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华的真实人生》

安华的肛交案已经在2012年1月9日早上,获得吉隆坡高庭宣判罪名不成立,无罪释放。消息传来,国内的支持者和国际社会,不约而同都松了一口气。自从1998年安华被马哈迪革除副首相职位和开除出巫统以来,他就不断官司缠身。这些官司,绝大部分,是国阵对付他的政治手段。

无论巫统的领袖承认还是否认,国际的观感,就是这样。国内的民联支持者,更是100%相信,所谓的肛交案、招妓疑云,统统都是巫统针对安华而硬硬制造出来的政治官司。或许有人会问:民联的领袖那么多,为什么国阵偏偏只针对安华?

安华陆续被控告涉及鸡奸(Sodomy Trial II) 和与其它女士发生性关系(Dato T sex video)。巫统人士每天炮轰他,Bersih游行也要用催泪弹射他,还有,国阵枪手也每天在部落格、新闻网、面子书、Twitter、论坛里抹黑、人身攻击他。为什么都是安华呢?

这是因为第一;他在马来人中拥有强大的影响力!只要看看安华1998年被革职后,巫统流失大量党员,1999全国大选,巫统在全国马来选区的得票率少过一半!失去大量马来票,还造成了登嘉楼州变天;落入回教党手里;就可以看出安华的影响力有多大。

第二;他的学问、能力、立场,都是那么出类拔萃,那么坚定如一。公正党成立之前,华人不敢支持回教党,马来人不敢支持行动党。彼此之间的猜忌心很重。安华的立场中庸,多方都能接受。他也有执政的经验,并且与国际各组织有联系。再说,安华从大学时代一路走来,立场始终如一。那就是他坚决捍卫回教徒的权益,以发扬回教教育为最主要的斗争方向。

你可以说他曾经是极端宗教主义份子,但他不是一个极端的种族主义份子。他在担任副首相时,还曾经亲手以毛笔书写《我们都是一家人》。这在巫统过去和现在的领袖当中,都是创举。就算说他是做戏,至少,他写起毛笔字来,有纹有路。

华社对安华的观感,正面多过负面。单单这两点,已经足以令国阵寝食难安。所以政治界的说法是,国阵要结束安华的政治生涯(menamatkan riwayat politik),尤其是308反对党几乎拿下布城(如果选区规划公正、选举完全没有舞弊)。

至于国阵使用的是什么手段?这里就不必画公仔画出肠了。

因此,凡间猜测安华将在选举前被监禁,以结束他的政治生涯。虽然现在高等法庭已经宣判安华无罪释放;但是法律程序还没有走完。如果代表政府的律政司决定上诉,那么,安华还有上诉庭和最高法院三司会审的关卡要过。诉讼程序至少可以拖多一年至两年时间。到最后,只有通过全国大选,依靠人民的选票裁决了!

至于民联是否因为失去这位大将而无法攻下布城,这又不一定。因为如果安华被监禁,中间的游离票很可能全溜到民联手上,尤其是马来票。关于鸡奸1&2还有性爱短片,许多人都相信那只是政治迫害的一种手法而已,也都相信他是被诬赖的。

今晚的开讲,主题就在安华。我将向大家讲述一个真实的安华。所谓《真实》,当然包括他在马哈迪时代担任内阁高职是所做过的一切。至于安华是功大于过,还是过大于功;这个留待大家自己判定。

愤怒青年时期的安华

拿督斯里安华•依布拉欣Dato’ Seri Anwar bin Ibrahim,1947年8月10日在北马大山脚出世。安华依布拉欣来自巫统政治世家的家庭,其父依布拉欣阿都拉曼是威中2届国会议员(1959-1969),曾任卫生部政务次长;母亲和哥哥也是巫统中坚份子。

安华中学时口才出众,很自然的成为学生领袖。1967年考进马来亚大学马来文系。在大学时期,才华显露, 1968年被选为马大马来语文学会主席及马来西亚回教学生会主席。

翌年发生《513》事件,安华开始思考用东方价值来取代西方思潮。他和马哈迪一样,反对东姑阿都拉曼的领导,强力要求政府关注马来人在教育和经济领域的应有权利。安华当时尊敬马哈迪,视他为代表新兴的力量,以反击令人沮丧,腐败和贪污的政府。他们认为东姑的领导已暴露弱点。相同的,马哈迪也赏识安华的朝气蓬勃,两人不久后即成为《新知旧友》。

