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沙巴风云录最终章:移民噩梦,始乱终弃》

经过连续两天的开讲之后,我收到很多朋友来询问;既然沙巴先天条件如此优越,原产资源这么丰厚,自给自足应该没有问题,为什么还要答应和西马联邦共组《大马来西亚》呢?这个问题问得很好。

确实,以沙巴州的条件,它是可以不必依靠西马联邦和沙拉越的帮助,自己就可以成为一个独立团体的。可是,如果从政治和区域环境的角度来看,沙巴却存在着一个明显的弱点。这个弱点,是沙巴无法解决的。那就是:它的人口太少,发展落后,没有正规军队制度,一旦宣布独立,万一菲律宾或者印尼前来挑衅的话,凭藉单薄的警卫力量,根本无法保护自己。

另外还有一个原因:印尼曾经是荷兰殖民地,菲律宾的后台老板是美国。而西马半岛、沙巴、沙拉越、汶莱、新加坡,则都是英属殖民地。英国在二战之后,国内百废待兴,强国政策正需要全民投入,已经无暇兼顾殖民地事物。因此,印度、斯里兰卡、毛里求斯、南非、澳洲、纽西兰等等原属英国的殖民地,都被允许脱离英国统治,成为独立国家。印度的独立过程经历许多变数,最后一变三,巴基斯坦和孟加拉从印度分裂出去。这是题外话。

当年在东南亚,英国殖民政府的理想,是将所有英属殖民地归纳为一个独立国家。当年这项计划第一次提出来的时候,马来亚联邦政府当然非常欢迎;新加坡也无异议;但是,沙巴、砂拉越和汶莱内部却出现相当大的反对声浪。尤其是沙巴州,基本分裂成两派。

主张同意与西马联邦共组《大马来西亚》的一派,有莫斯达化领导;另一派反对的,则是州内最大的卡达山族群与华裔族群;卡达山族群由唐纳史蒂芬斯领导,华裔则由沙华公会的罗思仁领导。

唐纳史蒂芬斯,就是后来沙巴人民非常熟悉的敦法。所以,要全面了解沙巴当初为什么从反对变成赞成共组《大马来西亚》;就必须先从当年代表沙巴去谈判的代表人物讲起。

被愚弄的唐纳史蒂芬斯

尤其是对于唐纳史蒂芬斯和莫斯达化,现代的年轻一辈可能印象模糊,我相信,即使是沙巴的年青一代,也可能不太了解。因此,我有必要向大家简单的讲解着两个影响沙巴非常深远的政治人物。首先,我要介绍的是卡达山人心目中的英雄人物:唐纳史蒂芬斯。他的全名是Donald Aloysius Marmaduke Stephens。

唐纳史蒂芬斯生于1920年9月14日。他的父亲祖利斯史蒂芬斯(Jules Stephens Pavitt)拥有一半卡达山和一半英国血统,他的母亲则是英国与日本混血儿;因此唐纳史蒂芬斯相貌长得很像英国人。虽然唐纳史蒂芬斯的有一半英国血统,但是由于父亲是卡达山人,他从小在卡达山族群里长大;所以卡达山人认同他的代表性。史蒂芬斯一家,都是罗马天主教徒。在卡达山族群里,他是属于家境比较富裕的。

1949年,唐纳史蒂芬斯投身新闻界,独资创办《沙巴时报》(Sabah Times);并且积极投身政坛。1961年8月,唐纳史蒂芬斯成立《卡达山民族统一党》(United National Kadazan Organization,简称UNKO)。与莫斯达化领导的《沙巴统一党》(United Sabah National Organization,简称USNO)分庭抗礼。前面说到,卡达山族群原本是反对加入联邦政府的,为什么后来却出现大逆转呢?原因就是在唐纳史蒂芬斯身上。

唐纳史蒂芬斯原本极力反对与西马联邦政府共组大马来西亚;他在卡达山族群的影响力是巨大的。但是,成立马来西亚联邦,却是联邦政府首相东姑阿都拉曼的最大心愿。如何劝服唐纳史蒂芬斯改变立场,成为东姑最头疼的问题。后来,东姑是如何诱使唐纳史蒂芬斯改变立场的呢?答案,就在新加坡的李光耀身上。

据说,当年东姑通过李光耀去游说唐纳史蒂芬斯。当时,李光耀告诉唐纳史蒂芬斯,他(指李光耀自己)将在东姑阿都拉曼退休之后成为马来西亚第二任首相;届时他将委任唐纳史蒂芬斯出任副首相!有关李光耀游说唐纳史蒂芬斯的事,当年在沙巴州是公开的秘密;几乎所有关心沙巴政治的人都知道。

