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茅草行动第一章:为什么总是拿华人开刀?》

相信大家都听到过,也都知道,大马80年代末期发生过一次以内安法令到处胡乱捉人的所谓《茅草行动》,马来文叫做《Operasi Lalang》。

时间是1987年10月27日。

这是大马人权发展史上,最黑暗的一天。

在进入正题之前,请先容许我跟大家温习一下,《茅草行动》的演进表:我认为这是有必要的,虽然许多经历过24年前那个动荡时代的朋友,或许已经知道《茅草行动》,但是许多年轻的朋友未必清楚整件事情的来龙去脉,因此我觉得有需要先让大家了解《茅草行动》的轮廓。

1987年4月24日,巫统党中央举行代表大会,中央代表们在激烈的党争中投票,让A队的马哈迪以微弱的43张多数票,击败由东姑拉沙里领导的B队。马哈迪派系大胜之后,迅速在党内清除异己;大会过后,12位巫统党员入禀高庭,指巫统代表大会出现程序错漏违法,要求宣判巫统为非法组织,并且判决选举无效。

当时,马来社会也因为巫统这场前所未有的党争而分裂,失去一半马来社会支持,马哈迪的政权,岌岌可危。

1987年8月,政府宣布派遣约100名不谙华文华语的马来公务员,到全国华小出任校长,副校长,行政主任和训导主任这4个高职,引发董教总严厉抗议,华社群起鼓噪。要求政府教育局收回成命。

但是,时任教育部长的安华却坚持不肯妥协。当年董教总所喊的口号,是说华社不是反对不同种族的公务员到华小担任高职,只要对方懂得华文华语,董教总不会反对。董教总一再声明,这是教育问题,不是种族问题,更不是政治问题。

10月4日,教育部长安华公开表示,他只是执行政府的既定政策,不谙华语的高职人员调指令,他是不会收回的。安华的宣布,进一步激怒了华社。

由于捍卫华小,是当年华社的首要任务,华小问题一直牵动着每个华人的敏感神经;马华公会,民政党,史无前例地与行动党,董教总和100多个华团组织站在一起连成一线,向政府施压,要求将不谙华语的高职人员调走。

10月8日,一个以捍卫华小的名义成立的委员会成立,决定在3天后,即10月11日,在吉隆坡天后宫发动一场捍卫华小,抗议不谙华文者派到华小担任高职的大集会。集会上宣布,如果政府不肯俯顺民意,3天后将号召受影响的华小展开罢课行动。当时响应号召的学校极多,学生人数估计多达4万5千人。

当时代表大会发言的董总主席林晃升强调:这个课题绝对不是种族课题。他说:“我们准备接受任何种族1老师,只要他拥有合格的华文资格。”由于教育部始终不肯妥协,因此罢课行动进入倒数。

10月13日,马华与民政的部长在内阁力争,内阁终于决定愿意与董教总及华团进行协商。有鉴于政府表达了协商的意愿,捍卫华小委员会决定取消罢课行动。

但是由于时间紧迫,一部分受影响的华小,还是在10月14日进行了一天的罢课行动。罢课的学生人数多达3万人。虽然罢课行动取消,但是这却为巫统提供了一个很好利用的平台。

10月15日,巫统宣布,原本预订11月在新山举行的党周年庆典改在吉隆坡举行,并宣称将号召50万人走上街头《誓死捍卫马来人权益》。

10月17日,由时任巫青团长的纳吉号召,超过两万人出席在吉隆坡kg.baru的露天体育馆举行《捍卫马来人权益大集会》。会场内充满了极端种族主义的口号和布条,所有的口号和布条,都是冲着华人而来!其中一张布条。画了一把马来短剑,上书《以华人的鲜血染红它》!

