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吉祥政海浮沉录》上篇——三起三落的政治家

大家新年好!陈同在这里先向大家拜个年。恭祝大家身体健康,万事如意;心想事成,年年有余。最重要的,是趁着农历新年大家团聚的好机会,向大家的亲朋戚友传达《换》的信念的理想。今年很有可能即将举行第13届全国大选;大家齐心合力,共襄盛举;改朝换代,就在今年!再过一个月左右,林吉祥将迎来他的71大寿。在这个时刻谈论林吉祥,别有一番意义。

在网络资讯发达,丑陋的政治真相再也无法掩盖,人们看清国阵奸险邪恶的一面之后,不约而同奋起,串联号召全民,期望在来届全国大选将选票集中投给民联,达到大马政权变天的终极目标。许多年轻一代的网民,或者,套用台湾政坛流行的名词,叫做《首投族》;他们对民联的支持,是显而易见的;但是,对于民联众多领导人的认识,其实并不多。

说到林吉祥,大家都知道,他就是槟州首席部长林冠英的父亲。知道他当年曾经发动过三次《丹绒战役》。企图夺下槟州执政权,可惜功败垂成。最后,才在308大选的时候,由他的儿子林冠英代他完成了执政槟州的心愿。对于林吉祥前半生的政治经历和各种事迹,我相信,许多少过40岁的朋友都未必知道,更别说年轻一辈的朋友了。

我们大马华裔选民,普遍有一个共同的想法:如果有朝一日,民联真的上台执政了,安华是当然的首相人选。而副首相则基本应该会有二到三人。除了伊斯兰党党魁之外,代表华裔担任副首相者,林吉祥将是不二人选。

安华也不止一次公开表明如果民联入主布城,林吉祥将是副首相人选。当然,这是指民联真的有机会上台执政中央的愿景。当民联一天无法打倒国阵取得执政权,这些愿景,始终流于空谈。

言归正传。林吉祥,是一位怎么样传奇的人物?熟悉大马政治发展史的评论家都承认,林吉祥是天生的政治动物。他在60年代的政坛崛起,经历过1969年的挫败、1982年的失败、1999年的惨败;都没有令他丧失斗志;每一次挫败,都令他的心志更加坚强,越挫越勇!

他在政坛上的三落三起,过程曲折、痛苦、悲伤;但当他再度奋起的时候,所绽放的光辉,又往往比以往更加璀璨、更加光芒万丈。这跟中国伟大的改革领袖邓小平的际遇,十分相似。邓小平在政坛三落三起的故事,举世皆知。林吉祥的成就,虽然无法与邓小平相提并论,但是,两者的命运却是那么的神似。

1969年林吉祥被政府援引内安法令逮捕扣留了16个月。

1987年,他再次在《茅草行动》中被马哈迪用内安法令扣留了将近两年。

1995年全国大选,他在发动的《丹绒三役》中一败涂地,国州议席都输光。。。。这是林吉祥政治路途上的《三跌》。

1971年他从吴福源手中接过行动党秘书长职位,成为行动党最高领导人。

1990年全国大选,他在槟州发动《丹绒二役》,直接挑战林苍佑,龙头对决,一举挫败槟州首长;并且成功否决槟州国阵州议会的三份之二优势。

2008年,他率领行动党大军督战全国大选,儿子成功推翻国阵槟州政府,一园多年来行动党执政槟州的梦想。。。。。这就是林吉祥政治路途上的《三起》。

和他同时期的政治人物,包括DR辛尼华沙甘、陈志勤、林建寿、林苍祐、李光耀及蒂凡那,如今退休的退休,去世的去世,硕果仅存的李光耀,也已垂垂老矣。这首中国古诗,颇能放映出林吉祥现在的心境:《去年今日此门中,人面桃花相映红;人面不知何处去,桃花依旧笑春风》。

而从当年一路走来的《火箭三剑客》:林吉祥律师,曾敏兴医生和卡巴星律师;如今皆已白发苍苍。曾敏兴医生早已退居幕后,剩下卡巴星和林吉祥,继续为民主行动党的接班工作护航。

我们可以这么说:没有民主行动党,就没有今天的林吉祥;同样的,没有林吉祥,也不可能有今天创造辉煌的民主行动党。有人形容他是行动党之父,也有人说他是独裁者。有人赞赏他思想开明,但是,也有人认为它保守封闭。

