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沙巴风云录 第二章 :改变沙巴命运的坠机惨剧》

大家晚上好!我们又见面了!很欣慰昨晚大家对我的支持,感谢大家的热情。昨晚我曾经预告今天我讲为大家主讲的课题,对了!就是发生在1976年6月6日的那一场空难。那时一场改变了沙巴州政治,经济,民生,民权和民主风貌的空难。在沙巴州人民心目中,他们认定,这场空难彻底改变了沙巴州的命运。史称《双六空难事件》。

自从1976年发生了这起空难事件,直到今天,怀疑这是一场《政治谋杀》的声音从来不曾停止过。当联邦政府多年后宣布已经完成针对这起空难事件的调查,但是却决定不公布调查结果的时候,质疑的声浪更加强大。

人们心中都有一个共同的疑问:为什么不能公布调查结果?是不是证明了《阴谋论》确实存在?尤其当代表沙巴州的国会议员在国会提出公开询问的时候,内政部始终以《这是国家机密档案》为由,拒绝将调查结果公诸于世。沙巴州民质疑真相的声音,就更加强烈了。

今天,就让我来为大家主讲这段改变沙巴命运的空难事件。我会竭尽所能,将我所知道的事件真相,很忠实的呈献出来;不会有一丝隐瞒。我是这么认为:真相虽然非常残酷,真相虽然很不堪入目,但是,真相是不可以被扭曲的。

只有坦然面对真相,了解真相,我们才能解开心中的结,吸取教训,才能看清错误在哪里,然后进行补救。我坚持大家都有知道真相的权利,这就是为什么我决定站出来,将我当年担任政府高职时所得到的内幕消息公开的原因。在深入探讨问题之前,先让大家了解这宗空难事件的发生经过:

双六空难(Double Six Tragedy)是一起在1976年6月6日在马来西亚沙巴州的亚庇国际机场附近发生。一架澳洲制造的双引擎小型飞机「诺曼」型9MAG二号,下午3时从纳闽经过距离机场不远的森布兰(Sembulan)咸水芭海面上突然堕下,机上一共有11名搭客,包括前任首席部长敦摩哈末法,全部不幸罹难。5位部长,包括当时的首长,还有另外6人,一共11人,在该起坠机事件中全部罹难,从此改写沙巴历史。罹难者名单如下:

1。敦法(Tun Mohammad Fuad Stephens)-首席部长
2。拿督张天文-交通工务部长
3。拿督沙列苏隆(Datuk Salleh Sulong)-财政部长
4。拿督彼得摩尊丁(Datuk Peter Mojuntin)-地方政务兼房屋部长
5。达里士宾年(Darius Binion)-副首长助理部长
6。赛胡申华化博士(Dr. Syed Hussein Wafa)-沙巴经济策划单位总监
7。依沙阿丹(Isak Atan)-联邦财政部长私人秘书
8。摩哈末宾伍长(Said Mohammad)-首席部长私人保镖
9。佐哈力史蒂芬(Johari Stephen)-敦法公子
10。拿督华兴彼得安都(Datuk Wahid Peter Andau)-沙巴财政常务秘书
11。甘地那丹(Gandhi Nathan)-飞机师


事发当天早上,当时的首长敦法连同张天文和沙列苏隆等几位内阁成员飞到纳闽,欢迎当时的联邦财长东姑拉沙里和砂拉越首长到访纳闽的炼油厂。第二天,也就是1976年6月7日,东姑拉沙里原本要到亚庇签署一份州政府与国油之间的石油合约。


但,空难在6月6日下午发生了,第二天的签署仪式也取消,一直到6月14日,由新首长哈里士代表州政府签署,接受了5%石油税的合约。

如果空难没有发生,敦法要求的石油税是不是不止5%?

是不是因为敦法领导的沙州政府不同意区区的5%,才会发生坠机事件?