当时在场的马来群众,群情汹涌,个个好像吃了兴奋剂一样,情绪濒临失控。

响应纳吉号召的巫统领袖,包括当时的新闻部长莫哈默拉末、雪州州务大臣莫哈默泰益、农业部长沙努西祖聂、副内政部长梅格祖聂、柔佛州务大臣慕尤丁等等。而事件的主角人物,教育部长安华,并没有出席集会。

刚刚在4月当选中选为巫青团总团长的纳吉,故意怂恿巫青团员及巫统极端种族主义分子,大肆抨击马华署理总会长兼劳工部长李金狮;炮火也扫到教育部长安华。当时巫统党内有一股声音,要求首相马哈迪革除李金狮和安华的部长职位。整个事件已经演变得渐渐失控。
10月17日马来人大集会当天,吉隆坡许多华人经营的商店纷纷关门歇业。当时走在吉隆坡街头的华人,都很害怕到马来人居多的地区,尤其是Kg.Baru一带。

有人事后回忆说,当时吉隆坡气氛紧张而且诡异,要上街头都得找伴;经过马来人居多的地方,都会觉得那些马来人一直盯着你,表现得非常不友善。这种紧张而且诡异的气氛,通过传播媒体,迅速扩散至全国各地。

如果把这种紧张气氛形容为充气的气球,那么,天后宫的华人大集会,为这粒气球充了一半的气;马来人在Kg.Baru的激情大集会,则已经将这粒气球填满了所有的空间;濒临爆破边缘了!如果加上2个星期后的巫统50万人街头示威游行,局势肯定将会失控!

当年的全国总警长敦韩聂夫在回忆中说:当时的气氛非常紧绷,警方也意识到很可能随时会失控,马来人与华人之间的敌意已经被无限上岗。如果巫统党庆所号召的50万人走上街头,万一有人乘机会滋事,种族冲突的惨剧随时爆发,就像513的时候那样,一发不可收拾!

已故国父东姑阿都拉曼在回忆录中,一针见血的指出;当时的巫统经历了史无前例的严重党争,正在面临分裂,马哈迪在党内的主导权正在面临危机。12名巫统党员于1987年6月25日入禀法庭,要求宣判刚刚落幕的巫统代表大会与党选为非法;当时诉讼仍然在法庭进行中。

吊诡的是,国家最高决策人,马哈迪,却在这个关键时刻保持缄默,既不阻止马来人继续发表充满种族仇恨的言论和挑衅动作,又不针对平息两族之间的矛盾而努力安抚。感觉得到,当时的马哈迪,似乎幕后隐藏着另外一个议程。到底是什么议程?

东姑说:如果法庭的判决对马哈迪不利,那么,他就别无选择,只能下台。东姑这样写道:马哈迪必须寻找出路脱离困境,因此制造了一个国家危机和假想敌,以便重新团结巫统,来对抗《共同的敌人》。而这个想象中的敌人,就是华社!

专门研究《茅草行动事件》的学者,在分析所收集到的资料之后,认定东姑的看法是有根据,而且是正确的。为什么东姑在茅草行动刚发生不久,就洞察先机,一语道破迷津?原因很简单:因为他曾经也是类似的阴谋之下的受害者!

当然,大家都应该知道,东姑就是1969年五一三事件的受害者,他被政敌巧妙的利用马来人和华人的流血冲突惨剧逼宫。在华人被马来人大屠杀,流了无数鲜血的情况之下,东姑被迫隐退,将国家最高行政领导权的相位,拱手让给副手敦拉萨。是谁踩着华人的尸体上位?答案自己找。

时隔18年,马哈迪又以同样的方法,利用牺牲弱势的大马华族,来巩固他自己的政权!五一三和茅草行动,虽然是两件不同的事件,但殊途同归;两次都是以牺牲华人的利益和生命来终结。生活在大马的华人,在两次冲突事件中,都成为巫统领袖夺权、巩固势力的牺牲者。在他们眼中,华社就是巫统领导人的《另类提款机》。五一三种族冲突流血事件。我们将在下个星期重点探讨,这里我们讲回《茅草行动》。

前面说过,国内的紧张气氛,在1987年10月17日马来人大肆攻击华人的大集会之后,已经像一粒濒临爆炸边缘的气球。这粒气球,隔天就在枪声中,爆破了!19月18日,当天中午,一名《据说》精神有问题的,名字叫做阿丹的士兵,擅自离开了鹅唛军营,手持M16 Rifle冲锋枪,步行到人口稠密的秋杰路,对着人群胡乱扫射,当场打死一个马来人和两个华人,同时射伤数人。

事件发生后,警方迅速动员包围秋杰路,全国总警长韩聂夫亲自出马指挥,出动重型装甲车,如临大敌。对峙了将近3个小时之后,军人阿丹终于缴械投降就擒,结束了这场悲剧。但是,军人阿丹开枪,却在这个关键时刻打断了紧绷的神经,因为阿丹一个人,导致全国大骚动。

有亲戚朋友在吉隆坡的人,纷纷从全国各地打电话进来吉隆坡,造成电话线路严重阻塞。许多无法及时联络上吉隆坡亲人的外州家长,甚至担心得哭了!事发过后,也出现了一些质疑的声音。有人怀疑,军营内军纪严谨,军人岂能进出自如?