走过长达50年的政治风雨路,不止一次被当局援引内安法令扣留,监禁;仍然不屈不挠,坚持走自己的路,不向强权低头。无人能够动摇他的政治信念。

今天的行动党,人才济济。和90年代以前的行动党已经不可同日而语。尤其看到儿子林冠英已成大器;具备足够的能力率领行动党继续攀登政治高峰;林吉祥应该老怀告慰了。在深入讨论林吉祥的从政经历之前,先来看看他的身世背景。

林吉祥(LIM KIT SIANG),祖籍福建省林宝山,1941年2月20日出生于马来西亚柔佛峇株巴辖(Batu Pahat)。林吉祥的父母亲皆从中国南来马来亚谋生,父亲是阉鸡和阉猪工人,母亲是家庭主妇。

林吉祥在家中排行最小,上有两个哥哥及一个姐姐,在那个求学不容易的年代,他曾经在夜校接受两年半的小学华文教育,后转到英文小学就读。中学毕业后,林吉祥曾经在新山担任过一年的临时教师工作。

1961年,他到新加坡《海峡时报》当记者,任职三年。在1963年到1965年转任新加坡文化部属下的电台记者;并在这段期间担任新加坡全国新闻从业员协会秘书长,投身工运界。差不多在那段时间,他结识了蒂凡那(Chengara Veetil Devan Nair)。他是林吉祥的政治启蒙师父,也是改变林吉祥命运的人。

蒂凡那(1923-2005)在星马政坛上也是一位充满传奇的人物。要讲述林吉祥的从政路,和马来西亚民主行动党的创立经过,就不能不提蒂凡娜。他原是一名教师,在1948年时参加反英同盟,这个组织在当时被英国殖民地政府认为是亲共的。当时这个组织的领导人就是蒂凡娜和林清祥。1954年,蒂凡娜被李光耀邀请成为新加坡人民行动党的发起人之一。

1956年,新加坡陷入学联和工运掀起反政府运动,当年殖民政府的林有福首席部长下令逮捕林清祥、蒂凡那等人。1959年行动党通过选举在新加坡上台执政,林清祥及蒂凡那等8名著名左翼领袖恢复自由。

1961年,李光耀与林清祥闹分裂。分裂的其中一个最大的原因是他们对新加坡加入马来西亚产生重大的政治分歧。林清祥率其左翼份子脱离行动党另立《社会主义阵线》(简称新加坡社阵)。当时蒂凡那是支持新加坡加入马来西亚的;因此他疏远了林清祥,选择加入李光耀的阵营;因而在1963年重回人民行动党的领导层担任中委。

1964年4月,马来西亚举行全国大选,李光耀决定派一支象征式队伍投石问路,由蒂凡那率领9人参加国会选举,另少数人角逐州议席。当年,蒂凡娜在吉隆坡孟沙区国会议席出战,新人吴福源角逐吡叻班底区州议席;陈崇美、江荣华及林幼福提名角逐槟城州议席。

选举结果,新加坡人民行动党战绩糟糕,只有蒂凡那一人中选孟沙国会议员,其他8个国会议席候选人悉数败北。但它的意义是深远的;马来联邦这里,由蒂凡那一人撑起人民行动党的一片天,同时也为后来民主行动党的诞生播下了种子。

1965年,新加坡突然宣布退出马来西亚成为独立国,这意味着在马来西亚活动的人民行动党将划上句号。人民行动党的联邦党员如果要继续生存,就必须先解散后改组,重新注册一个全新的政党,方能浴火重生。而这个改组及重新注册的沉重担子就落在蒂凡那的身上。这个时候,蒂凡那的身边已有一位得力助手,他就是林吉祥。

1964年已成家,并育有三名孩子的林吉祥决定从政,参加了新加坡人民行动党。1965年,25岁的林吉祥任马来西亚民主行动党首任秘书长蒂凡那的政治秘书。当年,他毅然辞去月入千元的电台主编高职而接受月薪800元的政治秘书职,即使家人不赞同,林吉祥还是一头栽了进去,而且没有回头路。