后来的局势发展,却证明不但唐纳史蒂芬斯被李光耀耍了;连李光耀也被东姑阿都拉曼耍了!东姑对李光耀的承诺证明是谎言;李光耀对唐纳史蒂芬斯许下的诺言,最后当然也被证明是虚假的!这只是东姑为了诱使唐纳史蒂芬斯转向支持成立《大马来西亚》而使用的《攻心之计》!但是,当时听到李光耀如此说话的唐纳史蒂芬斯,却信以为真。

他非常高兴,在飞回亚庇,步出机舱的那一刻,唐纳史蒂芬斯再也掩饰不住内心的喜悦,他向着迎接他回来的群众高举拇指,高声喊道:《Malaysia Bagus!》原本对唐纳史蒂芬斯影响最大的卡达山长老坤沙纳(Orang Kaya Kaya Sedomon Gunsanad),对于唐纳史蒂芬斯的忽然改变态度大感吃惊。

坤沙纳坚持反对沙巴加入大马来西亚;对唐纳史蒂芬斯的改变立场,感到非常不悦。但是局势发展已经大不相同,唐纳史蒂芬斯获得半数以上的卡达山族群支持,坤沙纳已经无力回天。坤沙纳在马来西亚成立后的第三年,即1966年,病逝。

唐纳史蒂芬斯的转变,当时颇令卡达山杜顺族人感到惊讶,连沙巴华社也措手不及。两个族群举行联席会议之后,卡达山人决定追随他们的最高领袖(Huguansiou)唐纳史蒂芬斯。而属于少数族群的华裔,唯有跟随。于是大势底定,沙巴州在唐纳史蒂芬斯合莫斯达化共同推动之下,于1963年9月16日正式与砂拉越、新加坡和西马11州,联合组成《大马来西亚》。东南亚的历史,从此改写。

1963年9月16日,马来西亚正式成立之后,唐纳史蒂芬斯成为沙巴州第一任首席部长。1964年,他卸下沙巴首席部长职,到吉隆坡出任大马内阁部长。他也是第一位担任联邦内阁部长的沙巴政坛代表;担任的官职是首相署沙巴事务部长。而他的沙巴首席部长职继任者,是来自沙巴华人公会(Sabah Chinese Association)的罗思仁。

1965年,当李光耀与东姑的矛盾浮上台面,新加坡与马来西亚摊牌,大马国会投票通过,新加坡退出马来西亚成为一个新的独立国家之后;发现自己《副首相梦》已经破碎的唐纳史蒂芬斯大感失落。

唐纳酒醒梦已残

梦醒不了情的唐纳史蒂芬斯,向东姑提出重新检讨沙巴加入马来西亚的协议时;东姑被触怒了。已经到手的肥肉,东姑岂能放弃?

东姑不但回绝了唐纳史蒂芬斯的要求,更将势单力孤的唐纳史蒂芬斯革除首相署部长职位,转派他到澳洲担任马来西亚大使。当时罗思仁只担任两年沙巴首席部长,就被莫斯达化取代。知道沙巴已经落入沙统的莫斯达化掌控之中,明白自己大势已去的唐纳史蒂芬斯,心灰意冷;最终选择妥协。

1971年,唐纳史蒂芬斯选择改教,从虔诚的罗马天主教徒改信回教,改名为莫哈默法(Mohammad Fuad)。1973年,由于已经成为回教徒,当年的首相敦拉萨推荐他出任沙巴州元首。他于是成为第一位担任州元首的卡达山人。1975年他与哈里斯组成沙巴人民党,并在1976年州大选挫败莫斯达化领导的沙统,他出任第五任沙巴首席部长。

但是,因为他和莫斯达化的想法一样,拒绝接受联邦政府开除的石油开采条件。不肯将95%的石油收入交给联邦政府,结果引起杀机。出任首席部长才44天,他就在一起诡异离奇的空难中,结束了他传奇的一生。他死之后,被大马最高元首追封《敦》勳衔。因此后来沙巴人提起他,都尊称他为《敦法》。

莫斯达化:漂白移民的始作俑者

莫斯达化是最早执行漂白外来移民政策的沙巴领袖。这话绝对没有冤枉他。莫斯达化是1963年沙巴加入马来西亚大家庭之后的第一任沙州元首。当年沙巴的回教徒,是属于少数族群。沙巴最大族群是卡达山族群。

