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还原五一三真相最终章:人在现场的见证》


大家晚上好!今天是圣诞节前夕的平安夜,我在这里先祝贺大家:圣诞节快乐。

今晚的《还原五一三真相》最终章:人在杀戮现场的见证;虽然很有血腥味,我在下笔之前,也再三的考虑,该以怎么样的方式来讲述这一段历史。后来,我还是决定以中肯的立场,将最真实的真相呈献出来。经过连续两个晚上的开讲之后,相信大家对《五一三事件》已经有一个比较清楚的认知。

今晚的《还原五一三真相》最终章:人在杀戮现场的见证;虽然很有血腥味,我在下笔之前,也再三的考虑,该以怎么样的方式来讲述这一段历史。后来,我还是决定以中肯的立场,将最真实的真相呈献出来。经过连续两个晚上的开讲之后,相信大家对《五一三事件》已经有一个比较清楚的认知。

在开始今晚的最终章之前,我有几件事情,必须先跟大家表达清楚。

第一:我不是种族主义者,我对那些蓄意利用种族课题捞取政治资本的行为,深恶痛绝。我本身也有很多马来朋友,他们跟我和睦相处几十年;同住一个地区,大家不分彼此,相处融洽;感觉就像一家人。我也相信,大家应该都有同样的体验;民间的族群之间,是可以成为好朋友的。

马来人、华人、印度人、甚至原住民,同在一个屋檐下,各有各的信仰,各有各的生活方式,大家异中求同,本来就能够相处愉快。当政者虽然每逢佳节宣传各族人民要互访,促进亲善团结;但其实民间各族不只是在节庆的时候互访,平时在生活上就已经是一团和气。

那么,为什么还会发生五一三惨剧?为什么当政者还会把惨剧发生的原因归咎与《各族经济失衡》、《贫富差距太大》、《华人激怒马来人》,所以酿成《种族冲突惨剧》?如果不是有心人刻意操弄,五一三悲剧有可能发生吗?

当种种证据一一浮现的时候,了解真相的人,都会忍不住对刻意操弄种族课题、蓄意制造流血冲突的乱局,来牟取个人政治利益的行径感到愤怒。这些人踩着自己族群的尸体上位,过后还摆出一副道貌岸然的样子,当你看清他们真面目的时候,能不为之怒发冲冠,咬破牙龈吗?

坦白的说,我个人认为,五一三事件中丧失生命的不幸者,无论是华人、印度人还是马来人,都是无辜的。那个年代的马来人,思维简单而善良;容易被煽动情绪;他们是在有心人刻意挑拨、煽动、蛊惑之下失去冷静。最主要是在于有心人刻意营造《华人对马来人赶尽杀绝》、《华人欺负马来人》的氛围之下产生危机意识,对华人反感而酿成暴动;让权谋家的奸计得逞。

从另一个角度来看,在五一三暴乱时期丧失生命的马来人,也是无辜的。华人的牺牲,当然更加必须向幕后权谋者算总账。所以,我的论点非常简单:酿成五一三惨剧的最大原因,与种族冲突无关!

第二:我只是本着《还原五一三历史真相》的宗旨。来跟大家谈论这段不堪的往事。

五一三事件已经过去43年(过了冬至多算一年),但是,这么多年来,绝大多数老一辈经历过这段历史的人,都对五一三事件绝口不提。原因?因为害怕受到对付!

谁会对付他们?当然就是那些手握实权的当政者!为什么当政者会对付他们?这个问题就《很有味道》了!如果当政者没有错,为什么不敢公布真相?为什么害怕民间舆论?为什么这么多年还继续用白色恐怖来恫吓人民?

尤其几乎每一年,我们都听到巫统、马华、甚至连民政也来凑热闹,经常把五一三挂在嘴边;人民稍有怨言,就搬出五一三来恐吓人民。造成人民不敢听、不敢讲、不敢看五一三的真相。老一辈的人害怕提起五一三,年轻人于是无法了解五一三真相,只能从网络上、书本上看到官方版本的五一三事件;殊不知官方版本的五一三已经歪曲事实,原本丑恶的被美化,原本无辜的被妖魔化,原本邪恶的被善良化,原本残暴的被合理化!