由于敦法等人当时是到纳闽迎接东姑拉沙里,相信对双六空难事件的发生,东姑拉沙里应该很清楚。双六空难纯粹只是一起意外,还是与石油税有关?这点东姑拉沙里应该可以证实。相信当天在纳闽,不止是为了参观那里的炼油厂,不可能没有谈到第二天即将签署的合约。再说;如果只是单纯的意外,那又何必把调查报告列为官方机密文件?还有两件事,是沙巴州子民完全不能理解,但始终没有找到答案。

第一件事:据说,1976年6月6日早上,敦法率领沙巴州半数重要阁员飞往纳闽迎接联邦财政部长兼国家石油公司创办人东姑拉沙里,和沙拉越首席部长拉曼耶谷(Rahman Yaakub),还有一位彭亨州王室成员。在参观了纳闽的炼油厂之后,东姑拉沙里和拉曼耶谷原本是跟随敦法等人一起乘坐专机飞往亚庇,准备次日代表联邦政府与沙巴州政府签署石油合约。

当时,据说,东姑拉沙里和拉曼耶谷,还有彭亨州王室成员已经登上飞机,并且扣好了安全带,准备起飞赴亚庇了。可是却因为临时接到一通由当时的沙巴副首长哈里斯打来的电话,要求姑里三人下机,因为要另外安排他们去参观一座牧羊场。于是,姑里三人下了机,剩下敦法11人飞回去亚庇。

当天下午三点左右,飞机抵达亚庇机场上空的时候;被通知由于正有一架空军大力士运输机准备起飞,敦法等人的专机必须先在上空盘旋,等待降落的指示。当专机盘旋到靠近距离机场不远的森布兰(Sembulan)海面上时,飞机忽然爆炸;俯冲下海,接着又传来一声爆炸飞机支离破碎,机上11人被炸得血肉横飞,悉数罹难!

这宗空难事件,震惊了整个沙巴州,尤其是占了全州超过半数人口的卡达山族群。因为他们的民族英雄敦法和彼得磨尊丁(Peter Mojuntin),都在爆炸中被炸成碎尸。事后,当地官员进行非常严密的调查,发现几项疑点:

第一:为什么姑里会因为哈里斯的一通电话,就下机而去?当时姑里和哈里斯的解释,是说哈里斯临时邀请姑里,拉曼耶谷和彭亨王室成员去参观牧羊场。

但是,这个解释是非常可笑兼不合理的。因为,哈里斯只是沙巴州副首席部长,他何来权力对敦法越权,改变堂堂联邦财政部长的行程?

再说,姑里此来,最主要就是准备于6月7日,在亚庇和沙巴州政府签署石油合约。参观牧羊场,重要得过签署合约吗?更进一步的证据发现,所谓参观牧羊场,根本就不在姑里的行程表里面!那么,哈里斯为什么要这样做呢?这是第一个疑点。

第二个疑点:当飞机飞抵亚庇机场上空准备降落时,机场通知因为有一架空军大力士运输机正准备起飞。可是事后调查结果显示,当时的亚庇国际机场根本没有所谓的空军大力士运输机停泊在那里!

第三个疑点:空难的初步调查报告指出,敦法等人乘坐的专机并没有发生故障;坠毁的唯一解释,是飞机超载。这一点更加不能令人信服!不要忘了,原本飞机还有姑里他们三位乘客的!多三位乘客都没问题,少了三位乘客,如何还能算《超载》?

第四个疑点:当时负责安排敦法行程的,是一个名字叫做李江宇(Lee Kang Yu)的人。他是哈里斯的秘书。当飞机坠毁爆炸之后,这个人忽然从沙巴州完全消失!后来听说有人给了他一笔钱,他跑到香港去居留,直到老死。都没有回过沙巴。

如果坠机事件跟他无关,他为什么要逃走?飞机是不是真的就像人民普遍怀疑的那样,被放置了炸弹?他,是不是那个放置炸弹的人?是谁指使他干的?

第二件沙巴州子民完全不能理解的事,是就在敦法等11人罹难之后,沙巴州民还在悲伤之中,代替敦法成为新任沙巴州首席部长的哈里斯,却在一个星期后,即6月14日,迫不及待的代表沙巴州与联邦政府签署石油合约?哈里斯对坠机空难的事件,是否非常清楚?或者,他,就是其中一位主事者?他是受了谁的指示?幕后有没有藏镜人?。。。。

许多问题,直到今天都没有答案。唯一大家可以肯定的,是敦法他们的坠机案,跟石油税绝对有关。昨天我在这里说过,沙巴州是天然资源最丰富的州属,国家石油公司每一年的石油生产量,超过一半来自沙巴州。国家石油公司一年的营业额是多少?由于它不是公共公司,外人无从知道。但是,从它过去所公布的净利来看,数额肯定非常吓人。

2010年,国油一年净赚超过600亿。所谓净赚,是扣除所有行政开销和成本之后得到的利润。这可以估算到,国油一年的石油销售额,不会少过1000亿!我们做一个假设,1000亿的其中一半来自沙巴;就是500亿。如果石油的税收有5%归沙巴州政府,那就是25亿了!