1971年,安华借着在回教青年中的影响力,成立了回教青年运动组织(Muslim Islamic Youth Movement),简称ABIM(Angkatan Belia Islam Malaysia),旨在为大专毕业生提供一个促进回教运动的论坛,并要成为复兴回教的一座桥头堡。

这个组织虽不是政党,却在政治和社会领域扮演重要角色。因此,安华等了18个月才获准注册。在这段期间,马哈迪被东姑开除党籍,离开了巫统,但出版了动摇东姑政权的一本名书《马来人的困境》(The Malay Dilemma),旋即被东姑政府宣布为禁书。

由于论见被安华认同,在70年代,安华就摇着《马来人困境》这部书在进行回教政治斗争。这使人想起1966年毛泽东掀起文化大革命时,林彪因摇着“毛语录”大加造势而冒出头来。安华此举,自然使到马哈迪很是感动。一本禁书,竟然还有人敢于到处宣扬,确非平凡之辈敢为。安华就是因为有如此胆色,成为当权者眼中的《叛逆者》和鼓吹改革的头号麻烦制造者。

拒绝出国深造

然而,安华这种无畏无惧的精神,却也曾得到当时在任首相敦拉萨的赏识。1971年,当安华的父亲参加敦拉萨的生日宴会时,拉萨便向安华的父亲探问安华何时大学毕业,并建议把安华送到外国攻读法律,以备将来成为国家领袖。安华没有接受拉萨的好意,也不同意加入巫统。他的这一年少傲气使到敦拉萨感到困扰,不知这年轻人究竟想要做什么?

其实当时安华不做什么,他的思想简单:他要坚持搞回教复兴运动,仍不想参加任何政党。既然如此,拉萨尊重其意愿,于l971年派他代表马来西亚参加联合国主催的《国际青年研讨会》”。1972年,他成为马来西亚青年理事会主席。接着下来,他又成为联合国青年咨询团体的成员,声望不断上升。

不仅于此,安华也在同一个时期往教育领域发展。他在l971年协助组成一个名为《Yayasan Anda Akademik》的学院,主要是为被迫离校的青年提供就学机会,一批志同道合的青年与他全力投入了教育,在后来取得巨大的成就。

他热衷于回教复兴与推动教育的本色深入民间,他宁可每月只领取750元马币的薪水,而在1974年拒绝联合国粮农机构提供的一份月薪2000美元,相等于当时马币5000元的优差。他的《Yayasan Anda Akademik》最初在吉隆坡甘榜巴鲁开办时,只有80名学生,但很快地学生人数激增,接着乔迁至城市发展局(UDA)大厦内。这个地点处在马大和国大地带,只收适量的学费,让更多贫困的学子有机会受教育。

安华脑筋也动得快,向马来人和非马来人,尤其是生意人劝捐,设立奖学金提供给清寒学子,学校校务从此蒸蒸日上。 与此同时,安华也招请大学毕业生到来充当教师,只付月薪马币400元到700元不等,他们都乐意作出牺牲。YAA学院顺应需求,收生范围不断扩大,甚至远至沙巴和砂劳越的学生也加入其中。安华不单是这间学校的董事长,也兼任校长。

安华认为在搞回教复兴的同时推广教育,是不会在多元种族的社会中引致问题的,这是因为他们的目的是让在正常中学的落第生有机会进入他们的学校,然后经过良好教育后,仍有机会进入大学。结果他证明他成功了,在他培养下的学生,有很多人不仅在国内大学毕业,也负笈海外深造。

双管齐下的策略取得成功,安华无疑成为回教青年的偶像,这对他日后的发展很有帮助。另一方面,他在马大考取马来文研究学士文凭后,1971年创立马来西亚回教青年运动,1972年至1976年担任大马多元种族青年理事会主席,以及1974年起担任大马回教青年阵线主席。

1971年到1979年,是安华以「愤怒青年」形象显露锋芒的时代,当时,安华除了受到回教及左翼思想的影响外,马哈迪的著作──《马来人的困境》也是安华批判社会的重要参考。这可从安华当年不惜冒险印刷及分发这本禁书得以佐证。

相对于马哈迪的民族主义意识形态,安华则较倾向伊斯兰教的斗争,以争取穆斯林利益为己任,作风比马哈迪更激进。1974年安华更介入马大学生在华玲的反饥饿大游行,导致敦拉萨动用内安令将他拘捕两年。直到1976年才被胡先翁政府释放,这时马哈迪已升为副首相。

