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茅草行动第二章:华文教育最黑暗的年代》

2007年4月,刚刚从监狱里被释放不久的公正党顾问安华,在雪兰莪依约镇(Pekan Ijok)发表政治演说的时候,公开承认在1987年茅草行动中,自己担任教育部长时《委派不谙华文老师出任华小高职》的政策执行过程中,出现偏差个案。他承认在处理这件事方面出现错误,并且向广大华社道歉。

不过,他也说明,由于受到巫统制度框架的限制,无论是谁担任教育部长,都无法做出改变。因此,唯一能够促成改变的途径,只有政治变天,政权轮替。安华的解释,受到前任教总主席沈慕羽局绅的认同。

沈慕羽局绅在60年代曾经是马华青年团的创立人兼第一任团长(后来被陈修行开除党籍),对于政府内部的运作多有了解,因此他明白安华的处境,接受安华的解释。不过,沈慕羽局绅也认为,除了安华之外,还有两个人必须对1987年《茅草行动》事件 ,向大马华社道歉。这两个人,就是前任首相马哈迪,和现任首相纳吉。

沈老认为,纳吉和前任首相马哈迪,应该为1987年茅草行动负责任,并向人民公正党顾问安华依布拉欣看齐,承认错误,并公开道歉。沈慕羽说:当年以《1960年内安法令》逮捕以及扣留华教工作者的内政部长是马哈迪,因此老马有必要为自己的行为道歉。

至于纳吉。沈老说:纳吉当年在Kg.Baru发动马来人大集会,公开张挂《用华人的鲜血染红马来人的剑》布条,还有发表许多极度煽动种族对立情绪的言论,是在为当年的《茅草行动》铺路而营造的暴动气氛。因此他认为纳吉也应该为此事道歉。

不过,后来纳吉一口否认当年有发表过这些煽动言论,虽然面对铁证如山的证据,他始终否认到底。这个就是纳吉的个人风格,他不断为他自己曾经亲手干过的错事漂白、否认;或者指别人污蔑他,认为他其实什么错事都没干过。

面对当年拍摄的照片证据,他也是一贯否认,或者,顾左右而言他。这个就是我们现任首相受到公认的品格特质。针对马华不断要求安华对《茅草行动》负起全责,沈慕羽虽然表示《个人有各人的看法》,但是他显然对马华从来不敢要求马哈迪和纳吉向华社道歉一事,很不以为然。

沈慕羽承认,目前一党独大的巫统,是摧毁华教的根源,更指责进入巫统的马来人,都是为了“升官发财”。他也指出,“新经济政策”的执行偏差,是造成“马来人特权”出现的最主要原因。但是他也说:“我们只能说反对新经济政策,不能说反对巫统,因为会引起种族冲突。”

这是因为巫统认为他们代表马来人,批评巫统就是批评马来人;从过去许多例子证明,巫统往往喜欢把非土着对他们的批评,转变成操弄种族及宗教的课题;继续在华社的伤口上挖掘他们最大的利益。事实上,华人的权益问题和华文教育问题,一直就是巫统不断用来剥削,以取悦马来社群的《定期存款》。《茅草行动》只是把这种剥削行为推向最高峰而已。

自从《内安法令》于1960年在国会通过并实施以来,《茅草行动》是第一次被动用来对付华教最高领导机构的领导人!马来西亚历任首相,从东姑阿都拉曼、敦拉萨,到敦胡申翁,虽然不断通过各种手段打压及剥削华文教育的发展空间;但是,动用内安法令来对付华文教育,马哈迪却是第一人!

1987年《茅草行动》中,被逮捕的4名华文教育机构最高领导人,包括董总主席林晃升、教总主席沈慕羽局绅、教总副主席兼尊孔独中校长庄迪君博士,和华社研究中心主任柯嘉逊博士。柯嘉逊博士在他的回忆录中这样写着:“《茅草行动》已经彻底暴露了《内安法令》完全只是国阵的工具的虚伪!”