更何况还带着冲锋枪?而且穿着军服,荷枪实弹的走在街头,竟然没有警察截查,非常不可思议。因此,有理由怀疑,军人阿丹是被某些有关联的认识故意煽动,然后刻意放出来行凶的。背后的动机和意图明显。无论如何,这些都已经是无法可查了。

由于军人阿丹开了枪,令气球爆破之后,巫统、华基政党、董教总和华团虽然马上噤声,不约而同不再发表针锋相对的言论;但是紧张的气氛已经蔓延到全国。政坛的短暂宁静,其实更让关注事件发展的人绷紧神经,明显觉察到:这只是暴风雨来临前的宁静,山雨欲来风满楼!

距离军人阿丹开枪之后的第九天,10月27日傍晚,马华副总会长忽然在没有事先通知的情况之下,紧急到梳邦国际机场乘搭航机飞往澳洲。当时他面对记者提问时,只是说到澳洲探访在那里求学的儿子。

时隔多年,内情才给公开:原来当时李金狮是被马哈迪训令,必须马上离国!原因?很简单:茅草行动已经展开,如果李金狮不走,他一定会被捕。

大家不要以为马哈迪是在救李金狮,事实上,他是在保护他的巫统朋党!李金狮是部长,如果他被捕,那么,同样的,纳吉、安华、莫哈默拉末、莫哈默泰益等等,也必须被捕。

因为他们都是挑起骚动事件的《元凶》之一。如果李金狮被捕,而巫统部长没有一个被捉,《茅草行动》将可能失去正当性。所以,李金狮无论如何必须走,走的越远越好!茅草行动在10月27日雷历展开,被捕的认识多达119人,全部是在内部安全法令INTERNAL SECURITY ACT下被捕。

当年被捕者,包含了巫统、民主行动党、马华、董教总、回教党、华团领袖、社会运动份子、原住民、华教人士、基督教工作者,还有原住民。最有趣的,是回教党从头到尾,都没有参与这件事故,偏偏党领袖莫哈默沙布也被捕。事后从获释的国阵领袖口中才知道,原来《茅草行动》的执行原则,是所有政党和团体,都必须有《代表》被捕,如此才能显示马哈迪《公平》。

行动党被捕的国会议员有7人,包括国会反对党领袖林吉祥和马六甲市区国会议员林冠英父子、副主席日落洞国会议员卡巴星、甲洞国会议员陈胜尧、怡保国会议员刘德琦,还有P巴都、V David。

巫统方面,被捕的是Pasir Mas国会议员伊布拉欣阿里、巫青团教育主任莫哈默法米伊布拉欣。

马华被捕的有副总会长陈立志、叶柄汉、陈思源、邓思汉。回教党方面有末沙布、回青团团长哈林阿斯哈。

董总主席林晃升、教总主席沈慕羽、教总副主席兼尊孔独中校长庄迪君,隆雪华堂华社研究中心主任柯嘉逊等人。

有趣的是,当年在这起事件中言词激烈的先锋大将陆庭瑜,却没有被捕。当每个人都在害怕被捕的时候,陆庭瑜老师却独自一人,收拾简单几件衣服,独自坐在雪兰莪中华大会堂门口,等待警方来捉!因为他认为,比他温和的人都被捕了,以他那么激烈的言论表现,没有理由幸免于难的。可是,他偏偏没有被捉。他等了两天。都没有人来捉他,当被记者问起是,他还自嘲:真没面子。

后来,据说警方没有逮捕他,是因为陆老身体健康状况不好,万一在监狱中有什么三长两短,后果难于估计;也是警方不愿意看到的,所以决定放他一马。

明天《茅草行动—你不知道的真相》第二回:《华文教育最黑暗的年代》

by:Mask Man

Advertisements

Posted on 一月 13, 2012, in 茅草行动—你不知道的真相, 馬來西亞的真實歷史. Bookmark the permalink. 留下评论.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