攻击火力无疑是强大的,不过内部的分裂是行动党的后顾之忧,而另一强人范俊登面对煽动罪名的提控,更加速了这个党面临人才短缺的危机。

多名党要跳槽联盟

根据记录,五一三后退党的民主行动党党要有:
第1个是霹雳拱桥区州议员杨荣才,他于1969年8月28日跳槽联盟;
第2个是森州卢骨区州议员陈竞生,1971年10月10日退党加入马华;
第3个是森州士鲁沙区议员哈芝哈山,接下来是马六甲州议员康再发及何梦耀。雪州冼都区州议员李明昌也退党加入马华。

更为巨大的打击,是四个国会议员何文翰、罗保根、苏里安及吴福源的先后退党,而雪州州议员黄瑞蔼则因为违反纪律而被停止党籍。一连串的打击挫折,使得行动党犹如雪上加霜。林吉祥,曾敏兴和卡巴星正在受到无比巨大的煎熬。

70年代初期,形势的发展对行动党是非常不利的。首先是联盟收编了东西马的主要反对党,却独漏民主行动党。为什么敦拉萨在1972年组成联合政府又于1974年组成国阵,可以容纳民政党、人民进步党、回教党乃至砂人连党加入其中,而容纳不下行动党?这是直到今天仍是个疑团,没有人提供正确的答案。

唯一能解释的是:联盟不可能容下具有人民行动党背景的民主行动党;国家仍需要有反对党做民主橱窗,若全部收编,民主就失去意义了。

在林吉祥领导下的民主行动党,由于无法与马华在幕后推动的华团运动挂钩,并且还加以攻击,导致曾与民主行动党有关系的华团委员杜志昌医生与林吉祥会晤,随后便发生马华与民主行动党要密谈的事件了。因为事谈不成而被爆开,影响了民主行动党的声望,又加上党发生内哄,以致1972年举行的乌鲁雪兰莪国会议席补选中,民主行动党无法靠声势夺人。

补选是因为马华署理会长许启谟逝世遗下的空缺而举行的,由曾永森代表马华出任候选人,结果以5千余张多数票击败民主行动党候选人刘德琦。前前后后,短短的几个月内,竟有13名国州议员跳槽,这对民主行动党无疑是个沉重的打击。

不过,林吉祥并未改变他的攻击型作风,继续影响华人不要相信马华的改革运动,更责难民政党、人民进步党与联盟合作组织联合政府,试图使到华人的政治思潮跟着民行党的思想意识走。同时,企图和民行党争夺反对党领导地位的一股势力也诞生,这是由民政党分裂出来而以陈志勤医生为首的社会正义党。

其次也是十分重要的发展,那就是在敦拉萨领导下的政府,竟兑现林吉祥的挑战,直接地与中华人民共和国缔造邦交,这一下子,敦拉萨孕育的国阵已是赢得了华人的感情票,而在1974年大选大获全胜。

1974年全国大选。行动党成绩差强人意,只赢得9个国席和23个州席。另一方面,1974年有一个十分重要的政治发展方向,就是在林吉祥领导下的行动党,不再搞反对党合作;尤其是华基政党之间的合作。(1969年大选,民政党、行动党与人民进步党在竞选中达成君子协议,单挑联盟)。

例如行动党正式拒绝与卡森阿末领导的人民党及陈志勤领导的社会正义党协商议席的分配,而是全面开打。结果是只有行动党在反对党阵营内生存下来,人民党与社正党则逐渐被边缘化。

孤军奋战勇挫人民进步党

同等重要的是,行动党也给予加入国阵的霹雳人民进步党当头一棒,从此再也爬不起来。正因为林吉祥坚持反对党不能《百花齐放》,所以在1978年大选时,他以同样的战略制服三个反对党,即人民党、社正党和由行动党分裂而组成的社民党。这一届,行动党夺得16个国席和25个州席,比1974年大有进步。

林吉祥的声望再被提升,有人因此形容林吉祥已是行动党的代名词,更有人将两者混为一谈,也就变成林吉祥等于行动党;行动党等于林吉祥。创造行动党有史以来最辉煌战绩的林吉祥,还没来得及享受胜利带来的甜美果实,新一波的党政,却又已经暗流汹涌了。