当马哈迪在1981年升任首相后,他想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将安华带入巫统,与他一起推动改革,并通过ABIM这个组织,推行回教化运动。尽管在当时受到巫统元老的反对,马哈迪就是不加理会,做他认为应该做的事。很快的,安华成为马哈迪的政治宠儿,他们也被形容为一对《政治父子》,具有相同性格,在政府体制内大展拳脚。

不用说,此时的《马来人困境》一书已成为马哈迪的治国方针。安华也就成为马哈迪的先锋队长,影响力之大,鲜有人能出其右。不过,安华的不驯在进入马哈迪麾下后,逐渐被缓和下来。而且,他与西方国家,特别是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的关系,也更密切。这也是每个进入既有体制者,逐步被体制融合的必然结果。

加入巫统后的安华

1982年全国大选前一个星期,马哈迪宣布这名前回教青年运动领袖加入巫统,这也为他铺下一条康庄大道。马哈迪担任教育部长期间,对安华的勇气、辩才及见识极为欣赏,因此在出任首相后,便有意将安华延揽麾下。

除了受到马哈迪的器重外,回教党也有意邀请安华入党,以壮大势力。不过安华在经过思考后,拒绝了己故回教党主席拿督阿斯里慕达的邀请,选择加入使他更有机会施展抱负的巫统。经两位好友依布拉欣阿里(Ibrahim Ali,现任土权会主席)及苏卡兰沙米的穿针引线,并通过当时的财政部长东姑拉沙里的安排,安华得以和马哈迪见面。

而马哈迪更极力邀请安华加入巫统,加入巫统后,他立即参与大选,并成功攻下槟城唯一的回教党堡垒区–峇东埔国会选区,随后受委为首相署副部长。1982年9月,他在巫青团团长职竞选中,以183票对173票击败原任团长拿督苏海米,当选团长。

1983年,他受委为文化、青年及体育部长;在1984年出任农业部长。同年再度竞选青年团团长时,以226:137再次击败苏海米,证明其势力迅速膨胀。1986年改选,继续蝉联团长。他以303票,击败当时对手赛哈密,后者只得109票。他于1986年出任教育部长,直至1990年。

1987年,巫统爆发有史以来最激烈的党争;以东姑拉沙里和慕沙希淡领导的巫统B队,直接挑战马哈迪领导的A队。安华选择支持马哈迪的A队,并且放弃巫青团长一职,改为竞选副主席。投票结果;他和拿督阿都拉以及旺莫达中选为副主席,不过在这场六角战中,他仅得850票,排名第三。

由于他们的搭挡,马哈迪在1987年的党争中化险为夷,先是击败东姑拉沙里争巫统第一把交椅,后是在1990年的大选,将东姑拉沙里组成的46精神党打得落花流水。因为他们两人的合作,使到巫统在1990年后相对的稳定。

在1990年党选的同样六角战中,他却已经成为得票率最高的副主席。他的势力正在急速膨胀。此时的安华羽毛已告丰满,竟在1993年组成宏愿队伍(成员为署理主席安华、副主席慕尤丁、莫哈未泰益及纳吉),在竞选中崛起成为一股新势力。在国际事务上,安华也是表现非凡。

1989年,他当选为联合国文教科组织监督理事会主席,及东南亚教育部长理事会主席。1993年巫统党选,最引人瞩目是署理主席职位的竞选。最初安华宣布不会挑战原任署理主席嘉化峇峇,但是基层的意愿是要他打。

结果,以他为首的少壮派阵营横扫大部分高职,包括署理主席、三个副主席职位及巫青团长职。安华升任巫统署理主席;三个副主席是纳吉,慕尤丁和雪州大臣莫哈默泰益;巫青团长则是来自马六甲的阿都拉欣淡比仄。同年12月,安华出任马来西亚副首相。

虽然他们还是以马哈迪马首是瞻,但安华的太快举动被认为“功高震主”,引致马哈迪的不悦,乃决心在1996年的党选拆散安华的宏愿队伍。马哈迪重新重用当年的B队大将阿都拉巴达威,在96年党中央改选中,成功跻掉宏愿队的慕尤丁,中选为副主席。