在当时蒂凡那还有另一位得力助手,他就是备受行动党重视和栽培的新秀吴福源。这位出生于吉打鲁乃的精英是澳州大学的绘测师,专业是城市规划。

吴福源在1964年参加马来西亚的大选失败后仍留在行动党内,并协助蒂凡那将人民行动党改组成为马来西亚民主行动党。以社会主义方式成立的民主行动党,与新加坡人民行动党和中国共产党一样,党内最高实权领导人,是秘书长。吴福源凭他的高学历被蒂凡那物色成为接班人,先是被委为党副秘书长(秘书长是蒂凡那)。

1968年党代表大会上,因为蒂凡那准备在国会议员任期满后回到新加坡;吴福源接替卸职的蒂凡那成为党秘书长。1969年,蒂凡那回到新加坡协助李光耀领导新加坡职工运动。1981年因表现特出,他被李光耀推荐为新加坡总统。

1985年,李光耀在其回忆录中说,因发现蒂凡那酗酒后举止异常,乃劝他辞职。1987年蒂凡那在《远东经济评论》否认酗酒,导致李光耀提出诉讼。1995年蒂凡那移居加拿大。1999年他又在加拿大的一家报纸指责医生对他诊断错误,结果又引发李光耀再提诉讼。2005年蒂凡那在加拿大逝世,结束其争议性的一生。

对林吉祥来说,蒂凡那是他的政治启蒙师父,他一生敬仰蒂凡那,蒂凡那的悲剧是他心头永远的伤痛。话说回来,虽然吴福源已成为蒂凡那的接班人,但林吉祥却在参政后凭自己的努力和实力,在政坛上冒出头来。

超人丘光耀曾经在他的着作《超越教条与务实:马来西亚民主行动党研究》书中说道;林吉祥因为只有高中毕业学历(他后来在狱中考取伦敦的校外法学学位),因此必须比其他人更勤奋的工作。眼见个个中委多是大学生和专业人士,林吉祥的献身精神就比其他人更出位,包括以党总部为居所,日以继夜地为党工作。

有两件事对林吉祥日后的爆红有很大的帮助,第一件事,是1968年11月24日,他代表行动党,与民政党中委赛纳吉博士,在吉隆坡进行一场轰动朝野的《文化大辩论》。那时他已是党的组织秘书。民政党除主讲人赛纳吉(他也是民政党主席赛胡申阿拉达斯的胞弟)外,陪同出席的人物有陈志勤、林苍祐及JB彼德医生。

挑起论战的原因,是在于以全新姿态出现在马来西亚政坛的民主行动党,提出了《马来西亚人的马来西亚》口号。 赛纳吉曾这样质问:他不了解《马来西亚人的马来西亚》的含义,他认为马来西亚的文学只能用马来文书写,而马来西亚文学也必须包括印尼文学在内。林吉祥形容赛纳吉所描述的文化政策是:《印尼人的马来西亚》。

这一场由上午10点直到下午4点半才结束的大论战,反映出更多的人;尤其是华人认同林吉祥的多元文化论述,而不是单元文化。虽然辩论不定输赢,但明显地,林吉祥已从中崛起成为年轻的能言善辩的从政者,他已经一炮而红。

第二件事,是沙登州议席补选。沙登一向是左翼社阵的堡垒区,因社阵议员辞职以抗议马来西亚的不民主而有了补选。由于林吉祥的辩才出色和在党内的活跃,当1969年正月沙登区州议席补选时,行动党就派林吉祥上阵。

虽然联盟(马华)的庄迪福以607张多数票压倒林吉祥,但林吉祥已使自己成为大众熟悉的政治新秀。联盟得票6535张,行动党得票5928张,而民政党的陈汉水只陪太子读书。林吉祥经这两次的考验,终于为他的日后政途铺设了一条康庄大道。

经过磨练的林吉祥,使自己更成为名副其实的重炮手,他一方面抨击左翼的劳工党在1967年领导的《槟城大罢市》未顾及可能引发的种族冲突;另一方面又对马华公会左右开弓,形容这个政党缺乏民族骨气。林吉祥更指责马来西亚在1967年加入《世界反共同盟》,他进而挑战联盟政府支持中国加入联合国,并与之建交。