民主行动党于1978年选举的胜利,标志着它的最光辉的年代,但是胜利后不珍惜得来的果实,往往是从政者的弱点。民行党在有意无意中犯上了兵家大忌──内部相互倾轧,一发不可收拾。也许是因为民主行动党自信已崛起成第一大反对党,甚至比马华及民政党更有资格代表华人,因此大选后的民主行动党踌躇满志,忽略了已经有迹可循的危机。

那一年,民主行动党吸纳了一位重要专业人才入党,没有隆重的欢迎仪式,这位年轻、热心政治的专业人士,就是陈胜尧医学博士。陈胜尧医生1978年代表社会正义党在甲洞区竞选失利,又无法整顿摇摇欲坠的社会正义党,眼看社正党难再维持,他终于选择加入一度与社正党不妥协斗争的民主行动党。

虽然民主行动党经过数年的韬光养晦之后,已经重新站起来,而且党内人才济济,在当时已不需要过于重视拉拢人才,但陈胜尧毕竟不是泛泛之辈,在入党后,不久即被林吉祥委为全国副宣传秘书。这个职位不能说大,却有表现余地。不过,陈胜尧真正在民主行动党内崛起成为重要份子,却是在民主行动党再度爆发党争,元气大伤后的事。

最先传出民行党内议员,对党信心动摇的,是槟州甘榜哥南区州议员黄炎光。黄炎光于1978年7月的全国大选以微差多数票击败马华的拿督邱继圃当选为州议员,后经拿督邱继圃上诉得直,又于同年11月举行补选,两人一决高低,结果黄炎光再胜,既然两度出师告捷,说黄炎光要跳槽是不大令人相信的。

但事出必有因,当风声走漏后,林吉祥便使这个问题表面化,借以防止党议员暗中叛变。那个时候,民主行动党槟州分部已酝酿斗争,原任州分部秘书的陈毓书州议员被拉下,在党内的代表性已降低,而卡巴星及彼德达逊的地位相对提高。于是,新一波内争已经开始酝酿。

黄炎光是银行职工会的领袖,因法令所限,不能在党内居要职,但据知由于他和陈毓书关系密切,因此也受到冷落。这种情况虽不是构成跳槽的理由,不过可能促成他们对党另有一种想法:即党已不再重视他们。有鉴于要先发制止任何议员的离心,林吉祥拉开序幕说,有一位槟州议员拒绝跳槽执政党成为行政议员。虽未指名道姓,人物已呼之欲出。

因此隔天(1979年4月2日)黄炎光在一项记者招待会上这样说:槟州民政党行政议员许岳金曾向他献议,如果加入民政党,将被委为州行政议员,而他拒绝了这项献议。 这样一来,爆发了一场民政和民行党的论战。许岳金反击,否认有献议黄炎光担任行政议员的事,因为他并没有这样的权力,但他不否认曾有过闲谈。

民主行动党策划夺槟政权

是是非非,谁也说不出一个所以然来。但以政治战略来看,这是林吉祥的攻心政策,借以通过这种压力来约束议员安于现状,可是,事后的演变是完全出乎林吉祥的意料之外,更破坏了民主行动党的万丈雄心。原来,1979年6月,林吉祥把民行党的愿望提高,不再声称只扮演有效的反对党。

他说:《1978年的大选,槟州人民给民主行动党强大的支持。未来的大选,行动党将认真尝试夺取槟州政权,同时将于最近成立一个特别委员会,以研究策划夺取槟州政权的这项任务。 》

他说:《民主行动党如果在将来要达到更辉煌境界,除了集体领导及团结一致外,是没有任何的代替。同时我将不允许任何人士,破坏民主行动党在槟州的极好机会与光明的前途。 》

接着,许多党要响应这一号召,包括李霖泰、P巴都、加巴星、彼德达逊等人。他们的言论已激起民主行动党全党上下更大的信心来夺取槟州政权。林吉祥更在较后时宣布展开民行党《1983年槟州计划》。委任彼德达逊为计划小组主席,以期达成执政槟州的愿望。

槟州民主行动党主席卡巴星说:《槟州人民目前已在公众场所议论。他们皆表示在下届大选时,必须支持行动党上台执政槟州,民政党已得不到人民的支持。 》

民主行动党从1978年大选胜利到扬言要在下一届执政槟州,已是把要求提升一级。在当时的民间反应中,没有人敢否定民主行动党上台执政的可能性,形势对民主行动党是相当不错的。

虽然有些政治观察家不以为然,认为没有得到马来人的支持,民主行动党又无法赢取所有华人席位,要上台执政很难。但是,民政党在1969年大选的时候,也没有人能意料到它竟然可以击败联盟上台执政,因此,谁敢肯定的说民主行动党没有机会呢?