如果我们这些经历过五一三、亲眼见证过事件真相内幕的人,再继续保持缄默,继续不敢站出来还原真相,那么,真相将会永远被湮灭!这不是我们所乐意见到的。

第三:真相本来就是丑陋的,该被谴责的真凶,我不会留情;该还清白的,我也不会吝啬给与赞赏和褒扬。

我知道一些人,尤其是当今国阵的支持者,很难接受五一三真相,因为他们长期受到国阵的催眠;他们永远看不到事件真相。他们也只相信国阵所给出的《真相》,对于其他非官方的说法,都会以排斥的态度来看待。这是正常的,我们尊重他们的思维。就像1989年北京天安门事件,已经过去22年了,真相一直被掩盖,现在还有多少人了解其中的真相?知道事件真相的人,如果不通过文字记载传阅,久而久之,人们就会遗忘、就会忽略这桩惨剧。

同样的,五一三事件对大马国家体制、政策、人民的生活传统和思想,都带来了天翻地覆的改变。五一三之前的马来西亚,和五一三过后的马来西亚,样貌已经完全改变了。五一三过后,在政府大力推行新经济政策、大打种族主义牌的情况之下,族群之间的和谐不复存在;校园里各族原本的亲善互动已经被破坏,华族与马来族之间的关系已经出现鸿沟。

在巫统强打族群利益牌,经常发表充满种族仇恨、敌视的言论,通过类似《国家干训局》之类的机关,不断灌输族群歧视的煽动思想之下,两族之间的裂痕越来越大,彼此的猜忌心越来越重。这些种种,就是因为当政者从五一三事件中尝到了甜头,知道只要经常打族群仇恨牌,不断挑起族群的危机意识,互相挑衅,就能达到他们心中所要的议程。

通过五一三事件,巫统牢牢控制国家,在马华领导人只看自身利益不理自己族群死活的情况下,大力推行剥削非土着经济利益的《新经济政策》,大肆挪动国家财富;大量栽培朋党;带领国家朝向极端种族政治的路线迈进。族群牌,尤其是华人牌,是巫统最爱打的牌。只要在面对困境或危机的时候,打一打族群仇恨矛盾的牌,往往就能转移视线,化险为夷。不信?看看茅草行动,看看华团诉求事件,你就会同意我的见解了。

我也知道,自从我接连两天在这里讲述《还原五一三事件真相》以来,一些亲国阵的网页和群组,就不断尝试来干扰、扭曲、甚至是模仿我的方式,进行玩弄五一三课题。我尊重他们的发言权,尊重他们的政治选择;但是不代表我会因此妥协,不再继续还原五一三真相!我认为,理论可以百花齐放,但是真理只有一个,真相也是只有一个。而真理和真相,绝对是越辩越明,绝对是站得住脚的。所以我不会退缩,绝对不会!

言归正传,让我们继续开讲《还原五一三事件真相》最终章:人在现场的见证。

我本身就是五一三惨剧的见证者之一。对于五一三,我有很深刻的记忆,加上我对当年时局的关注和了解,所以我可以很清楚的看出官方对五一三所评估的报告书,哪一些部分是真,哪一些部分是假。人在现场的见证,是非常血淋淋而且残酷的。

当年的暴乱,我就在吉隆坡;我亲眼见到民宅被烧毁,华裔居民被烧成焦炭的尸体,公共巴士被马来暴民推翻纵火;连小学生也被杀害;军人开枪杀人。。。。。当年我躲在半山芭朋友的家里,在短短3个小时的解严时段出外购买必需品,经过许多荷枪实弹的军警人员身边,内心的喘喘不安。。。。。43年后,这些记忆仍然深殖在脑里,成为永远的梦魇。这里,我写出几个五一三的真实故事,与大家分享。

故事之一:家破人亡的军官

当五一三暴乱发生的时候,许多军警出动维持吉隆坡街道的安宁;一位来自文良港军营的华裔军官,率领一个纵队,驻守在秋杰律巡逻。他的属下大部分是马来人。虽然五一三事件从表面看来,是种族冲突,是马来人看杀华人,华人又以相同的暴力向马来人报复;但是在军队里,他们遵守纪律,没有区分族群。所以华裔军官带领马来军兵,并没有不妥。

事实上,这个华裔军官还逮捕了好几个手持武器滋事的华裔私会党徒。当这名军官收队回营,接到一通电话,是亲戚打来的。电话里,那亲戚悲痛地通知他,两个多小时之前,他位于Pantai Dalam的木屋住宅遭到马来暴民攻击纵火,他的父亲、妻子和儿子都被砍死,尸体已经烧成焦炭!晴天霹雳的他,缓缓放下电话,呆呆的站着,万念俱灰的他,独自一人流泪。。。。。。

或许他当时在想,他为国尽忠,忠于职守,在维护国家安全的工作上尽心尽力,为什么得到的回报,竟然是家破人亡?而且,对他的家人下毒手的,竟然是他竭力保护的族群?这些,当然只是猜测,没有人知道他当时想什么,也永远不会有人知道了。