由于1969年的政局对反对党有利,在劳工党杯葛选举下,所谓第三势力的反对党从中涌现,它们是民政党、人民进步党及民主行动党。选举结果,收获最大的除了民政党外(民政执政槟州,拥有8个国会议员),就是拥有13名国会议员及31名州议员的民主行动党了。林吉祥就是其中一名国会议员,奠定了他的政坛青云路。

不过,由于1969年大选后爆发的513种族冲突流血事件影响,当年在选举中大胜并没有给行动党带来政治上的优势,反而遭受一连串的磨难。最大的磨难发生在林吉祥身上。

事情的经过是这样的:由于沙巴州大选安排在联邦大选后的10天才举行,因此在5月10日联邦选举成绩揭晓后,林吉祥并没有歇下来大事庆祝,而是在1969年5月13日由隆飞赴沙巴,以为独立人士候选人打气。讵料在5月15日,也就是513事件后的第二天,沙巴首席部长慕斯达化将林吉祥驱逐出境,他只好从东马转机到新加坡。

这个时候,有亲友及同志特别赶到新加坡国际机场警告他不得返国,否则肯定会被捕。林吉祥没有接受劝告,他毅然决定在5月18日乘机飞返吉隆坡。一下飞机他就被逮捕了。而后在内安令下被扣留16个月,直到1970年10月1日获得释放。

虽然身系囹圄,林吉祥却因祸得福。他的被捕,虽然可以看做是他政治生涯的一次低潮,但是也因为如此,更突显了他不畏强权的人格特质。相比之下,行动党当时的秘书长吴福源就逊色得多了。

与林吉祥一样,吴福源也当选孟沙区国会议员。当时他还曾经到处奔走,要争取林吉祥的释放。后来,也就是1969年6月16日,吴福源代表行动党应邀参加在英国举行的第11届社会主义党国际大会,以便在大会期间向联盟政府施压释放林吉祥。

这期间,有压力迫使吴福源不要回到马来西亚,胆怯的他,结果在欧洲逗留两个多月后,在8月才来到新加坡,但他拒绝回国。因为他被告知一旦回国将被逮捕。由于他举棋不定,行动党一些领袖特别专程到新加坡劝他回国领导行动党。

根据范俊登在1972年的说法,吴福源表现得胆祛懦弱,他不想成为另一个林吉祥,也不想成为政治的殉道者,他甚至建议选林吉祥为秘书长,而由范俊登出任代秘书长。

1969年的10月1日,吴福源从香港致函给党主席曾敏兴辞卸秘书长职,中委会接受所请,选了林吉祥出任行动党的秘书长。林吉祥可谓《塞翁失马,焉知非福?》后来当林吉祥在1970年出狱后,他建议让吴福源重返行动党。吴福源要求担任党主席,但不被中委接受,只接受吴担任副主席(1971年2月)。

吴福源的另一个败笔是在1971年期间,介入与马华的秘密会谈。当时(1971年3月)马华建议解散民主行动党,党员个别加入马华公会;行动党则建议直接加入联盟或成为联合政府一员。结果无法达成协议。未料此事在后来掀起口水战,吴福源也因为擅自行动,背着党擅自决定行事,在1972年6月18日的中委会上被开除党籍。就这样吴福源加入了林苍祐的民政党。

1974年他代表民政(国阵)角逐孟沙国席但失败,从此退隐政坛。后来他跑到越南发展而闯出一个春天来,但这已和政治无关。吴福源的昙花一现也注定了他是一位政治悲剧人物。

没有了蒂凡那和吴福源的行动党,逐渐发展成林吉祥的行动党,正是因为有林吉祥这样充满魄力,不惧权贵打压,不向政治恶势力低头的领袖。林吉祥面对压力和挫折的忍耐力和坚韧性,是非常强的,这和安华的情况几乎一样。所以,即使称林吉祥和安华是大马政坛上两个不倒翁,相信也是贴切的。

今晚就讲到这里。谢谢大家的支持。

今天是大年初一,难得大家相聚一堂,来听我老人家说故事;再一次谢谢大家,恭祝大家在新的一年里,龙马精神,健步如飞,欢乐过新年。

晚安,明天同样时间,我们再见。

by:陈同

Advertisements

Posted on 一月 23, 2012, in 馬來西亞的真實歷史, 林吉祥政海浮沉录. Bookmark the permalink. 留下评论.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