安华遭革职及政治迫害

进入1998年,大马经济并没有好转,股市及汇市每况愈下,马哈迪对安华所采用的经济紧缩政策也感到不满。房贷利率以倍数高涨,民怨沸腾。令人们更加相信安华有意促使马来西亚发生暴乱,借助人民的力量以推翻马哈迪的政权,从而取而代之。

在这期间与巫统关系密切的企业,也蒙受巨大的亏损,欠下数十亿令吉的债务。其中一些更濒临倒闭。企业界普遍希望政府放宽银行贷款利率,使企业得以呼吸。时任财政部长的安华与马哈迪在这方面,显然有着不同的观点。

他不断地抬高利率。此外,在经济风暴的吹袭下,韩国及泰国都换下了政权,统治印尼32年的总统苏哈托更因其家族贪污滥权,被人民在五月的暴乱中推翻。这些讯息都给大马政坛带来一定的冲击。也印证了马哈迪必须将安华拉下马以保护本身及其儿子的船务公司的决定。

1998年六月的巫统大会,安华与马哈迪虽然达致互相支持,但是,巫统党内的斗争却到了如火如荼的地步。在巫统大会上,安华的支持者巫青团长查希哈米迪针对巫统党内的朋党主义及裙带风发炮,此外,查希也指政府不应顾着拯救大公司,也应拯救小型企业及穷人。

这种论点引起巫统代表的不满,使到查希成为众矢之的;马哈迪更公布在政府私营化下的名单,强力反驳查希的「朋党论」,使到查希穷于应付。另一方面,一本诋毁安华的书籍「安华不能当首相的五十个理由」,在被塞入巫统中央代表的公事包内。这本书中指安华涉及性丑闻及叛国,引起各界的关注。在安华报警后,警方介入调查,并逮捕了该书的作者阿都卡力。

不料尔后竟牵扯出另一段骇人听闻的事件,警方指有充足证据证明安华涉及性丑闻。七月,马哈迪委任前任财政部长敦达因出掌经济事务,任首相署特别任务部长。至此,许多政治观察家,都认为此举将影响安华的地位,他的财政部长职权已经被架空。

到了八月,国家银行正副总裁丹斯里阿末顿及拿督邝荣柏相继辞职后,安华辞职的消息也不胫而走。但他再度力斥「谣言」。9月1日,政府宣布管制货币的激烈措施后,安华的威信受到重挫。
翌日,首相马哈迪宣布革除安华的副首相及财政部长职,并由即日起生效。这意味着安华的政治前途已经出现前所未有的危机,很可能就此结束。马哈迪与安华不和的传言得到证实。这也证明了外国媒体的一些猜测不是空穴来风。

被革职后,安华立即展开反击,在全国各地公开揭发马哈迪领导下的各种贪污、滥权和朋党丑闻。安华的反击吸引了广大人群,特别是马来群众,激起一项强烈要求改革的人民运动,即《烈火莫熄》运动。

1998年9月20日,安华在独立广场领导了一场声势浩大的群众集会,警方宣布当时出席的人数约有6万人,而民间估计当时的人数多达10万。当天,安华及其主要支持者在《内安法令》下被逮捕,各政党及民间组织都激烈反对政府动用《内安法令》。稍后除了安华以外,所有被扣留者都获得释放。

安华被指控涉及不道德性行为,遭扣留在警察总部。9月29日,安华被证实在扣留所中遭全国总警长拉欣诺(Rahim Nor)殴打致伤,中文媒体称此警长伤人案为《黑眼圈事件》。由于《黑眼圈事件》引起举国关注,政府在1999年1月5日宣布成立皇家调查委员会对此案进行调查。 1月7日,拉欣诺被逼辞职,并在较后被提控和判罪。

安华与老马结怨的传闻

有关安华与老马不合的传言很多。其中当然包括了在国际货币基金组织贷款方面的看法不一;还有,在拯救陷入困境的巫统朋党关联企业方面,安华与老马的意愿,也是背道而驰。安华在1997经济风暴中,对国库的钱财看的很紧;不轻易发放出去。

尤其对于陷困的朋党企业,安华的看法是不应该用国家的钱去救私人企业。最明显的例子,是在马哈迪的大儿子米占马哈迪的事件上,安华因为不肯动用国库的钱拯救米占,因而得罪了老马。

当年米占马哈迪原本在大马经济蓬勃的时候被老马刻意塑造成为《马来人的商业奇才》;他拥有大马最大集装箱上市公司《Konsortium Perkapalan》;并且同时掌控5家挂牌大型企业,身家估计为20亿左右;更曾经跻身大马年度20大富豪榜。但是1997经济风暴一来,这位《马来商业奇才》立刻被打回原形!