但是,当年槟州彭加兰哥打区的一场补选,却将民主行动党的美梦粉碎了。行动党派出重点栽培的强人张德发硬撼马华的候选人林建寿。林建寿原本是槟州劳工党党要,劳工党在五一三之后被政府查禁,林建寿因此在李三春拉拢之下,加盟马华。

补选投票结果,林建寿挫败张德发,从此亦开启了槟州马华的林建寿时代。彭加兰哥打区的补选结果,带来的变化确实相当严重。首先,它使到林建寿更具有代表性,讲话的声音也大了,增加了马华对民政的威胁,置民政于更不利的地位。其次,它造成行动党的大分裂,不但夺取政权计划破灭,也大大的损伤了元气。

诚然,最快产生连锁反应的民主行动党,党内分裂趋白热化,以陈毓书为首的一派和彼得达逊派斗争越趋激烈,前者还获得来自马六甲的陈德泉国会议员的支持。而在无止息的党内斗争中,林吉祥被指为放错候选人,导致林吉祥大为恼怒,于1980年12月初,愤然宣布辞卸党秘书长职!

林吉祥辞职的理由是,补选期间,他遭受一连串的攻击和非议,说他派错候选人,尤其是一些华文报章带有诋毁他的政治信誉的味道,致使他背上政冶十字架,成为代罪羔羊,在这种情况下,他说已不能执行任务,而应由一位没有背上政治十字架的人担任秘书长。

他坚持行动党并未选错人,即使有机会再重新选彭区候选人,党仍然会选张德发。林吉祥此举,犹如是在行动党内投下一颗炸弹,不但使党员感到震惊,而且党外人士也对突如其来的变化感到费解。不过,也有人认为这是林氏以退为进的策略。抱持这种观点的人认为,林氏是不会轻易辞职的,他的目的是在于消除党内反对他的人。这是以退为进的策略,当林氏受到挽留后,将导致他人的退党。

行动党极力挽留吉祥

可以理解的,林吉祥辞职事件爆开后,即受到党内领袖及党员的挽留,因为在党内并未有人像他那样的政治声望来担任秘书长,支持林氏打消辞意的人包括陈德泉、萧汉钦及陈毓书等人。

1980年12月4日,行动党全国中委会果然一致挽留林吉祥,劝他打消辞意。林吉祥也出席这项会议,表示遵从中委会决定,留任秘书长。但是,事情并未告一段落,反而另有新的发展,原来在中委会上,从讨论林吉祥的辞职到向陈德泉发动围攻!

李高、巴都及胡雪邦指责报章上发表的有关抨击林吉祥对补选处理的文章,是由陈德泉及其他受华文教育的领袖所策动的,陈德泉要求设立调查委员会调查此事,但不得要领。 同时,一些中委也指责陈德泉和国阵党员开设公司,以其太太的名义参股,间接影射他接受国阵的好处。

翌日,陈德泉作出了令人意外的决定,他在致给林吉祥的一封信中宣称暂时退出民行党。信件说他的退党是一生中最痛苦的决定,因为在目前党内此种斗争气氛与环境下,他已完全不能再执行任务,必须暂时离开严重诋毁他政治信誉与政治道德的环境。但是陈君的信又留下一条尾巴说:《一旦水落石出,环境改变,我是必然再会回到行动党的斗争行列。 》

局外人早就料到陈德泉的事件迟早会爆发的,但林吉祥却表示感到震惊。他希望陈德泉以真金不怕火的精神重投行动党的怀抱。林君说:批评是自然的现象,但无建议开除任何人。以林吉祥来说,他刚解决党内的信任危机,不希望再闹分裂,尤其是不想这个由他一手提拔的人离他而去。因此他在当前劝服陈德泉回归,是有必要的。