所谓《内安法令是为了保护国家安定,不受恐怖主义份子破坏安宁》云云,只是一个彻头彻尾的谎言!尤其是,当《内安法令》被利用来对付手无寸铁的华教人士的时候,无论马哈迪政府如何自圆其说,马华如何为它涂脂抹粉;都无法掩饰国阵的丑陋真相。

柯嘉逊说:《茅草行动》的丑陋真相,在大马发展史上还有一项无法磨灭的污点:这是大马华文教育185年的发展历史上,第一次被国家领导人以《破坏国家和平》罪名,动用《内安法令》逮捕4名华教最高机构领导人!

手无寸铁的文弱书生,竟然被当成《破坏国家和平的恐怖份子》,这种只有在民智未开的落后国家才会用的打压伎俩,竟然被强调民主自由的国阵一再滥用,胡乱套上莫须有罪名,不须审讯,受害者也无法获得辩解机会的情况下,被收押监禁。因此,《茅草行动》堪称是大马华文教育史上最黑暗的年代!

《茅草行动》一共逮捕了119人,包括巫统、马华、回教党、行动党、董教总、华团、华社志愿团体和个别人士。表面看来,《内安法令》的逮捕行动很《公平》,因为连执政党的人也名列被捕者名单。但是,往深一层探讨,却不难发现,许多逮捕的动作、被捕的人士,其实只是《做戏》罢了。

基本上,巫统和马华国州议员也被捕,只是为了掩饰他们背后的真正意图。背后的意图是什么?背后的意图,其实就是他们真正要捉的,只是反对党和华教人士!至于被捕的执政党人士,只是配合当局演一场戏罢了!我这样讲,是有足够的文件记录证明的。有三个疑问和理由支持我的论点。

第一个疑问:被捕的人士都是相对比较温和的;而在同一个课题上措辞强烈的人,包括李金狮、纳吉、莫哈默拉末、莫哈默泰益、沙努西祖聂,为什么都没事?

第二个疑问:为什么被捕的人士,受到当局双重标准的对待?

执政党的扣留者,在扣留所里可以享受KFC炸鸡和肉骨茶(这是当年有份被扣留的马华领袖叶炳汉和陈思源亲口说的);而且也不会受到太多盘问和刁难;甚至还受到礼遇。

但是反对党和董教总的被扣者,却只能吃不新鲜的食物,简单的咖喱配饭;几乎每天晚上每个一个小时就押你出去盘问,来来去去就是重复同样的问题,故意不让你睡觉,让你精神崩溃。为什么同样是内安法令扣留犯,待遇却有天渊之别?

第三个疑问:在过了60天的单独囚禁期过后,为什么执政党的被扣者绝大多数获得释放,只有反对党、董教总和华社人士大部分被马哈迪亲自签署扣留令,被押送到太平甘文丁扣留营继续囚禁?

当年被扣留的马青署理总团长陈思源回忆说,当时其中一位盘问官曾经很坦白的告诉他:《我们需要从每个执政党中挑选至少一位代表,将他们送进甘文丁;这样才能显示我们公平对待所有人;而你就是最适合的代表。》

结果陈思源成为马华被扣者当中,唯一在单独扣留60天期满后,被送往甘文丁继续扣押的《马华代表》。这不是做戏,是什么?

陈思源是马华里面比较有良知的年轻领袖。针对恶名昭彰的内安法令,他说:任何人如果被不公平或错误的扣留,而《内安法令》又不允许公开审讯,也不允许受害者进行抗辩,那要如何说出事实?如何为自己鸣冤?

另外,还有一名被逮捕人士是一名信奉基督教的马来妇女,名字叫做希尔米诺。她被逮捕的原因是,身为马来人却信奉基督教!在大马联邦法令条文中指出,马来人应该信奉回教、说马来文及学习马来文化。但是,内安法令一向只用来对付破坏国家和平的恐怖分子;用内安法令逮捕反对党和董教总人士,基本上就已经不对。现在还被用来对付改信基督教的马来妇女!很明显的,内安法令已经被马哈迪滥用;绝对的滥权和独裁专制!