由于经济好景时,他向国际基金过度借贷;企业本身的储备金不多;经济风暴一来,立刻面对问题。尤其97风暴令大马汇率大幅贬值;从原本一美元兑换RM2.50,一下爆跌至一美元兑换RM4.50!这就是说,比如你向国际基金贷款2千万美元,原本等于马币5000万而已。经济风暴一来,你积欠的2千万美元,立刻变成了RM9000万!平白必须多付4000万!

那些过度借贷的企业公司,多数无法承担这种汇率价差带来的打击;全部陷入困境,甚至濒临倒闭。而大马股市综合指数也从最高1350点左右,暴跌至只剩下不到300点!米占被迫变卖大多数的上市公司套现还债,然而还是不敷6亿马币。

为了拯救儿子,马哈迪只好老着脸皮要求安华动用国库的钱来协助米占脱离困境。但是安华认为这样不合理,一口回绝。老马从此对安华的心结更加深了。后来据说老马亲自向云顶老板林梧桐开口,以一次过更新5年赌场执照,外加士毛月一片将近一千亩的农耕芭地作为交换条件,要林梧桐拿出6亿马币救米占。才总算解决了问题,米占不至于被诉破产。

但是,这位《马来商业奇才》,老马的大公子,在98年初还闯出一件大祸!据后来离开巫统的高层人士透露;当年这位《马来商业奇才》在澳门赌场狂输20亿马币;连他的小女儿都被软禁扣押,要老马拿钱去赎人。

但是安华的财政部,始终是铁板一块,老马无法说服安华拿钱出来救他的儿子和孙女;最后还是依靠达因出手,拿着赎金去澳门救人。传言的真假,没有人可以拿出证据;但是,据说老马对安华更加反感了。这些种种,会不会才是安华被老马开除的真正导火线?

随着安华革职后,他也被巫统开除党籍。众叛亲离,加上面对严重的指控,他已无法通过巫统体制的管道,来展开政治斗争。由于他已不是副首相兼内阁部长,加上被开除党籍,一些媒体只对他何时被捕、被提控感兴趣。安华的谈话已不像过去般获得大篇幅的报导。

在这种情况下,安华唯有通过在他的住家发表「政治演说」来争取支持。外国媒体及电脑网际网络,也成为他散播「政见」的管道。马哈迪表明,即使法庭宣判安华无罪,安华也不可重回巫统。

这意味着至少在马哈迪主政期间,安华无望巫统回归。1998年,安华被控渎职及鸡奸罪,分别被判入狱6年及9年。安华随后上诉上诉庭失败,但联邦法院最终以2比1票决,推翻高庭对鸡奸案的判决。安华在2004年得以重获自由。

308全国选举,安华东山再起

真没想到马哈迪及安华从1982年合作到1998年,16年后竟反目成仇。马哈迪一脚踢开了安华,起用阿都拉来剪除安华在党内的势力。如果他们不闹翻,今天的局面肯定是安华主政,马哈迪退休,但会不会发生后来马哈迪又倒回来责难的事呢?

正如他对阿都拉那样,谁也说不准。安华虽然被排挤,受尽苦难,但他的个性就像马哈迪一样,永不认输,即使站在巫统门外,他还是继续抗争,而且10年后又再次成为举足轻重的人物,以民联领袖的身份直逼巫统。换句话说,安华以在野的身份,对国阵的威胁有增无减。

同样的,马哈迪在2003年退休后,虽然剩下孤家寡人,不在政治主流,但他还是喋喋不休地对政府施政给予诸多批评,而且言语越来越辛辣,不遑多让反对党。阿都拉政府就是这样在308政治海啸后被他的炮打司令部提早结束的。

如今上位的纳吉也开始感受马哈迪的压力,如果他始终无法改变阿都拉的政策和方针,也必然会被马哈迪再指指点点。这就是说,一个在野(安华),一个在闲(马哈迪),都不约而同地产生威力给政府带来压力。只可惜他们直到今天为止,还是不咬弦的一对。