因为,他很快就做出决定。一个同归于尽的决定。他拿起机关枪,装满子弹,大步走出办公室,对着军营里聚结的马来军人开火,一轮机关枪扫射之后,吞弹自尽!当场被他开枪打死的属下,据说有4人,还有10多人分别受轻重伤。。。。。。

故事之二:躲进回教堂逃生的华人

当年五一三惨剧发生的地点,Kampong Baru马来新村里,也有几户华裔。他们在那里已经住了20多年,左邻右舍都是马来朋友。当五一三事件爆发的时候,如果是种族冲突,那么,他们的处境就是最危险的了。在几乎清一色是马来人的包围之下,他们如何逃出生天?

事实上,当时确有不少情绪高涨要杀华人的马来人,准备上门行凶。幸好左右邻居的马来人都很善良,知道他们是无辜的;事先已经悄悄协助他们躲进马来邻居的屋子里;还有一户华裔,更被宗教司安排进入附近的回教堂避难。过了几天,局势受到控制之后,他们才敢回家收拾简单的物品匆匆逃离甘榜峇鲁;从此再也没有回到那里。而他们的房屋也被纵火,付之一炬。

故事之三:无辜惨死的姐妹花

一对来自巴生的姐妹花,五一三当天下午,到半山芭拜访朋友,过后当暴乱发生的时候,这对姐妹花却失踪了,连带他的朋友也下落不明。巴生的家人急得犹如热锅上的蚂蚁,电话不通,又因为当局已经宣布戒严令,无法出门寻亲,只能在家里空着急。

好容易过了几天,首都局势受到控制之后,他们才在半山芭一处停放尸体的地方,从几十具已经开始腐烂发出臭味的尸体中,找到他们的两个女儿。原来她们在五一三当天买票进入大华戏院看电影,戏院散场,不出戏院大门就遭到马来暴徒攻击,在混乱哀嚎的人群中,两姐妹完全无法逃生,被活活砍死!。。。。。

故事之四:小园主的灭门之祸

下霹雳安顺小镇对面港,有一户姓张的小园主,有约10英亩橡胶园,依靠橡胶园维生;一家10余口,住在胶园内的木屋里,过着与世无争的安乐日子。附近有一个马来甘榜,张先生平时很少跟马来人打交道;因此也没有特别与马来村民发展睦邻关系。

五一三发生的时候,安顺其实相当平静。由于马华的卫生部长吴锦波在这里输给行动党笑柄陈富京;造成不小的轰动;行动党也在成绩揭晓当天举行了庆祝胜利的街头游行。五一三戒严令颁布,安顺实施宵禁。隔了几天,安顺的积善堂忽然接到由军警运来的10几具焦尸;全镇为之轰动,人人争睹,个个交头接耳,窥探究竟。

只见那些焦尸,有些被烧的连手脚都断了,出了老人,还有小孩;其中一具女性焦尸情况更骇人:她的肚子显然被剖开,还有脐带连着一具已经成形的婴儿尸体,也已成焦炭。。。。。。后来才知道,这10多具焦尸,就是张姓小园主一家。

他们在五一三的第三天夜晚,当全家已经就寝时遇到马来暴民袭击;全家几乎惨遭灭门,被杀个清光,再遭暴民纵火烧屋,毁尸灭迹。当时幸好张家还有一子一女在怡保亲戚家中,侥幸逃过一劫。。。。。。当然,还有很多很多类似的故事,在民间流传。随着时间的流逝,许多人已经渐渐淡忘了,或者,都不想再提起。。。。

马来私会党与华裔私会党的拼斗

在五一三事件里,华巫私会党竟然也被牵扯在内。根据《当今大马》2009年在一篇《重温五一三》的专题文章,当时他们访问了几位曾经参与五一三事件的《暴民》,由他们亲口描述当年事发经过,同样扣人心弦。以下是相关文章的摘录:

《当今大马》访问了两名当年参与集会,目睹惨剧的甘榜巴鲁居民,一位是在甘榜巴鲁回教堂对面经营咖啡店的59岁巫裔店主,另一名则是甘榜巴鲁其中一个巫统支部创办人的66岁巫裔老翁。

这名不愿姓名上报的店主相信,暴动是由大臣哈伦暗地里策划,号召马来私会党徒准备闹事。他受访时坐在咖啡店内手指回教堂的方向表示,“这里的一个档口内早已藏满巴冷刀”。“普通人怎么敢杀人?只有私会党徒敢这么做。”他指出,反对党支持者在游行时向马来人出示扫把,示意要把州务大臣从官邸“扫出去”,恰好扫把是马来人最忌讳的。