当年,哈里斯带便沙巴州政府与国家石油公司签署的合同,就是标明沙巴州享有5%的石油税。这5%的石油税,看起来好像很多。但是,如果你了解联邦宪法,了解《大马来西亚》的调理规定,你就会知道,沙巴州拿到5%石油税,其实是已经被剥削了!

讲到这里,我又有必要跟大家说说历史。沙巴州是东南亚地区当中,石油蕴藏量最为丰富的地区。早在1882年,英国殖民地政府就已经在沙巴岸外发现了丰富的海底油田。由于100年前世界对于原油的需求不高,石油的用途还没有被大量开发;加上当年开采石油的技术落后,因此,基本上,沙巴油田直到1963年加入大马来西亚的时候,都还未曾被真正开采。

一直到1974年,马来西亚国会通过《1974石油发展法令》(Petroleum Development Act 1974)之前,沙巴州的石油开采工作,一直都是沙巴州政府自行负责。所赚取的金钱,都归州政府所有。国家石油公司成立于1974年8月17日,是由当年的东姑拉沙里一首策划创立的,目的在于统一国家的石油业务,将沙巴、砂拉越、吉兰丹、登嘉楼、彭亨等等发现石油的州属,拿下石油开采权,收归国有。

东姑拉沙里是一位有远见的巫统领袖。他知道,国家的未来发展很大程度上需要依靠石油收入。这种《黑金》的前景,将影响全世界的经济命脉。按照马来西亚当年成立的时候所制定的宪法,每一个州属所发现的矿物,都是属于有关州属所有。

石油是属于矿物的一种,因此也在宪法规定的范围之内。由于沙巴和砂拉越加盟马来西亚时,享有额外的特权。因此,在国家石油公司成立之前,沙砂两州的石油收入,100%归于这两个州政府。

1974年,国会通过石油发展法令之后,东姑拉沙里身兼财政部长及国油公司主席;他负责与每个州属进行谈判。在东海岸的登嘉楼和吉兰丹州,谈判工作进展顺利;当时国油与吉兰丹与登嘉楼签署的合约规定,国油全权取得这两个州的石油开采、加工及销售权;丹登两州每年可以取得有关开采数量的5%税收。但是在于沙巴州谈判相关事项时,进展却并没有联邦所想象的那么顺利。

1974年,当姑里第一次向沙巴州提出《交出石油开采权,每年分享5%税收》的建议时,立刻碰了钉子:当年担任沙巴首席部长的敦莫斯达化马上一口回绝!

据说,当时敦莫斯达化提出反建议,如果要沙巴州交出石油开采权,那么,沙巴州必须从中取得80%的盈利收入,剩下20%才归国油。后来经过数次谈判,敦莫斯达化答应最后的让步,是三七分账;即国油拿70%,30%归沙巴州政府所有;如果中央不答应,敦莫斯达化甚至恫言将率领沙巴州退出马来西亚!关于敦莫斯达化这个人,我将在明天跟大家详细讲解。现在说回正题。

由于谈判陷入僵局,联邦政府便通过政治手段对付敦莫斯达化领导的沙巴统一党(简称沙统)。当年,由敦拉萨领导的国阵政府,先是以利诱方式,将莫斯达化推上虚位的沙巴州元首宝座;接着使用反间计,策动沙统副主席哈里斯造反。在沙巴州大选前夕,与前任沙巴首席部长敦法联手成立沙巴人民党(Berjaya)。

并且在1976年州大选挫败沙统,结束了敦莫斯达化长达10年的州政权。人民党上台之后,由敦法重新上台担任首席部长。敦法上台之后,联邦政府第一件急着要敦法做的事,就是将一份新的石油开采合约送到沙巴首付亚庇,并且排定1976年6月7日,由姑里亲自飞往亚庇,与敦法签约。

据说,敦法在看到有关文件的内容后,与州内阁成员商量,决定提出反建议。这表示他们也不认同沙巴州交出石油开采权之后只分得5%的税收。他们认为,这样做,对沙巴州是一种非常不公平的剥削。无法对州民交代。

根据当年有份参与讨论的政界领袖后来透露;当时敦法和阁员们达致的协议,是沙巴只有在争取到至少20%的石油税收的条件之下,才能交出沙巴州石油开采权。据说,当时敦法和阁员已经做好最坏的心里准备:如果中央不答应,就不签署合约;若中央欺人太甚,他们不惜率领沙巴州退出国阵。