马哈迪也一样不放过安华,处处拦阻他通向布城之路,在无从选择下,他只好挺纳吉抗拒安华。纳吉的性格完全不同于马哈迪和安华,面对这两位政坛老将(一位政治师父,一位政治师兄)的毫不容情的鞭挞,也实在使纳吉不得不战战兢兢应对。

2008年3月8日的全国大选是马来西亚政治的分水岭。安华本身所属的人民公正党一跻成为国会最大反对党。此外,由人民公正党和另外两个国会反对党——回教党及行动党组成的联盟(现命名为人民联盟,简称民联) 也打破了马来西亚的政治历史,第一次否决了执政党国阵在国会的三分之二多数议席。三党也破天荒地赢得了五个州属的执政权。

安华妻子旺阿兹莎(前任国会反对党领袖)于2008年7月31日宣布辞去峇东埔国会选区国会议员的职位,正式为其夫安华重返国会开路。

2008年8月26日,安华以15671张多数票大胜赢得了峇东埔国会选区补选。安华重返国会,并以反对党领袖的身份参与在8月28日的2009年马来西亚财政预算案。现在,安华是公正党掌握实权的领袖,同时也是马来西亚国会反对党领袖。

对安华的客观评价

1987年10月,安华执意委派不懂中文的校长掌管华文小学,造成华人社会普遍不安。马哈迪最后采用高压手段进行茅草行动(Operasi Lalang), 援引内部安全法扣留了100多人(包括年迈的华教人士沉慕羽)和关闭了4家中英文报章。

对于此,安华于2007年4月25日作出公开道歉,并说这是受巫统的框架所局限,他本人难以作出改变。到现在为止安华也是当时涉及此事的马来人领袖之中唯一为此事道歉的。

他在被革职之后面对政治迫害,前后坐了6年牢;直到2004年才出狱;更因为法律限制,他出狱后的5年内不准从政;直到2009年期满,才在妻子旺阿兹莎协助之下,重新中选委巴东埔国会议员;再次延续政治生命。

至于他以前在巫统里如何上位,我认为6年的监禁,也算是对他所犯的错的一个惩罚。妻儿为了他劳碌奔波,只为了一个公道,作为一个大男人,他肯定是非常不好受。被释放后,安华在大学执教。本来是可以过着很安逸的生活,可是为什么他选择回来大马?

报复吗?做首相梦很爽?可能还会受更多的牢狱之苦呢!我想,这是因为他的血液里流着的,是政治的基因所致。又或者,是因为他的任务还没达到?

他推动改革/Reformasi,可是国家却越来越腐败。他相信他的阿拉,相信正确的斗争将蒙眷顾。所以他回来了,继续他未完成的斗争。大家说安华想要做首相,巫统攻击说他做首相白日梦。你有没有想过,是他要做首相?还是马来西亚需要他当首相?

是他需要首相这个高位来证明他的能力和欲望;还是这个国家更加需要他站出来领导?让这个国家扫清烟雾,重拾绿地蓝天?看看目前大马国内的政治生态,我相信,大家心中都有答案了。

外一章:

安华1998年被老马革职之后,不但从此催生了公正党,改变了大马的政治生态;也大大影响了网络的版图。由于当年安华被革职的时候,主流媒体被当局训令不可大肆报导安华的新闻;造成人民根本无法从报章,杂志,电台,电视台获得正确的讯息(现在也是一样,甚至变本加厉);激发了一些人的斗志,千方百计想要突破当局的新闻封锁。

《当今大马》Malaysia就是在那个时候被催生了。《当今大马》创办人詹德兰( Premesh Chandran)回忆说;当年群众对独立新闻的需求是显而易见的。当时一群人在八打灵SS2的嘛嘛档喝茶,终于想出了创办网络新闻站的概念。

6个人集资3万元,买下了SS2一间网路咖啡厅,并于1999年4月取得注册。可是只经营了3个月,《当今大马》就因为蒙受亏损而面临倒闭危机。

幸而后来他们成功说服总部设在曼谷的《东南亚新闻联盟》(Southeast Asia Press Alliance),获得后者提供10万美金的资金,《当今大马》才得以存活下来,并于1999年11月20日正式启动网页新闻服务;直到今天已经迈入第12个年头。

谢谢各位捧场,晚安!

by:陈同

 

Advertisements

Posted on 一月 13, 2012, in 馬來西亞的真實歷史, 安华的真实人生. Bookmark the permalink. 留下评论.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