不过,从另一个角度看,党内的不同派系却借此机会压制陈德泉,以降其威望和影响力,甚至包括不惜与他对敌,例如曾敏兴医生便认为:党将采取更严厉的纪律行动,而会有一些被外来份子利用来展开《恶毒运动》的党员,将受到纪律的整肃。

由此看来,即使林吉祥要陈德泉回归,党内的其他领袖还是要追究因补选而在报章上出现诸多《内幕新闻》来打击行动党的事。陈德泉的事件,事实上只是一个分裂的开始,而不是结束。 无可否认。林吉祥是尽很大的努力挽回陈德泉。除了私人感情外,也不希望被人指称以退为进的向党内异议派开刀;尤其是他的形象备受抨击时,需要暂时平息党内的斗争。

槟州领导层大地震

一场补选,造成行动党内斗纷争,林吉祥接受挽留续任秘书长,但另一边陈德泉却饱受攻击而退党,林吉祥安抚陈德泉成功,压下计时炸弹爆炸,但在槟城的派系斗争转趋公开化,这一件事使到党的完整性遭到重创。

事缘民行党槟州属下10个支部代表,于陈德泉宣布退党的第2天,于1981年12月6日在大山脚召开紧急大会,被认为亲陈德泉的萧汉钦国会议员、陈毓书州议员及秘书吴林炎也都出席,并在会上发言。

大会一致通过2项提案:
一)呼吁党中央挽留陈德泉;
二)呼吁党中央冻结槟州署理主席彼德达逊之一切职务,因为他是此项派系事件之幕后主持人。

由于事态严重,特别是针对彼德达逊议员的指控,林吉祥马上赶来槟城处理纷争。经过商讨后,槟州行动党8名领袖联合发表文告,显示和好如初。一时看来,危机已过去,而且共同出席民行党在威南华都村及高渊支部庆祝成立宴会。

这8个人是槟州行动党主席加巴星、署理主席彼德达逊、副主席萧汉钦、秘书吴林炎、财政黄鸿杰、宣传秘书陈毓书、组织秘书张德发及州议员黄炎光。

同时,林吉祥在槟城宣布陈德泉已经同意回归,声言不会进行整肃行动。不过他促请党领袖,支部及党员停止直接或间接向报界发表文告,以建立有纪律有效能的政治运动。但是,当时一些资深的政治观察家似有先见之明地指出;林吉祥所言表示民行党正处在混乱时期,也会采取纪律行动对付他所不喜欢的党员。

四人帮倒戈跳槽马华

果然不出所料,也证实曾敬兴医生所说的将对一些人棌取纪律行动。在林吉祥调解民行党槟州领袖的危机后的一个月内,又掀起一场大风暴。这次不是针对彼德达逊事件,而是致函吴林炎、萧汉钦、陈毓书及10个支部,促请他们在两周内解释1980年12月6日,公开发表陈德泉及彼德达逊事件的理由。这样一来,立即将原本表面已经平息的争端再次挑起;并且一发不可收拾!

有人认为,这是民行党当权派向华教党员开刀的第一步,林吉祥否认这一点,并说开除问题并不存在,只是党纪律问题。为了表示民行党未排斥华教人士,在纪律函件公开数天,市面议论纷纷之时,林吉祥宣布委任陈胜尧博士出长研究华小问题特别委员会。这个委员会是否能确实执行工作并不是重要的,重要的是行动党用以宣示没有歧视华教党员。陈胜尧受重用,是在陈德泉事件发生后的事。

但萧汉钦等人的事件未能解决,反而越闹越僵,党中委乃授权林吉祥接管槟州党务。就在僵持不下时,民行党独行侠──黄炎光州议员,于1981年2月23日宣布退出民主行动党,接着不久后加入民政党。

这一下子,民政党的州议席又增加至9席和巫统平分秋色,起着一定的政治平衡作用。黄炎光前曾已因与民政党人接触,引致和拿督许岳金的公开骂战,这一次却真的跳槽了。就在黄君退党的第3天,民行党中委采取激烈的行动开除萧汉钦、陈毓书及吴林炎,并冻结有关支部的活动。整个局面马上起了变化,更多的骂战在报章出现,林吉祥受到的围攻程度更是前所未有。