舆论形容,这是马哈迪首相确立其“强人政治”的标志。他的强人标志,是牺牲全国人民,尤其是华社族群的利益和权益而树立起来的。《茅草行动》就是马哈迪充分利用华教问题,刻意挑起马来族群和华社指教的尖锐对抗;从两大民族之间的矛盾来谋取他个人最大的政治利益。

这种行为,非常接近古三国时期,曹操那句流传千古的名言:《宁可我负天下人,不可天下人负我》!从个人的奋斗过程来看,如何从一个亡命之徒变成后来的政治枭雄,马哈迪和曹操之间,颇有相似之处。

我们现在来清算一下,在《茅草行动》之中,获得最大利益的人是谁?

当然,第一个就是马哈迪。他因此而巩固了他在巫统党内的强人地位;真正达到了只手遮天的境界。

第二个,是纳吉。因为在巫统党选中,最后一分钟倒戈支持马哈迪,他因而得罪不少B队的领袖。但是《茅草行动》里他落力的表演,无所不用其极的大量施展煽动功夫,最后协助马哈迪成功进行大逮捕;功劳很大。从此他在党内平步青云,20多年后的今天,成为首相。

第三个,是莫哈默拉末Mohamed Rahmat。觉得有点意外?其实,他绝对是其中一个最大的受益者。当年他在老马上台之后,一度被边缘化,1982年还被派去印尼担任大使。1987年,由于在党争中力挺马哈迪的A队,结果押中积宝JACKPOT,政治前途咸鱼翻生;在内阁改组中受委为新闻部长。

接着,他凭借在《茅草行动》中非常出色的演出而进一步得到马哈迪信任和重用,一直担任新闻部长,兼任巫统总秘书,直到1999年退休。而在《茅草行动》中,得到最艰苦心志磨练的人,是谁?或许你不会想到。这个人,就是—-林冠英!

这里特别提起林冠英,是因为要告诉大家,他在扣留营里的铁汉风格表现。根据后来陆续被释放的行动党领袖当时的描绘;林冠英在面对盘问官不断重复骚扰、重复精神轰炸、重复盘问同样的话题的时候,不但没有崩溃,还表现出铁一般的意志力。

他不但大声回呛盘问官,有一次甚至在面对狱卒的无理欺负时,虽然手上戴着手铐;他还奋力举起椅子,准备跟狱卒对着干!最后反而是狱卒被吓得不敢造次!这件事,当年在甘文丁扣留营内轰传,人人都对林冠英另眼相看!连那些原本以为外表文弱的林冠英好欺负的狱卒,以后见到他都不敢在招惹他。

成为内安法令扣留犯,对林冠英是很好的体验和磨练;让他更清楚的体会到政治局势的黑暗面和不公不义的一面。对于他几年后再次因为为未成年少女申冤而扛上千人马六甲州首席部长,最后被恶势力打压而再次坐牢;在心志上已经完全可以承受冲击。永远不向恶势力低头的林冠英,终于在2008年的308大选中吐气扬眉,率领民联大军,一举拿下槟州执政权;成为槟州首席部长。

3年多以来,他的政绩标青;虽然不断受到巫统背后撑腰的反对势力的破坏,但是他始终没有被击倒,反而经常谈笑用兵。林冠英的表现,使他成为槟州选民的偶像;如无意外,民联槟州执政权在来届大选应该是稳若泰山;国阵短期内撼动不了。

最后,在《茅草行动》中,受害最大的是谁?

第一个受害者,当然就是华文教育。
第二个受害者,是国家的民主制度。
第三个,也是最大的受害者,是印刷媒体。

当年被吊销出版准证的国文《祖国报》Watan;英文星报The Star和中文星洲日报,经历过这段苦难日子以后,各自的发展不尽相同。尤其中文报界,因为这次事件之后,出现了天翻地覆的变化!报界的版图从此洗牌!

今天就讲到这里。明天的《茅草行动最终章:马哈迪对印刷媒体的致命打击》再跟大家开讲。

谢谢!祝大家晚安。

by:Mask Man

Advertisements

Posted on 一月 13, 2012, in 茅草行动—你不知道的真相, 馬來西亞的真實歷史. Bookmark the permalink. 留下评论.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