“这个动作真正激怒了马来人,不要忘记就连(雪州前州务大臣)莫哈末基尔也是因为扫把而垮台。”他指称,原本的计划是要游行至华人区后才发动攻击,但是集会者听闻马来人在文良港被杀害的消息后,暴动就立即在官邸前发生。 他曾目睹拉惹阿都拉路的许多华人洋房遭烧毁,但目前该地已耸立发展银行和吉隆坡大学。

这名健谈却不愿让姓名曝光的店主自称曾参与暴动,当时他只有18岁,不仅出席马来人集会还“手握巴冷刀”,“但是我们达到目的地时却什么都没有发生”。他说,当晚吉隆坡就进入戒严,之后许多居民都不敢出门,华人商店更是纷纷关门,当时甘榜巴鲁就成为居民的活动中心,一起烹煮“大锅饭”分配给附近的巫裔居民。

他表示,当时受到攻击的华人大多是外来者。原本定居在甘榜巴鲁的华裔居民,则被他们的马来邻居藏在屋里,其中一名更躲藏在甘榜巴鲁回教堂内,直到风波告一段落才出来。

“这些都是我们的华人朋友,我们将他们藏在自己的家里躲避屠杀。”此外,受访的巫裔老翁则声称,当时年仅23岁的他在大臣官邸参与集会时,目睹集会者以巴冷刀杀害一辆四轮驱动车内的4名印裔乘客。当时该辆插着人民党“牛头旗”的汽车经过官邸时,要求州务大臣搬出官邸,结果召来杀生之祸。

不过他强调,当时杀害华人的马来暴徒并没有折磨受害者,相反的巫裔却遭痛苦折磨后才丧命,其中一对巫裔夫妇在文良港遭活活吊在树上至死。当时他声称本身没有参与暴动,相反的却是那些把华人邻居匿藏在家里的马来家庭之一。

除了吉隆坡市区,暴动也蔓延至巴生谷其他地区,包括甘榜班丹、孟沙、八打灵再也,以及冼都。60岁的惹奴玛蒂(Renumathi Suppiah)当年是端姑阿都拉曼路著名的购物中心Globe Silk Store的19岁年轻店员,她与《当今大马》分享当时的惊险体验。
“当晚是我大姐的订婚日,但我们还是得去工作,因为大选刚结束。”她表示,虽然一些马来朋友对大选成绩感到失望,因为其他族群并不支持国阵,但是购物中心内一切如常,唯一异样就是特别多马来人前来购买红黑色的布料。让她感到意外的是,购物中心当天连账目都没结算就提早打烊,之后她与两名女子,一名华裔和一名巫裔,一起等巴士要返回7公里以外的甘榜班丹住家,但是巴士却迟迟没来,她们只好改搭德士。

“当我们靠近要转入甘榜班丹的路口时,一整排的商店以及停泊在附近的巴士都起火燃烧,我们听见店屋里传来叫声。”

“当德士慢下来时,突然有手持巴冷刀的马来人包围我们,要知道我们去哪里。幸好德士司机是一名巫裔,他说车上的乘客都是印裔。”

“但我们必须下车步行回家,我的华人朋友成功溜走。”

惹奴玛蒂回到家后才知道发生了暴动,姐姐的订婚也只好展延直到戒严后。她在回忆这段往事时,依然对当时丧命的邻居与朋友感到伤心。虽然岁月与发展洪流已抹去513事件的景物,但是只要当权者不愿揭开疮疤,公布事件的真相与内情,还受害者一个公道,各族人民对事件的诠释与看法依旧有别,皆将本族视为事件的受害者,成为阻碍种族的一层隔膜。

现年59岁的甘榜峇鲁马来餐馆东主斩钉截铁表示,种族冲突不会在马来西亚重演,因为社会已经历重大变化,目前的种族关系更为融洽。“(不同种族的)反对党也可以组成联盟,种族关系已经更为密切。”他举例说,就连回教党精神领袖聂阿兹作为回教的代表性人物,都愿意接受华人政党,并“坐下来和华人一起吃饭”。

因此,他认为政治人物不应旧事重提来博取政治本钱,因为当今社会已不再吃这一套。“他们不应该这么做,因为此事已不重要。对我们这些年纪大的人来说,我们人在现场,我们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对于年轻一代来说,他们缺乏爱国情操和民族主义,只是希望有机会念书与工作,追求物质享受。”