除了陈德泉对3人表示同情和支持外,党当权派显然不惜牺牲,即使因此在槟州立法议会剩下两名州议员──加巴星及彼德达逊。由于陈德泉和党中央唱反调,触怒了林吉祥,最终痛下决心,于3月16日把陈也革除出党。

林吉祥对于一连串的开除行动有话说,他指责黄炎光为了个人的利益,乘机退党,而《三人帮》(林吉祥对萧汉钦、陈德泉、吴林炎3人的形容)却赞扬黄炎光。再者三人帮显示他们准备摧毁民行党,通过这种无情的运动与国阵合作。曾敏兴医生指控陈德泉在过去四,五个月里,积极鼓励和支持槟城三人帮,对党领袖,特别是秘书长林吉祥展开恶毒和居心不良的运动,破坏人民对民行党的信仰和信心。

爱徒叛变,林吉祥痛心疾首

林吉祥和陈德泉的公开骂战是政坛中值得一录的事,这不仅牵涉到反对党的相互倾轧,同时也暴露了人与人的关系是时刻在变化的,尤其在政治上更为常见。

林吉祥说:《在我15年的政治生涯中,曾面对过许多困难与审判,但从未像过去5个月来的经历,那么地使我感到痛心,因一小撮反党份子对我作出最恶毒及肮脏的运动,以通过宣传媒介对我作人格的谋杀。》

《这主要的原因是因为这种恶毒的运动,是来自我一手栽培的陈德泉所策划的。这令我想起历史上的一些悲惨的事实,最亲近的人,往往是最可怕的人,而背叛你的人,也往往是你的亲信。 》

《我要说的是我被陈德泉的〈表演天才〉所蒙蔽。栽培陈德泉是我最大的错误及令我大跌眼镜,正符合了一句话〈知人知面不知心〉。陈德泉现在极力地要破坏党,甚至可能的话要摧毁党,国阵将会尽力地协助他。》

林吉祥说:《我不相信陈德泉的阴谋能成功,因为国阵及以前的联盟都无法摧毁民主行动党,最后陈德泉将自我毁灭。》

陈德泉的答覆说,由于他一生中,对林吉祥太信任和忠心耿耿,才料想不到林吉祥会借刀杀人,发动党变,将他开除。他也说,他对林吉祥已仁至义尽,因是太信任他而遭失算祸害,这是他一生中所做的最大错误。

他并指林吉祥歪曲一切事实,同他作人身攻击,而当他在病痛时,党领袖连一个慰问也没有。接着陈德泉指责林吉祥企图把董教总拉下水,和他所拟议要组织的新党混在一起。他也提出质疑,林吉祥是个问题人物,而且有一些重要的决定事先不告诉他。

萧汉钦等人及陈德泉被开除后,陆续发表多次谈话,全力攻击林吉祥独裁,更说他破坏行动党成长,是个有问题人物。而陈德泉扬言要联合被开除者组织新的反对党,来和林吉祥争一日之长短。

黄炎光有了归宿,陈德泉等人还在观望时局,其中最热衷搞新党的是陈德泉,他先后和拿督曾永森及董教总人士联络过,希望有所成果。但是这个努力没有开花结果,反而是国阵内的马华和民政,积极展开拉拢运动,尤其是马华公会,期望在槟州打出一个春天来。

因此,马华集中争取槟州行动党国州议员,3月29日,萧汉钦、陈毓书及吴林炎宣布加入马华公会,这是林建寿领导下的槟州马华,又打下的一场胜仗。同时,又有一名行动党国会议员黄鸿杰宣布加入马华公会。

紧接着,行动党陆续出现退党潮,包括霹州两名州议员杨显著及郑幼民,再加上较早时退党的林英全,民行党在国州议会的议席顿然大减。林吉祥花费多年栽培心血,到头来又变成一场空。面对众叛亲离的他,内心饱受煎熬,他的痛苦,不是局外人所能了解的。

今天就讲到这里,明晚同样时间,继续为大家讲述林吉祥如何克服逆境,再造辉煌政治人生。

谢谢大家的支持,祝大家新年快乐,晚安,再见。

by:陈同

Advertisements

Posted on 一月 24, 2012, in 馬來西亞的真實歷史, 林吉祥政海浮沉录. Bookmark the permalink. 留下评论.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