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珠香米——大马华裔米商最后一个堡垒


相信大家都知道,80年代以前,大马米粮供应,多数由华人经营。那个时候,市面上的白米有很多品牌,包括龙珠,Jasmine,Jati,红毛丹,太阳花等等,都是华裔米商的品牌。当年大马其中一位最大的白米供应商,也是大家熟悉的,郭鹤年,郭老先生。

进入80年代,为了大力推展新经济政策,马哈迪强势介入大马商界版图。先是强制规定所有华商,农历新年进口蕉柑,必须事先获得 Pernas,就是国家企业,发出 AP,才能进口蕉柑。 马哈迪的用意,就是要控制华人企业,从中进行剥削。

接着,他把矛头指向国内的白米市场。当年国内白米市场,绝大多数是华商在经营。马哈迪为了掌控市场,宣布成立《国家稻米局》Beras Nasional Berhad,简称 Bernas。政府同时立法管制白米的流通,宣布国内所有白米商,必须向 Bernas 购买白米;而且政府也取消了华商原本拥有的白米入口准证,只有 Bernas 持有唯一一张AP。

这就是说,只有国家稻米局才能合法从泰国和其他国家进口白米,其他米商全部禁止进口白米。华裔米商别无选择,必须向国家稻米局拿米来卖。国家稻米局,因此垄断了国内的白米供应市场。而白米的价格多少,完全由国家稻米局来订。包括国内的白米产量,稻农也必须将所有收成卖给国家稻米局,米商被禁止直接向稻农收购白米。

Bernas 原本是国家设立的公司,后来由罗斯玛家族的朋党收购。 目前是罗斯玛的家族掌控 Bernas。国家稻米局掌控了国内白米批发市场之后,便计划进一蚕食国内的白米企业。

郭鹤年先生早早意识到政府的意图,在国家稻米局成立不久,便宣布退出大马白米市场,不想被马哈迪的朋党来操控他的公司。郭老企业遍布全球,他当然随时可以抽身,但是,那些生意完全依靠白米市场的华商,怎么办?只有任由宰割了。

进入90年代,国家稻米局开始了下一个部署。。逐步蚕食华裔米商的公司。由于白米供应被 Bernas 垄断,华裔米商只能向 Bernas 买米。那么,他们的企业前景,就像粘板上的肉,任由 Bernas 予取予求。经过将近10年的发展,国内的华裔米商公司,已经被Bernas收购得七七八八。只剩下龙珠香米的公司,福裕有限公司的老板邱先生,选择顽抗到底。

为什么 Bernas 那么用意收购华裔米商的公司?原因当然是,一来,Bernas 掌握了白米供应的命脉,二来,Bernas 看准许多华商资金周转不灵。Bernas 通过放帐方式,提供白米给米商,让米商积欠数以百万计的款项,然后就一这些帐款来换取有关米商的股份。一些没有察觉 Bernas 阴谋的米商,当发现 Bernas 前来表明收购意图的时候,才发觉已经肉在粘板上。

许多华裔米商在经过一段时间的抗战之后,都因为无法都得过Bernas,因而心灰意冷,最后宣布投降。而福裕 Hock Ju Edar 的邱老板,是一位精明的商人,他早就料到 Bernas 的魔掌迟早会伸向他的公司。他早早做好准备,进行长期的抗战。他是大马米商公会的领导人,他的公司,也准备了充足的《子弹》。。。。现金,要跟bernas斗到底。

2006年,Bernas 终于找上 Hock Ju,表明收购意图。 邱老板静静聆听 Bernas 开出的收购条件。 国家稻米局的代表,开出两个条件。第一个:只要 Hock Ju 肯让出 51% 股权,国家稻米局保证它的白米供应不会出现问题。第二个,是在成为国家稻米局的子公司之后,每逢 5 年一次的全国大选,必须提供国阵政治献金!

这献金的数目,据说多达数百万!Hock Ju 老板一口回绝!他认为自己辛苦耕耘了几十年的心血,岂能如此轻易让别人不劳而获? 再说,有关政治献金的部分,更是离谱。他们规规矩矩的做生意,从来不粘政治,为什么要平白无辜的奉献政治献金?

国家稻米局的代表碰了一鼻子灰,悻悻然离去。但是,事情并没有因此结束。由于邱老板是米商公会领导人,米商公会有一定的影响力,国家稻米局不敢轻易不供应白米。但是,国家稻米局却经常故意刁难 Hock Ju。比如香米供应 Hock Ju 如果向国家稻米局订购 100 吨,后者往往只给50吨,或者更少。理由是:货源不足。但是其他米商的供应量,却不会有短缺的现象。

当白米价格涨价的时候,国家稻米局也不会先知会 HockJu。但是属于国家稻米局的子公司,却获得事先安排囤货。往往在涨价之前,这些公司都能事先得到关照,至少囤积一百几十吨的米。而 Hock Ju 就没有这种便利。所以当国家稻米局宣布白米涨价的时候,Hock Ju 往往无法可施,只有随着调整价格。

但是其他米商因为有囤货,可以继续按照旧价 Offer 消费人。这样就使得 Hock Ju 成为消费市场的箭靶!不知内情的人,往往责怪它为什么立刻以新价售卖白米?Hock Ju 有苦说不出。

更严重的,是原本Hock Ju跟国家稻米局的来往,是有一个月帐期。而 Hock Ju 每个月都准时还账,时刻保持醒觉,不能拖欠太多帐项,以免超出自己经济能力的负担,被Bernas有机可趁。而Hock Ju一直都有银行开出信用保证书,保证的数目,据说是500万。

不久前,国家稻米局忽然对Hock Ju表示,上头指示,他的信用保证书不能被接受,必须马上还款。限期 Hock Ju 两个星期内必须以 500 万现金还账,否则就中断香米和白米的供应!这一招很毒辣!虽然 Hock Ju 资本雄厚,但是要在两个星期内拿出 500 万现金,对一家不算很庞大的米商来说,毕竟是非常辛苦的。

最后,据说 Hock Ju 将大多数的储备金拿出来,再跟银行商量,得到一笔临时贷款,终于暂时解决了问题。 但是,Hock Ju 的麻烦,会因此完全解决了吗?谁也不敢说。以后国家稻米局还会继续使出什么阴招?Hock Ju的老板曾经私下慨叹,他也不知道自己能够顶多久。

也许,迟早有一天,连着最后一个华裔米商的堡垒,也可能失守了。。。。

by:Danfeng Zhang

Advertisements

Posted on 一月 17, 2012, in 龙珠香米——大马华裔米商最后一个堡垒, 大马华商的故事. Bookmark the permalink. 留下评论.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