熟悉当年内情的人数甚至表示,敦法曾经联络新加坡与砂拉越,希望取得共识,一旦谈判破裂,沙巴将与砂拉越联手退出马来西亚,与新加坡组成另外一个国家联盟。当然,这些机密档案是没有人可以触碰的;当年透露消息的人,也没有办法拿出证据证明消息的真假。但是,可以肯定的一点是,1976年6月6日,敦法率领半数州内阁阁员飞往纳闽的目的,就是希望向姑里当面提出他们的反建议。

如果当年敦法争取成功,沙巴每年可以分享到20%的石油税收的话,那么,现在沙巴每年将可以从这方面紧张最少100亿!100亿,对一个像沙巴这样人口不多的州属来说,绝对是一笔非常丰厚的收入,足以改善州内人民的生活水平和这种基础建设。当然,还是一句老话:人生不能假设,也无法重来。

敦法和阁员们,为了代表沙巴州人民争取更大的利益而葬送了性命。另一边厢,迅速取代敦法出任首席部长的哈里斯,在州民正在为敦法和其他丧命的阁员哀悼悲痛之际,在敦法等11条无辜死亡者刚刚过了《头七》的时候,就匆匆忙忙与姑里签署了石油合约。从此,沙巴州的石油资源被中央政府掠夺,每年只能分享区区5%的税收。

因此,有人强烈质疑,哈里斯很可能早就被中央收买,做为一枚棋子放在敦法身边,在关键时刻发挥作用,将《不听话》的领袖干掉。哈里斯的做法,是置个人利益于沙巴数百万人民的利益之上。当然,这些针对哈里斯的指责,都无法阻止他在沙巴政坛开创《哈里斯时代》。

直到1985年,才被他的副手,同样是来自沙巴人民党的副主席拜宁吉丁岸,在州大选中击败。当年的拜宁(Joserp Pairin Kitingan)由于和哈里斯政见不合,被哈里斯开除出党,他另外组织沙巴团结党(Parti Bersatu Sabah,简称PBS),在1985年州大选中,一句击败哈里斯领导的人民党多得政权。

拜宁之于哈里斯,与哈里斯之于莫斯达化,两者之间有许多相似之处。同样充满被叛、出卖、夺权、改朝换代。但是,沙巴的政治权斗经历40多年,也让沙巴子民痛苦40多年。

每一次权斗,都将沙巴州的政治影响力削弱;从原本可以向中央强势争取权益的地位,削弱至如今只能仰赖中央施舍资助;从原本有条件成为最富有的州属,变成了今天任由中央予取予求,明目张胆剥削的弱势州属。尤其是到了1994年,为了斗倒拜宁,一些反出团结党的人串联沙统,要求巫统东渡沙巴,并且解散沙统,成立沙巴巫统。这种没有政治远见的做法,为巫统提供了一个很好的借口。沙巴从此引狼入室,更进一步成为国阵的玩偶。

经过巫统长达17年的蹂躏,今天的沙巴早已面目全非;非法移民被巫统暗中漂白合法化。如今沙巴州拥有320万人口,其中只有150万是土生土长的州民;另外170万,则是来自菲律宾南部和印尼加里曼丹的移民,绝大多数为回教徒。这些菲律宾和印尼回教徒移民,通过巫统取得合法公民身份,在大选中有投票权;成为了沙巴巫统的铁票。

而原本占据沙巴超过60%人口的卡达山族群,却在巫统不断耍肮脏手段分而治之的情况之下,经过数十年不断分化之后,已经形同一盘散沙,就算出现新的领袖号召卡达山族群团结,也已经无力回天。回首前尘,往事历历。如果当年沙巴没有加入马来西亚,今天的沙巴,会是怎样一番光景?沙巴,如何才能从头收拾旧山河?

身为沙巴州子民的朋友们,如果你们爱惜自己的州,爱惜自己的家园;当你们看清了这个历史真相之后,你们会不会痛心疾首,甚至痛哭流泪呢?

明天的完结篇,将跟大家进一步深入探讨沙巴州的移民问题,还有,细数沙巴数十年来的风流人物。

《沙巴风云录》第二章,就讲到这里。

谢谢大家捧场。晚安,明晚同样时间再见。

by:陈同

Advertisements

Posted on 一月 13, 2012, in 馬來西亞的真實歷史, 沙巴风云录. Bookmark the permalink. 留下评论.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