了解了自己族群人口劣势,1966年出任沙巴第三任首席部长的莫斯达化,决定向菲律宾和印尼加里曼丹开放门户,引进大量非法移民;并且开出优渥条件,诱使他们申请成为沙巴州公民。经过莫斯达化长达十年的努力经营,沙巴州回教徒人口急速增加;到了80年代,已经足可与卡达山族群一较高下。

很多人以为,莫斯达化是在菲律宾诞生的外国人,不过这项传闻并非真实。莫斯达化虽然与菲律宾南部的苏禄苏丹(Sultan of Sulu)有远亲关系,但他的诞生地是在沙巴古达Kudat的Kampung Limau-Limauan。他是属于苏禄巴交族人(Suluk-Bajau)。日治时期,他曾经因为率领沙巴人民与日军进行游击战,而被日军通缉。他最幼小的弟弟甚至因为不肯透露他的行踪而被日军杀害。他被沙巴回教徒成为《沙巴独立之父》和《沙巴发展之父》。

但是,莫斯达化也被州内的反对势力成为独裁者和《贪污之父》!在那个石油生产收入100%归于沙巴财库的年代,莫斯达化通过石油和木材交易,取得大量私人财富。在70年代初期,莫斯达化更被指责拥有两架私人波音707专机。他也被揭发在英国伦敦和澳洲拥有许多豪宅。他在沙巴州的私生活,也是非常糜烂奢侈。对于外界的贪污滥权指责,莫斯达化并没有回应。

但是,在政治上,莫斯达化领导的沙统,虽然表面上与巫统是伙伴关系;可是暗地里却貌合神离。事实上,从东姑开始直到敦拉萨,对莫斯达化都不太放心。尤其到了敦拉萨时代,莫斯达化在许多有关沙巴州的政策议题上所采取的立场,都跟中央政府背道而驰。敦拉萨甚至担心莫斯达化终有一天会提出沙巴州脱离马来西亚的议题!

对基督教徒的无情打压

莫斯达化在沙巴州基督教徒眼中,也是一名极端宗教主义者。在他担任沙巴首席部长期间,兼任沙巴州安全行动理事会主席(State Security Operation Committee)的莫斯达化,对基督教徒进行多次打压。

他除了严格拒绝让没有永久居留证的牧师入境沙巴,也致力取缔原本在州内传教已久,却没有永久居留证(PR)的传教士,勒令他们离境。他之所以针对基督教传教士,是因为他指责这些传教士干涉沙巴州政治;在基督教堂举行祈祷的时候趁机散播政治理念,呼吁州内基督徒不要投票给他领导的沙统。

他甚至在1972年12月2日,对州内的基督教牧师展开大规模的逮捕行动;出动催泪弹、镇暴队、大量警队人员和军车、直升机等等,在Tambunan, Papar, Bundu Tuhan和Kuala Penyu的基督教堂围捕传教士。他总共逮捕约600名传教人员,一些被关进扣留所,一些被递解处境;使得州内的基督教徒大为不满,但同时也削弱了基督教在沙巴的影响力。

1976年,他被敦法和哈里斯的人民党联手推翻,从此沙统沦为在野党。直到1990年,为了共同的政敌拜宁,他与昔日敌人哈里斯联手,促成巫统东渡沙巴,一举拿下沙巴政权,直到今天。莫斯达化引狼入室的举动,使他成为沙巴罪人。和哈里斯一样同遭沙巴非回教徒唾弃。

巫统取得沙巴政权之后,同样使用当年莫斯达化的方法,大量引进菲律宾和印尼回教徒移民,通过各种漂白程序,使他们变成沙巴公民。唯一不同的,是沙巴州民的身份证中间的州属号码为12,漂白的《公民》,中间号码则为15。

在慕沙阿曼掌权下,沙巴非法移民问题更加严重;这些政客,为了巩固自己的政权,致力引进更多外来回教徒,改变了沙巴州的政治生态。今天,沙巴合格的回教徒选民人数已经超越非回教徒,加上不公平的选取划分;沙巴巫统已经不再担心政权稳固的问题。但是,被如此蹂躏践踏的沙巴州民,看在眼里,痛在心里。

卡达山政权政权旁落,族群利益继续被蚕食,被剥削、被边缘化。以前还有卡达山族群政治强人维护他们的权益,现在呢?曾经,卡达山族群寄以厚望的唐纳史蒂芬斯,被巫统玩弄欺骗之后,含恨冤死了。曾经,为了维护卡达山人信仰基督教的权利而与莫斯达化对抗的茂尊丁(Moujuntin),也牺牲了性命。曾经,再一次让卡达山人看到希望的拜宁吉丁岸,最后也跟沙巴巫统同流合污。