“当初我的父母亲都是民族主义者,他们较少思考,都是根据心里感受来行事。”他补充说,年轻人没有亲身经历,因此对513事件并没有特别感觉,对他们来说此事就如“葡萄牙占领马六甲”一样,只是一项史实。这名店主的孩子在英国念书,并通过互联网了解国内时事。他表示,年轻人的教育程度高,会阅读与自行上网搜寻资讯,能够辨别是非。

对于政治人物,尤其是巫统领袖不断重提旧事,他表示,“我想513事件无法再渗透(人民的思维)”。

“而且当初的受害者都是无辜的,我们当时看了也感到同情。”

另一名66岁,同样是在甘榜巴鲁土生土长的巫裔老翁,则主张应该忘记与原谅此事,不再提起,只保留为一宗历史事件。理由是“会遭内安法令扣留”,可见对于一些人士来说,513事件依然存有一定的敏感。

老翁表示,马来人不再怀有仇恨之心,因为他们相信逝世者都是上苍的旨意,不过他本身在外行走时依然会保持谨慎,担心当年的受害者后代报复。“担心他们会报复,怎么知道可能当年受害的华人家庭的孩子,问起他们的父母亲在哪里,并被告知是遭马来人杀害时,他们会采取行动,因此我们必须小心。

虽然心有余悸,但是他相信种族冲突不会重演,因为目前种族间的关系已改善,他本身就拥有华裔养子。他不曾向本身的后代详述此事,也主张年轻一代无须懂得太多,让他们拥有新的开始,不再背负历史包袱。因此,他不认同政治人物以513事件来捞取政治利益和博宣传。“他们只是要鼓动马来人的情绪,只有愚蠢的人才会相信他们的话。”

他认为,现代人已不再受513事件所影响,“他们要的是国泰民安,可以寻找生计,心里不再需要担心害怕”。有趣的是,他指513事件也有其好处,就是当时分裂为不同帮派且互相攻击的马来私会党,在冲突事件爆发后就连成一线,让马来人团结起来。此外,在端姑阿都拉曼路一带经营生意的受访者,也都认为513暴动不会重演。

67岁的张先生是一家汽车零件的伙计,他只依稀记得当时在路上来往的车辆,这条公路已由政府所控制。他认为现时的环境已改变,种族冲突事件不可能再发生。

49岁的鞋店职员张女士则指出,当时各族之间出现经济鸿沟,收入差距太远,与目前的情况有别。

《当今大马》也针对513事件进行街访。现年17岁的哈菲金(Mohd Hafizin)虽然只知道513事件涉及种族间的误会。不过他认为,虽然目前种族之间依旧存有分歧,不过并不严重。他补充,当时国民团结仍处于初步阶段,但是现在已更为成熟。至于513事件所带来的教训,哈菲金认为不应过于注重种族问题,因为这项问题在现代社会已不再重要。

还原五一三真相,走笔至此,已近尾声。在结束之前,我有必要重申我的立场。

第一:我决定撰写《还原五一三真相》,唯一的目的,就是让大家在官方的报告书之外,多一个了解事件真相的管道。尤其是年轻一辈的朋友,可以进一步看清五一三的真貌;对国家经历过的历史事迹,有一个比较清晰的轮廓。

第二:这个专题,绝对没有要挑起种族仇恨的意思。虽然历史真相是马来人与华人互相残杀,互有死伤;死亡的华人人数远远高于马来人。所谓《前事不忘,后事之师》。历史真相再残酷,我们也应该勇敢面对;从过去的错误当中吸取经验,了解事件的前因后果;汲取教训,不再重复错误。

第三:我要很清楚让大家知道,《五一三》过去一直被当政者刻意归咎为种族冲突引发的惨剧,其实是错误的;是与真相不符的。

从我过去两天所引述的种种证据,已经证明这桩惨剧事件不是因为种族问题引发,而是由于政治权斗阴谋引起。是权谋者刻意煽风点火、挑拨族群情绪而制造出来的惨剧,用意是获取个人最大的政治利益。

如果还有人,尤其是那些妒忌《正义之声》的人,在阅读我整理的完整文章(或者,根本只爱断章取义,故意扭曲)之后,仍然坚持用狭义的眼光,把五一三事件归类为种族冲突的敏感事件,继续抹黑《正义之声》的良苦用心,那么,我们也不必太过介怀。清者自清,公道自在人心。历史真相不是凭借扭曲抹黑就可以改变的。

《还原五一三真相》全文完毕。谢谢大家捧场。

祝大家平安夜愉快,圣诞节开心。晚安。

by:Mask Man

Advertisements

Posted on 一月 12, 2012, in 馬來西亞的真實歷史, 还原五一三真相. Bookmark the permalink. 留下评论.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