拜宁吉丁岸在敦法坠机死亡之后,崛起成为新一代卡达山人的领袖。在哈里斯与联邦政府在1976年6月14日签署石油合约的时候,他成为见证人。1985年,拜宁吉丁岸反出人民党,自组沙巴团结党;在一次结合卡达山族群和华裔族群力量,一举挫败哈里斯,夺得州执政权。

但是,政治的定律,放诸四海皆准:权利容易使人腐败,绝对的权力,带来绝对的腐败。拜宁的权证不但无法为卡达山族群带来长治久安,因为贪腐,很快造成人心离散。

1994年,在莫斯达化和哈里斯的狼狈为奸之下,他们仿效当年引清兵入关的吴三桂;打开沙巴政治门户,接引巫统大军东渡,借助巫统力量击垮团结党,一举夺下州政权。巫统东渡成功,也完全改变了沙巴州的政治生态。

为了巩固政权,在马哈迪政府授意之下,沙巴加速了引进印尼和菲律宾移民的政策,迅速将当年仍有潜在威胁力量的卡达山和华人族群边缘化。愿意接受巫统招安的,巫统给与官位甜头;不接受招安的,则采取分化政策,使族群力量分散。

比如卡达山现有的领袖,拜宁担任副首席部长;佐瑟古禄,柏纳东博等等,也各自成立政党,拥有自己的山头。卡达山领袖各自成立门户,不能团结对外,正是巫统乐见的。只有分化的族群才不会有所作为,沙巴巫统江山,从此稳如泰山。但是,对沙巴子民来说,这绝对是坏消息。

何时才能重拾旧河山?

巫统为了一党独大,所进行的菲印移民漂白计划,已经造成沙巴社会动荡不安。巫统对沙巴财富明目张胆的掠夺,已经让沙巴州成为大马最落后的州属。沙巴人民的工作机会,也因为大量移民的涌现而渐渐消失。尤其沙巴的工商企业,充斥着移民劳工。沙巴企业经营者毫不纬言;他们宁愿聘请外来移民,也不愿请本地工人。

以为业者这样说:《请本地工人,月薪至少800元,还得给与许多福利,比如公积金和医药保险等等。可是外国移民每个月却只需区区200元工资;一些甚至表示只要提供膳食和住宿就行,连工资也免了。》在商言商,如果你是沙巴州企业经营者,你会怎么做?答案是显而易见的。

这造成大量沙巴州子民用到西马寻求工作。对于沙巴家乡,他们只有选择离开。在此消彼长之下,沙巴州的前景,犹如蒙上一层阴影,前途茫茫。如何才能让沙巴重拾昔日辉煌?我记忆中,马来西亚成立前的沙巴是非常美好的。虽然当时没有目前的发展,但马来亚当时也并不是很好。当时沙巴没有种族问题,盛行各族通婚,因此我们才会有那么多沙巴土著。

如果现在的沙巴人有种族与宗教的分裂意识,那都是马来半岛传进来的。当时没有非法移民,没有沙巴人丧失公民权的问题,外国人要成为沙巴人也不难。当时没有压迫性恶法如官方机密法令,拿督杰菲里最熟悉内安法令,因为他就曾经在这项恶法之下被逮捕扣留。我们称呼ISA为《我随便逮捕》(Ikut Suka Aku)、印刷及出版法令、煽动法令、警察法令及四个紧急状态。

我们今天还处于紧急状态,虽然公布紧急状态的条件不存在,当时也没有争尸的问题,当时的公务员完全反映出社会的种族构造,我们曾经奉行多元种族、绩效制。我们从来没有听过贪污和马来人主权。现在这些东西却继续着,教我如何不想念马来西亚成立前的沙巴?

《沙巴风云录最终章》至此,已经完毕。

连续三天开讲,希望可以为大家理清沙巴的轮廓。虽然我知道,我第一次主持开讲,难免有很多地方不够完善,也可能出现不少错漏的地方,还请大家多多见谅。

希望接下来还可以为大家带来更多的历史解密报导。

谢谢大家捧场。晚安,再见。

by:陈同

 

Advertisements

Posted on 一月 13, 2012, in 馬來西亞的真實歷史, 沙巴风云录. Bookmark the permalink. 留下评论.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